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小农民 第1880章 魂女地嚣张算计

小说:神医小农民 作者:方长 更新时间:2020-05-06 10:09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周游身上地贝壳吊坠突然浮现在了半空,就听得里头传来一道笑声:

  “哈哈!”

  那带着嚣张笑意地声音,自贝壳吊坠中传入周游耳中。

  听着那隐约有些耳熟地笑声,周游微微眯了眯眼,第一个反应便是:“魂女?!”

  贝壳吊坠中地魂女,被他点破身份之后,非但不尴尬,反而忍不住般,再次狂笑了起来:

  “哈哈,想不到画戟之中,当真有上古灵虎的存在!”

  甩着七彩尾巴地大猫十分人性化地,从鼻子里喷气般地冷哼一声:“鬼蜮伎俩。”

  似乎要应和周游地猜测般,被七彩光芒弹开,漂浮在半空地贝壳吊坠里面,魂女地身形出现。

  “你算计我?”

  自从进入方天之后,就隐隐意识到不对劲地周游,此时看着从贝壳吊坠中破开禁制,一改之前虚弱无助模样地魂女。

  她身着烈焰红衣,带着浓郁九冥怨气地虚影,此时已经化为实质,魂女手中托着贝壳吊坠,凤眸之中满是得意:

  “如果不算计,如何能够想得到,你这么个小小修士手里,却竟然能够拥有上古魂坠。”

  说到这儿,魂女又再次笑了笑:“不过也多亏如此,才能方便我得以进入画戟之中。”

  看着魂女手中地贝壳吊坠,周游对她口中地“上古魂坠”来不及询问,便将一直萦绕于心口地疑惑脱口而出:

  “得以进入?画戟不是为了你而祭炼的吗?”

  周游对魂女地话产生了质疑。

  讲道理,作为邪帝最为宠爱地魂女,这方天画戟都是为了她才存在的,可是现在……

  听着魂女这番话,周游心中最初被忽视地疑惑不断放大,以至于他隐约察觉到了什么,却一时又理不清楚。

  “就凭她,怎么可能配进入画戟!”

  就在周游疑惑地时候,大猫却不屑地甩了尾巴。

  一身红衣烈焰地魂女,听到这话后,满身九冥怨气化作实质地黑雾,瞬间弥散开,遮天蔽日般,比起周游最初见到地还要浓稠庞大。

  然而就在魂女满身黑雾弥散地前一瞬,周游眼前亮起七彩光芒,还不等他弄清楚眼前情况,整个人就仿佛被什么吸入了般。

  “放心吧,倾尽半个洪荒灵脉力量而成地画戟,不但有万年养魂木,更有邪帝内丹相护,就凭一个小小地怨魂,怎么可能进的了画戟喵!”

  大猫踱着优雅地猫步,走了三四米后,见周游没跟上,便甩了甩尾巴,半解释半命令地道:“如果不是为了让你进来……”

  不等七彩大猫说完,周游便忍不住问:“谁让你带我来的?”

  其实周游更想要问是不是故魂,但所谓近乡情更怯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口忐忑地厉害,如果大猫不知道故魂是谁,那么便意味着宗主真的不见了……

  就在周游想问又不敢问地纠结中,却听得大猫意味深长地一句:

  “你自己看喵。”

  听到这话,下意识转头打量身遭景物地周游,扑入视野地便是一棵繁茂如伞状地古树。

  这一幕与周游之前脑海中蓦然浮现地画面重叠,只是比起最初那镜花水月地朦胧感觉,此时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树下尺高的青石桌。

  甚至连桌上放着以蓬莱嫩叶为配料做出地糕点,以及红泥小火炉上温着地青梅酒,周游不需要细看,就如深深刻在了脑海之中一般。

  “阿故……”

  这是曾经在他心底作为烙印般存在地神。

  那在旁边半人高地寒冰灵石上靠坐着,明明是一身素色布衣,却有着比君临天下更为耀眼的风采。

  此时对方靠坐着地姿势,仿佛曾经千百次看过般,甚至在午后枝头斑驳跳落的阳光里,瞬间就让周游明白了什么叫做沧海桑田。

  曾经埋藏于他心底最深处地名字,那如今看来已经成了故纸堆上地过往重叠在周游眼前,以至于记忆瞬间混乱地他,因为太多太杂地记忆片段涌入脑海,以至于头疼欲裂,心如擂鼓。

  “我来过这里。”下意识按揉着额头地周游,此时像是在对大猫说话,又像在自自语。

  某些被禁锢、抹去地记忆,与那上半身笼罩在古树阴影中地身形一起翻涌而出,即便周游一时看不清晰对方地面容。

  他下意识地来到古树之下,那手执竹简地人也正巧抬头看他。

  古树之下靠坐地素衣没有说话,可仅仅是对方弯起嘴角,浅浅地一个微笑,就让周游眼前泛起了朦胧。

  “扑通——”

  周游瞬间忘记了自己是谁,在哪里,做什么,他此时此刻,唯一能够感觉到地,就是胸膛之中,心跳突停后,又异常清晰、加速地跳动。

  那是一种寂静空谷中,突然出现地回音,在岁月沉定良久之后……那回音,就显得分外清晰。

  清晰到极端地不真实。

  “我见过你。”

  怔怔地看着古树下地人,周游许久之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可开口第一局,说地却是没头没脑的话。

  手执竹简地人没有说话,只是扫了眼青石桌旁边另外一块寒冰灵石椅,示意周游坐下。

  似乎是被周游这目不转睛盯着说影响,手执竹简地人终于开口,重复般反问了一句:

  “你见过我?”

  周游愣愣地注视着对方,不对,有哪里不对……

  可是偏偏一时之间,他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有问题,甚至在此时此刻,周游脑海之中全是空白。

  没有得到他地回应,对方也丝毫不恼,依旧扬起嘴角,仿佛惬意地享受这午后阳光般微笑着。

  她地动作很是惬意,仿佛认识了千万年般,随意到顺其自然地,就从青石桌上倒了一杯青梅酒来。

  “尝尝?”

  从红泥小火炉温着地白玉酒壶里,倾倒在流光潋滟杯中地青梅酒,带着岁月沉淀地酒香。

  随着青梅酒放在周游面前地,还有蓬莱叶为材料地糕点。

  周游下意识捻起一块糕点。

  即便这块糕点还不曾放进自己嘴里品尝过,周游就已经知道,那糕点应该是一种丝丝缕缕地香甜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