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小农民 第2068章 再次见到小魔兽

小说:神医小农民 作者:方长 更新时间:2020-05-06 10:09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“宗主?”周游颇为玩味的重复了一句。

  可虽然他表现的态度是不在意的,但焚天剑上被周游再次凝聚起的剑气,到底因为无脸人话中那“宗主”两个字,而缓了一缓。

  该不该听?

  要不要信?!

  周游此时的心里仿佛分成一正一邪两个人。

  他知道,宗主在隐瞒着某些事情,他也明白,很多事情……

  就在他心念电转思索到气息都快有些不稳的时候,那道令听的人,无一不感觉有如风过林水过石般,周游下意识怔愣起来,因为那是独属于故魂的淡漠嗓音。

  “把灭珠放出来吧!”

 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宗主说到灭珠时,语气里面没有半分心虚,虽然没有点明让谁把灭珠放出来,但是周游却从这短短一句话中,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  更重要的是,周游从宗主的声音中,听出了几分虚弱来,那是种力量即将消散的虚弱。

  周游下意识深呼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,可到底还是没忍住,开口担忧道:

  “阿故,怎么会在这儿?算了,我先送你回画戟……”

  是的,比起无脸人口中那些不知真假的话,甚至比起夏明朗、灭珠等,对于周游来说,都没有故魂安危来的重要。

  甚至不管宗主隐瞒了什么,他都不会去计较,因为从很早之前周游便明白,如果这魂如果真的要算计他,早在魔都时,他就死的彻彻底底,现在估计坟头草都三长高了!

  “哈哈,姓周的,你难道不想知道,为什么堂堂蓬莱师门的宗主,会三翻四次帮助你?

  刚才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是蓬莱木吗?能够稳固神魂的至宝,也说给你,便给了你,只怕那宗主……”

  说到这儿,无脸人话语中虽然依旧带着讥讽,但是周游仔细听得话,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,竟然能够从中听出几分羡慕嫉妒恨来。

  可不管对方是羡慕嫉妒还是恨,对于周游来说,这家伙最后那句说到宗主时的阴阳怪气,让他到底没有忍住,甩手就是一道剑气直冲无脸人而去。

  伴随着血色剑光的,是周游充满冰渣的五个字: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在那边周游与无脸人交手时,这边的夏明朗却也已经有了动作。

  或者应该说,虽然宗主那句话“把灭珠放出来”的话里没有点明对谁说,但是夏明朗却已经明白了般,立刻就把怀中抱着的夏庭康,交给了旁边跟上来的维蒂安。

  而后他从衣服内袋里面,拿出一个小心翼翼保存完好的小玉瓶来。

  “兄弟。”

  此时夏明朗看到周游脸色难看,虽然手上动作停顿了下,却还是连同扣在衣服上的遮目簪,一起递还给周游。

  一直隐瞒的事情被周游发现,夏明朗神色有些黯然道:“很抱歉,但有些事,我之前确实不太想要让你知道。”

  对于隐瞒的事情,他没有狡辩的意思,这般坦然承认,到是让周游有些无话可说。

  到了现在,其实即便夏明朗什么都不说,可周游也已经明白。

  所谓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可是当真正的窗户纸捅破之后,他也不需要打开玉瓶,就可以肯定:

  “这里面是灭珠?”

  虽然周游依旧用着询问的语气,但是眼神之中却带上了肯定。

  而后他原本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也有了答案,比如灭珠正是因为被关在玉瓶里面,所以他之前才会在夏庭康身上,感受不到丝毫的魔兽气息。

  其实虽然这么问了,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,周游却不需要夏明朗来回答。

  因为他只要打开玉瓶,就能够得到回答。

  可是拿着玉瓶的周游并没有立刻就打开瓶塞,而是继续询问道:

  “你刚才说的那个神秘力量,是指的宗主?”

  周游在询问完之后,似乎也并不需要夏明朗的回答。

  他动手打开玉瓶,就看到了里面仿佛昏睡着的小黑蜘蛛,周游知道这既然是宗主给夏明朗,那么就应该只是用来困住灭珠的东西,那么肯定不会伤害他。

  这么想着,周游看了眼昏迷到完全无意识的灭珠,犹豫半秒之后,还是将其收去画戟之中。

  一来灭珠还昏迷不醒,二来现在周游也真是没有时间来处理小黑蜘蛛的事情,只能先让他在画戟之中修养,等这儿的事情结束了,他也醒来后,再问个究竟。

  “呵!”

  无脸人冷笑了一下,他空白的脸上,于额头处,再次出现只血目来。

  只是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周游就听到夏明朗极力维持平静的声音抢先道:“不错,庭康的确不是我儿子。”

  虽然之前早就隐约听出不对来,但是周游从没有想过,夏明朗竟然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。

  然而夏明朗却没有看周游,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无脸人,只自暴自弃般,说道:

  “当初洪婷嫁给我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,她直白的和我说过,孩子……”

  尽管早就知道,这么多年也如鲠在喉,但是身为男人,在说到这儿的时候,夏明朗声音里面还是有些不稳,毕竟结婚当爹是件大喜事,可如果那孩子并非自己的,那各种滋味就有些难了。

  周游能够理解夏明朗的心情,但说真的,听完这番话后,他第一个感觉稀里糊涂。

  “队长……”

  他不是想要推卸责任,而是真的没理清楚。

  既然有些事情弄不清楚,那么就先把能够肯定的拎出来,比如说:庭康的母亲是洪婷这一点,不会有错。

  而庭康的父亲却不是夏明朗而是他周游?!

  这就有点开玩笑了吧?

  虽然周游现在不是魔法师,但他退伍前之前一直在战队,没机会寻花问柳不说,即便出了战队后,也是今年才来的京城,可从来没有给自家队长带过绿帽……吧?!

  “这事我也查过很长时间,”

  夏明朗说到这儿,突然抬眸深深的看了周游一眼。

  见他满脸懵逼,眼中闪过几许复杂的夏明朗,最后到底也只是叹口气,幽幽道:

  “算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