神医小农民 第1506章 对幼崽要同情

小说:神医小农民 作者:方长 更新时间:2020-05-05 13:10:19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7777.!无广告!

  “薛九州和东方宏昌怎么不知道?”

  周游心里很是疑惑,按说如果都说与蓬莱九使的话,关八爷不可能不跟自己交代两句的,就如东方宏昌一般,否则以为是九冥中人,被误伤了不就很尴尬?

  这么想着的周游,因为听出眼前这个覃大队可能与师门有关系,于是手里就更加放松了点。

  然而他有所顾虑,终究还是先点了他的穴道,保证人不会跑掉。

  “就是不确定啊老大!”灭珠被隔离在保护罩之外,三下五除二地把剩余的炸药都收了后,又巴在保护罩上面,恨不能现在就站回自家老大的肩膀上去。

  因为之前被询问了,灭珠感慨了一句后,又连忙解释道:“要说起来的话,还要说到我第一次离开师门回族里的时候。

  当时师门的名字打了出去,蓬莱横空出世,前去拜访者络绎不绝,而宗主见我是魔兽,修行不易,便赠送了破界珠,让我可以随时回师门。

  我当时可嘚瑟了,打算回家族交代之后,就长期呆在师门,只要宗主还在,我就不挪窝啦!

  结果刚离开师门回家路过怛山时,察觉到了山脚下灵力波动很强烈,用破界珠去一看,于是就发现了个五行灵根都属上佳的绝好修真包子,当时那小包子估计都还没有断奶呢,在襁褓里面,眼睛都不太能够睁得开。

  灵力和阵法就是他身上一块玉佩上散发出来的,魔兽一族向来怜惜幼崽,于是我用回溯结印查探了下,想知道这小孩是打哪冒出来的,至少弄清楚是谁遗弃的也好啊!

  可惜的是,我查了半天,居然啥也查不出来,因为觉得奇怪,所以就通知了宗主,毕竟怛山离师门不远,我当时想着以宗主的能力,肯定能够弄清楚这么奇特的一件事。

  结果宗主来了之后,依旧查不出丝毫线索,似乎是有人故意把这个修真天才的小包子给扔在路边,还故意引我过去般设了结界。”

  “然后宗主把那么一个身份可以的家伙给带回去了?”

  周游真有种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无奈,他听说过师门喜欢捡人,可是没有想到一个魔兽居然也会沾染这个习惯。而那位大名鼎鼎地宗主更是艺高人胆大的明知是陷阱,还往里面闯!

  灭珠似乎是从自家老大的眼睛里看出了疑惑,他叹了口气道:

  “其实我在察觉到回溯不了的时候,只是想要请宗主查查而已,毕竟虽然不是魔兽,可对幼崽要有同情心……”

  对于灭珠说出地这个“同情心”,虽然出乎了周游的意料,可他也没有再跟想要解释什么的小黑蜘蛛纠结,直接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黑衣保镖。

  “你叫大队?”

  周游干脆地问被自己扣住脖子的人:“具体是哪两个字?”

  覃大队此时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如果不是自己的脖子还被掌握在眼前这人手里的话,他真的很想咆哮一句:

  ——哎兄弟,敢情我刚才说话你都聋了啊!

  然而覃大队空有颗愤怒的心,却没有愤怒的胆,面对周游的冷眼,他很是乖巧地再次重复道:

  “竖心旁加个元旦的那个怛,憝是敦厚的敦,下面加个心,我外号就是叫‘大队’。”

  所以兄弟哎,我真的没有忽悠你!

  覃大队可怜巴巴地看着周游,奈何他的大众脸上,传达不出这样高难度的表情。

  周游疑惑地用神识问灭珠:“这货是你说的蓬莱九使之一吗?”

  灭珠被隔离在无形地牢笼之外,对于这巧合到了极点地名字,也有点懵圈:

  “老大哎,这样傻缺的名字,还会有第二个吗?”

  不管是“怛”还是“憝”,如果按照覃大队口中的来说的话,都属于生僻字了,如果换“大队”这两个字或许会让人熟悉很多,可关键是有哪个糟心的父母,会给自家小孩取这样不靠谱的名字?

  呃,这个问题周游还没法回答,毕竟二十一世纪重名的人太多了。

  所以犹豫了下后,周游直接问覃大队:

  “你是师门的人?”

  周游这话问的直接,覃大队也回答的干脆:“据说是的,但我不记得了。”

  据说是的?

  这话什么意思?

  周游用“说清楚”地眼神,直接询问眼前的覃大队。

  覃大队苦笑道:

  “哎,大兄弟,我是真的不确定啊,我那已经成了鬼地师父说,他曾经是师门的人,死后也要是师门的鬼,说我身在曹营心必须得在汉,可特么老子我活了二十三年,就没去过一个叫师门的地方,实在是汉不起来啊!”

  看着周游,覃大队突然想起,眼前这个似乎、可能、大概也是师门的人,于是无奈地摊了摊手,立刻改变口风道:

  “当然即便有很多事情,我是真的不记得了。可我跟死鬼师父的立场是绝对一致的,这不,知道薛九爷也是蓬莱师门的人,我今儿不是拖着战斗力彪悍地老徐,没让他去大杀四方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覃大队突然想起,大杀四方地老徐,已经被这位周神医给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倒了。

  对于覃大队的满嘴跑火车,周游只是简意赅地问:“你知道师门?你师父又是师门的谁?”

  “师父外号老铁,据他说曾经是师门的外门弟子啥的,是为了帮助蓬莱五爷进的九冥,对了,五爷知道我师父,还知道我!”

  似乎是怕掌握他生杀大权地周游再一次生气,覃大队赶紧三两语地把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覃大队说地情况,与灭珠之前描述地大体相似,只是在覃大队的口中,或者应该更为准确一点地是,作为一个普通小孩长大的覃大队,甚至今儿个是第一次接触修真者。

  周游看不出覃大队说谎的痕迹,可是也没有打算立刻就相信了他:

  “你说身上有快‘憝’字玉佩?”

  在灭珠说的蓬莱九使之一和覃大队自己的解释之间,周游能够找到很多共同点,可里面也有唯一而且致命的不同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