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医小农民 第2438章 水牢钥匙是假的

小说:神医小农民 作者:方长 更新时间:2020-05-06 10:19:3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  周游都完全找不到宗主与这所谓夜魂族有什么仇。

  不清楚事情经过,便也令周游有点儿难以判断,只能靠着眼前夜莺的回答来解惑。

  “宗主?”

  另外一边的宗主,在说到周游时,她的话音稍稍顿了下。

  而后她微微闭了闭眼,将喉咙间的咳嗽压住之后,才低声继续道:

  “他将火貂留在我这儿,便能猜到,他肯定是要再来的。”

  或许是因为被宗主提到名字,火红色毛茸茸的火貂窜到了她手里。

  虽然自从被周游留下之后,火貂便一直守护着宗主,但此时他也好象是力量不济般,只出来舔了下故魂的手心,随即仿佛火光一闪,便又再次变成荧光一点,消失在宗主掌间。

  在等宗主清醒的时候,枯木夫人还想了一肚子的话,打算等她清醒之后问询一下。

  可现在真的见这位蓬莱宗主醒了过来,心事重重的枯木夫人,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。

  如果说比起情况糟糕的话,眼前不管是火貂还是宗主,目前的情况都比枯木夫人要糟糕。

  在这个时候,不管是提起周游,还是提起夏明朗,枯木夫人都觉得有点儿说不出口。

  只是她虽然犹豫着没有出声,但宗主却像是知道她的心思般,淡淡开口道:

  “我知道,你在担心夏明朗。”

  枯木夫人犹豫了下,才点点头道:“宗主,我不希望那孩子,承接不该属于他的责任,不管是夜魂族,还是神河……”

  说到“神河”两个字时,枯木夫人的声音又低了下去:“如今我只希望周游能够看在往日的交情上面……”

  ·

  此时被枯木夫人提起的周游,正从夜莺的话里面,分析又仔细剖析着。

  其实也是直到现在,他才真正接受,宗主或许又坑了自己一把的事实。

  虽然比较令周游难以接受,可事实就是事实!

  然而比起此时心绪复杂的周游,现在的夜莺面色只是显得十分疑惑:

  “什么宗主?”

  夜莺被周游问的愣了一下,随即她拧眉辩解,道:“我们只是想要找回钥匙而已。”

  钥匙?

  水牢钥匙?

  周游这么想着的同时,将手里的钥匙,在她面前晃了晃:“你是要找这个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语气带了点儿委屈的夜莺摇头:“这是假的。”

  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出的周游,都有点儿被她这个回答给震惊到了:“假的?”

  而夜莺比周游还要懵逼:

  “是的啊,如果是真的神河钥匙,那么是能够解开封印,带我们回去的。”

  这回答太令周游意外了。

  宗主让枯木夫人转交的这把所谓水牢钥匙是假的?!

  他闭了闭眼睛,好一会儿之后,还是不能接受这个说法,因而直接质问夜莺道:

  “你凭什么说它是假的?”

  被周游怼了的夜莺面上有点儿委屈,她小小声的嘀咕道:“可假的就是假的啊,还要什么凭什么啊?”

  在心里默念着别生气别生气,生气解决不了问题的周游,如同念经般,给自己念了无数遍之后,他才面前稳定住情绪,

  而后周游用尽量平静的声音,继续开口道:

  “说清楚。”

  说清楚?

  什么说清楚?

  夜莺愣了下,一连三阶式的懵逼:

  这要怎么说清楚?

  她吸吸鼻子之后,才像是恍然想起什么来,连忙从衣袖里面掏出一个冰白色,似玉制成的小圆锁递上周游。

  “喏,你自己看嘛,这是神河水凝练而成的锁,若是真正的钥匙,则是能够将之打开的,你手里的那把,我悄悄试过,毫无半点反应,那么自然不是真的了!”

  周游接过圆锁,上下左右的打量了几下,而后发现这所谓的“锁”,居然连个锁眼都没有!

  似乎是察觉到了周游的疑惑,夜莺连忙解释道:“你用灵力运转入其中,试着扭一下最上层的冰色。

  意识到是自己操作失误后,面上没什么表情的周游,看了眼夜莺。

  在这水牢里面,即便是有着外挂般神魂力量在手的他,也没法运转出灵力来。

  同样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的夜莺,擦了把脸上残留下来的泪痕后,连忙补充道。

  “那个,你可以等离开这儿之后再试的……”

  听她这么说,沉吟了片刻,周游才慢慢道:“行吧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便将这小圆锁,凭借神魂力量,收入了万物空间里面。

  本来留下夜莺,周游是想要问一下宗主的事情,可谁知她一问三不知,反而还牵扯出了个什么钥匙。

  说到钥匙,周游从焚天剑上,取下枯木夫人转交,被他当成了剑佩的水牢钥匙来。

  “这是假的吗?”

  再次仔细将手里的水牢钥匙打量过后,周游眉头越皱越紧起来。

  此时枯木夫人眉头也紧皱着。

  她眼里是真真切切,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担忧:

  “那些责任都太沉重,当年我都没忍住,当了逃兵,我……”

  越说枯木夫人的声音就越哀伤,身为夜魂族的族长,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。

  可是她身为一个母亲,枯木夫人却不希望自己孩子去承受那些,连她自己都无法承受的责任和压力。

  也正是因为经历过,所以她知道,那足以将一个心智强悍的人都给压崩溃了!

  “你放心,钥匙是假的……咳咳……这儿也并非真正的水牢。”

  原本宗主不打算说的,可见枯木夫人如此担忧的哀戚模样,她到底还是安抚了一句。

  钥匙是假的?

  不是真正的水牢?

  一时之间,枯木夫人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要先为哪个消息震惊的好。

  “您……”

  她定了定神之后,才像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而后有些不敢置信的道:“宗主,您的意思是?”

  此时这由玄铁寒冰精炼打造的牢笼里面,只有漆黑如墨的墙壁上那豆大一盏灯。

  这也是枯木夫人和宗主两个牢笼里面唯一的光源所在。

  反应了会儿后,终于意识到询问宗主意思是白问的枯木夫人,深吸口气后,换一个问题,道:

  “那,周游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