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不失礼貌的笑了:“谢谢,不过店长说了,这些低端便宜的玉饰今日下架,看来是我无福享受你的服务了。”

  男人侧身,凌厉的目光扫过店长脸上。

  店长顿时一个激灵,脚步险些不稳,牙也打着哆嗦。

  陈经理又看向乔安好,不急不缓的开口道:“店员业务不熟练,还请陆夫人谅解。”

  “陆夫人不妨再挑挑看。”

  说着,陈经理示意身后的人打开手提箱。

  只一眼,乔安好的视线便被吸引过去:“这些似乎比我方才看的那些更好。”

  陈经理暗暗松了口气:“您满意就好。”

  一旁的梁雪见看到男人正有条不紊的为乔安好服务着,不由得沉了脸,“店长,你们店员怎么这么没眼力劲,上赶着去讨好她!”

  “就是,你也不管管自家员工。”

  可此刻,梁雪见的每个字正如针一般,扎在店长心尖上。

  店长的脸色惨白,“叶小姐,那边既然有人接待了,不如你们再挑挑看,何必盯着她们影响了心情。”

  另一边,乔安好接过男人帮忙挑选的手串,眸间闪过一丝惊艳。

  “这串看着不错,不过如果价位超过二十万,恐怕……”乔安好细长的指尖摩挲着这串玉珠。

  陈经理轻笑:“夫人与它有缘,我就帮您打个折扣,合算下来正好是二十万。”

  乔安好如获至宝:“这么巧?就要这个了!”

  店长一句话都不敢多说,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乔安好以二十万的价格买走了镇店之宝。

  直到她们离开,叶子沫一行人还在逗留。

  梁雪见始终气不过,便堵住陈经理一通责骂:“我说你是怎么回事?谁准许你卖给她的?!”

  店长听到这话,吓得手脚都颤了起来。

  她想阻止,却来不及。

  陈经理的目光扫过梁雪见,如同略过一个陌生人。

  继而,他看向店长。

  男人身上没了方才服务乔安好时的温和,凌厉的质问道:“我不能卖给客户东西?”

  店长终于绷不住了,扶着桌子走到经理面前,吞吐解释起来:“陈……陈经理,不是……”

  话音刚落,叶子沫和梁雪见等人变了脸色。

  “陈经理?”梁雪见满脸惊诧。

  难道是玉轩阁的总经理陈连天?

  店长无力的辩解着:“毕竟…毕竟叶小姐是很重要的人,我们要好好招待才是……”

  陈经理挑眉,继续质问道:“比陆夫人还重要?”

  店长脸色煞白:“什么…什么陆夫人?”

  难道,刚才的那位,是陆总的正牌妻子?

  她竟然当着原配的面,去讨好叶子沫?

  虽说是指着叶子沫上位了有所仰仗,但是……还没离婚呢!

  叶子沫抿着唇,脸色难看。

  谁不知道陈连天的父亲是跟随陆老爷子多年的老管家?

  陈连天今天捧高乔安好,分明就是代表老爷子给她难看!

  另一边,乔安好却是悲喜交杂。

  高兴的是买到了心仪的礼物,可她不喜欢欠下人情。

  即便她不懂玉器,也能看出手串价值不菲,何止二十万能买下的!

  “安好,你就是脾气太好了!梁雪见算什么东西。”夏薇薇在一旁吐槽着。

  乔安好长叹一口气。

  如今的她,是人人都想踩一脚。

  连她身为陆夫人的面子,都需要自己费尽心思成全自己。

  今天从叶子沫一行人踏进玉轩阁的那刻,乔安好就知道是狭路相逢。

  她悄悄给陆子熠发了短信,说自己在玉轩阁帮老爷子挑选寿礼。

  这男人不对她上心,但对老爷子事无巨细。

  乔安好赌他会派陈经理来服务,因为陈家伺候老爷子多年,最懂他的喜好;

  她赌陆子熠不知道叶子沫也在;

  她赌陈经理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,也不敢怠慢她。

  三年前,她拿自己的幸福做赌注嫁给陆子熠。

  今天,她能赌的,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……

  次日晚,陆老爷子的宅邸热闹非凡。

  坐落于半山腰的奢华洋楼灯火通明,别致的庭院内,每走几步,就有一个古典的照明灯。

  乔安好一身典雅的碎花旗袍,头发高高挽起,端庄大方,又不失妩媚。

  她踩着高跟鞋踏进正厅,陈管家站在门口微微颔首:“少夫人,您来了。”

  大厅高坐上,陆老爷子面无表情的喝着茶,周围尽是前来祝寿的宾客。

  空气中散着淡淡的檀木香。

  “爸,您瞧子沫多用心,知道您喜欢烧香礼佛,一大早就送来上好的沉香!”

  乔安好刚进门,便听到婆婆叶如烟清亮的声音。

  叶子沫含蓄的低头,巧笑嫣然:“哪里,不过是晚辈的一点心意,爷爷喜欢就好。”

  她现在陆子熠身侧,乖巧柔静。

  乔安好扬唇。

  这么其乐融融,他们才更像一家人。

  陆老爷子点头,放下茶杯后淡淡道:“叶小姐费心了。”

  “如烟是陆家的儿媳,更是你的姑姑,子熠算是你表哥,我是把你当亲孙女看,回头一定替你物色个好人家”

  亲孙女?

  叶子沫愣了一瞬,脸上的笑僵了僵,却还是柔柔道:“谢谢爷爷。”

  就连叶如烟的脸色也冷了几分。

  她虽然是叶子沫的姑姑不错,但和叶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!

  她从小被叶家收养长大,但叶家的继承人,她的侄子,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而死的!

  说对娘家不愧疚,怎么可能?

  叶子沫和陆子熠既然不是真的表兄妹,为何不能在一起?

  但老爷子一句话就把她的念头堵死了!

  那乔安好到底有什么好!

  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的空花瓶而已,真不知道老爷子器重她什么!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