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陆子熠免费阅读 第二章:凭什么不要我

小说:乔安好陆子熠免费阅读 作者:陆先生,离婚请签字 更新时间:2020-09-14 15:56:0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拉回了乔安好的思绪,她接通电话。

  “乔小姐,您的公司注册好了,一位海外企业家有意向注资,您看…?”

  “我马上赶到。”乔安好长吐一口浊气,挂断电话。

  清月阁包厢。

  乔安好在合同上利落的签下名字,浅笑道: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  刚送走投资方,沈凌便步履匆匆走来:“二小姐,我在大厅看到陆少和叶小姐,您要不要去…”

  沈凌是跟随父亲多年的金牌特助,也是乔安好唯一的心腹。

  她低头垂眸,敛去落寞的神色:“他应酬多,不好被打扰,送我回家吧。”

  陆子熠公然在各种场合带叶子沫出席,不是稀奇事了。

  她早已沦为阔太太们茶余饭后的笑柄。

  “但是陆少喝醉了,他们去了楼上8808房。”沈凌低声道。

  醉了?

  乔安好抬眸。

  “沈助理,今晚辛苦了,你先回去。”她踩着高跟鞋折回酒店。

  陆子熠要和他的心上人风花雪月,她管不着,更没资格管,但这半年内闹个出、轨风波,她独守三年的婚姻,她的步步为营,全白费了!

  她的公司还需要她陆夫人的身份!

  乔安好站在套房门前,深呼吸一口气,敲门。

  “谁啊?”伴着娇媚的声音,映入眼帘的,是一身丝绸睡袍的叶子沫。

  “子熠醉了,我来照顾他。”

  乔安好目光越过门隙,看见男人平躺在床上,眉头紧锁。

  叶子沫愣了一瞬,侧身挡住门隙,“乔小姐,子熠哥哥习惯了我陪在身边,这种操劳的事,还是我来做吧!”

  乔安好笑了:“妻子照顾丈夫,天经地义,还有…叶小姐,你应该称呼我为陆夫人。”

  说着,抬手推开半掩的房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

  乔安好坐在床边,手心轻轻覆上男人的额头,眉间的‘川’字舒缓了几分。

  但他身上滚烫,僵硬紧绷的面色似在隐忍着什么。

  “子熠喝醉了,我这个正牌妻子却麻烦叶小姐照顾他,如果被老爷子知道了,又免不了发脾气。”

  “我家老爷子脾气大,叶小姐应该清楚。”

  陆乔两家政商联姻,是陆老爷子一手促成。

  陆子熠尽管讨厌她,但不敢忤逆老爷子一句话。

  叶子沫抿唇,心下不甘,面上却仍是波澜不惊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就麻烦乔小姐了。”

  今晚是绝佳的机会,偏偏被乔安好找上门来了!

  她现在走,是替乔安好做了嫁衣,可她若不走,等这女人到老爷子面前告一状,只怕待在陆子熠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  想进陆家的门,便不能得罪陆老。

  叶子沫狠狠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,转身带上房门。

  乔安好帮男人按太阳穴,不轻不重,力度适中。

  当年得知要嫁的人正是他,乔安好激动又忐忑。

  她琴棋书画,插花点茶舞蹈样样精通。可还觉得不够!于是学习各式菜肴,学习按摩,只为了做他完美的妻子。

  然而她做了再精美可口的菜,陆子熠从不回家用餐;

  她想慰劳男人,陆子熠从不准她近身。

  或许察觉到额间的轻柔,男人睁开眼睛,沉敛的气场顿时展露无疑!

  “谁准你进来的。”男人甩开乔安好的手。

  “滚出去!”

  乔安好蜷起指尖:“我只在这待着,不会打扰你。”

  明天一早,媒体报社会一定蹲守在酒店门口,她需要和陆子熠同框露面。

  “你胆子大了。”男人呼吸急促:“敢给我下药?”

  下药?

  乔安好矢口否认:“我没有。”

  再看男人,是比往日异常许多。

  空气中泛着异香,乔安好意识到陆子熠是中了西北的血荼蘼。

  她在国外攻读医学时,曾学过两年药理学。

  这种药对女人是无效的,可于男人来说,是致命的诱惑!

  陆子熠拿出手机,打给助理:“接我去医院。”

  乔安好苦笑,他宁愿忍着,也不想碰她。

  “去医院没用。”药效一旦发作,女人才是唯一的解药。

  乔安好解开纽扣,胸前的盈白一览无遗。

  陆子熠锐利的目光朝她射来,他想将这个女人丢出去!可浑身酸软无力,动弹不得。

  他扯起身旁的毛毯扔到乔安好身上。

  “收起你的算计,滚出去!”

  “现在只有我能帮你。”

  男人声音沙哑,却依旧冷冽:“我不会要你。”

  手上的动作顿住,乔安好苦笑:“陆子熠,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!凭什么不要我?”

  三年了,积压的不甘和悲愤袭上大脑!

  “我们还没离婚,别人没有资格,只能是我。”

  说完,乔安好她弯腰覆上男人的唇。

  馨香阵阵飘进他唇齿间,浸入脑海。

  那只不安分的小舌正一步步越入他的雷池!

  女人娇柔的身段坐在他腰间,生涩笨拙的动作惹得他内心躁动。

  他竟然不知道乔安好对她诱惑力有这么大。

  “唔…痛!”一声嘤咛,乔安好面色骤白,额间渗出细汗。

  该死!

  陆子熠脑海中最后一根弦‘咔!’的一声,崩了。

  ……

  终于,天边泛出鱼肚白。

  男人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,四周弥散着冷冽的气息。

  “药不是我下的。”乔安好突然解释。

  男人瞥了眼床单上的血红:“是不是你,无所谓了。”

  只是,身边的人是时候清肃一批了。

  陆子熠转身离开。

  乔安好忍住腰下的酸痛,快步跟上,思索一瞬,还是抬手挽上他的臂弯。

  陆子熠瞪了她一眼,不动声色的抽出胳膊。

  “陆总,您昨晚参加的全球名豪盛宴,是带夫人一起参加的吗?”

  “叶小姐对您来说是什么?”

  “陆总接下来的行程还是要夫人作陪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各路媒体早已等候多时。

  闪光灯不停地打在乔安好脸上,镜头不会错过她白皙颈间的吻痕。

  陆子熠嫌恶的扫了乔安好一眼,留下一句“我不需要人陪”,就离开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