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小农民 第2080章 上古之战的端倪

小说:神医小农民 作者:方长 更新时间:2020-05-06 10:09:1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或者更准确的来说,就像之前,宗主承认的坦然无比,却不曾解释半分。

  因为即便说了,所谓夏虫不可语冰,他们信不信先不说,即便说了,也无法解决,还不如省点力气。

  “我先送宗主回画戟。”事实如此逆转出乎了周游的意料,然而宗主却更让他担忧。

  所以即便心里还有无数疑惑,但在看到能量石耗尽,而宗主不再开口之后,周游就明白,必须要先将故魂送回画戟之中了。

  消息吸收太多的周游,直到以出窍期融合蓬莱木之力,助宗主重新进入赵梓安身体后,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  “阿故,我应该给你重新找个身体的,至少找个健康点的。”

  周游脑海当中充斥着的全是:自己是邪帝转世,曾经的泣鬼神医也是,他身中红线蛊便是铁证。

  红线落相思。

  这落于宿命魂魄里的蛊毒,没有令周游头疼,但是他来不及消化的那些消息,却一重又一重的压着。

  为什么邪帝会转世?为什么宗主要对自己这么好?为什么……

  无数为什么充斥在周游脑海,让他一时之间,连域外天魔这个问题都来不及想,便干脆只挑了个最为无关紧要,却是他最想说的话题来。

  “我答应过赵建成,在赵梓安修成鬼修前,替他女儿保存好身体。”

  宗主似乎也明白周游此时情绪激动,只是她没有点破,反而顺着说了起来。

  之前人多口杂,加上只剩半魂之体的宗主情况不好,以至于周游有无数问题,都没有来得及问。

  现在回到只有他们两人的画戟中,宗主神魂哪怕没有能量石,也可以缓慢修复,至少没有能量耗尽永远消散于天地之间这威胁。

  周游也终于沉下心来,不再逃避开口的问道:

  “阿故……”

  终于接受了自己曾经是邪帝的周游,在今天简直就是重组了三观。

 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会更加疑惑:“我是不是能够理解成,所谓邪帝被关押,在千年之前便是个局?”

  以神魂出现的宗主,虽然强悍无比,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消散。

  而再次进入赵梓安身体中后,宗主的神魂没有消散危险,但是却变得极为虚弱。

  哪怕强悍如宗主,也无法改变赵梓安这个“病西施”的身体,连带着她开口的声音,都有了些许虚弱:

  “谈不上是个局,只是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便能够感应天地变化,而自从上古之战结束后,实力到了我与邪帝水平,就能够察觉到些许不对劲。”

  周游听着宗主虽然虚弱,但语气却一如往常般淡漠的话。

  她似乎总是这样,不管是隐瞒的事情被揭破,还是身份被揭穿,从容淡定的好像什么都能够不在意般。

  不,宗主不是好像,周游知道,她的确是不在意的,连活着都不在意。

  “我并非不在意,”故魂像是看透了周游的想法,少有的解释道:“只是活的时间太长,遇到事情太多之后,便更多的是……无所谓吧。”

  宗主微微歪头,想了会儿后,才像是找到个词般。

  不在意和无所谓有区别吗?

  周游默默在心里吐槽着,但是他也知道,这事没法跟宗主掰扯,干脆便也放下这一点,另起话头问道:

  “是自那时起,域外天魔便隐隐有端倪了吗?”

  看着宗主,周游一边给她烹茶,一边询问的“那时”。

  虽然周游没特别点明,可宗主却很有默契的点头:

  “上古之战后,只是有些怀疑,修为高深者,能够感应到劫难将至,可至于是什么劫难,推演不到。”

  就如之前一般,不需要多解释,周游用“那时”来形容上古之战,而宗主便能够默契的知道。

  虽然周游转世轮回,忘记了前尘往事,但他也因此更加能够客观的,就如旁观者才能够看清一般:

  “阿故,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……上古之战的原因,便是源自域外天魔呢?”

  周游在明白了故魂将师门尘封,其中封得既然不是邪帝,那么就极有可能是域外天魔进入凡尘之路这一点后,就干脆更大胆些猜测起来。

  故魂点了点头:“上古之战虽然不能说是无端而起,可太过惨烈,就像自古正邪不两立一般,有矛盾没问题,但结果太过了。”

  “所以那个时候起,你就察觉到了?才去的蓬莱?”如果说最初对于宗主种种行为全是不解的话,那么周游在弄清楚真正缘由后,不用她说,便自然而然能够猜测出三四分来。

  这些事情,宗主不会故意宣扬出来,因为修为到了,能够感应天道的人不需要她说,感应不到的,说了也没有用。

  现在周游猜测到,她自然不会隐瞒:

  “我在极少的神骨之上,发现一种古怪刻痕,附带的怨气极强,能感染。”

  说到这儿,宗主看了周游两眼。

  接收到故魂这目光,原本还安静等待下文的周游,心念电转间,恍然就明白了:“当初邪帝同样也发现了?所以他将九冥入口之一也设在了蓬莱?”

  所以后来宗主才以师门尘封九冥为借口,尘封了师门?!周游越想越觉得有可能。

  “是啊,那种刻痕很古怪,你在魔都最初遇到钢爪人时,我便觉得很像,后来让薛九州去查过。”

  赵梓安的身体与宗主神魂都属于极为虚弱的存在,两者相碰撞,没有负负得正,所以哪怕舒服的半躺在软椅上,宗主的声音也越来越低。

  周游见宗主用手撑着头,心知她那半魂现在比重症病人还要虚弱,原本想要将泡好的灵茶递给她,但最终还是止住了动作。

  “薛九爷?”周游只想和宗主说说话,等她困倦之后,再离开。

  所以便也不拘于聊些什么,他十分随意的猜测道:“他是不是得出钢爪人身上,与当年神骨相似,极有可能是复制的失败品结论?”

  其实这一点,就跟宗主能猜出周游想什么般,很多时候,他也有种知道故魂心思的默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