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耸了耸肩,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说不知道的时候,其实乔安好心知肚明。

  “你确实没资格知道,跟子沫道歉。”陆子熠将视线从她身上转移,温柔的看着叶子沫。

  陆子熠的温柔只是对叶子沫。

  可能会这样看她,他看她的眼神只有嫌弃和厌恶。

  “算了吧子熠,乔小姐也没做错什么,是我多管闲事罢了,我们吃饭去吧。”叶子沫就喜欢当假好人。

  明明事情是她惹出来的,结果最后还装作自己大人有大量的样子。

  乔安好越看这女人越觉得恶心,心里实在咽不下那口气,冷嘲热讽的道:“叶小姐这次终于说对话了,我本来就没做错什么,确实是你多管闲事。”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这么说,叶子沫气的脸色铁青。

  反倒是陆子熠神情淡然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处隐约夹杂着一丝笑意。

  “乔小姐,我本来只是好心的跟你说话,你怎么可以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呢。”叶子沫生气的道。

  她下意识的看向陆子熠,希望陆子熠能够为她说话,可没想到陆子熠却一直看着乔安好,甚至感觉他还有些兴致。

  乔安好挑眉,不以为意的道:“叶小姐是去泰国做手术变成君子了吗?那可真是恭喜了,既然如此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做一回小人吧。”

  “乔安好!”叶子沫是真的被气的不轻,也顾不上表面的客气了,直接连名带姓的称呼她。

  而旁边的陆子熠,眼中的笑意隐隐若现,甚至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
  跟这女人结婚三年,他竟然都没发现她竟是如此的伶牙俐齿,连这句很正常的话都能被她这样解释,着实是个人才。

  乔安好懒得搭理叶子沫了,挥了挥手淡淡的道:“我只是单纯的恭喜你罢了,就跟叶小姐单纯的关心我一样,并没有恶意,叶小姐可千万别小肚鸡肠误会了我,你们不是要吃饭么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再不抓紧走的话,等陆子熠看完热闹,还不知道会怎样挤兑她呢。

  看着女人匆忙离去的背影,陆子熠逐渐收回了视线,侧目对着叶子沫道:“去吃饭吧。”

  “去……”去吃饭?

  叶子沫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以往的陆子熠肯定不允许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,可如今她都快被人挤兑到家了,他竟然……

  就淡淡的来了一句吃饭?

  叶子沫的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,就算乔安好说她再多的坏话,她也可以慢慢消化掉,可她现在最难接受的是陆子熠的态度。

 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越来越不在意她了?到底……

  是哪里出了问题?

  回到房间以后,乔安好就赶紧抱着笔记本工作。

  连着几天的超负荷工作,已经让乔安好疲惫不堪了。

  “咚咚!”

  外面传来敲门声,乔安好心头一紧,以为是陆子熠后来兴师问罪了,结果传来的是张嫂的声音。

  “夫人,给您准备了夜宵。”

  知道对方不是陆子熠,乔安好虽然松了口气,可心中却是莫名的有些失落。

  “先放在厨房吧,等我饿了再下去吃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

  乔安好揉了揉太阳穴,起身下楼准备冲一杯咖啡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厨房门口不知道被谁泼了水,乔安好没有开灯没注意,整个人重重地滑倒在地。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额头上也因为疼痛泛起了冷汗,她拼命地想要站起来,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楼下的灯忽然被人打开,乔安好下意识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。

  怎么都没想到帮她开灯的人会是陆子熠。

  “想吸引我注意,也没必要用苦肉计。”陆子熠寒眸微眯,俊颜之上隐约有着一丝不悦。

  虽然口头上在责怪乔安好,可却依旧走到她跟前,直接将她公主抱起。

  在那瞬间,乔安好着实惊呆了,赶紧道:“快点放我下来,我身上有水。”

  “不要乱动。”陆子熠撇了她一眼,只是一眼便乔安好乖巧了起来。

  乔安好只能勾着他的脖子,任由他将她抱上了楼。

  上楼的时间明明连一分钟都不到,可乔安好却觉得时间过得好慢,他抱她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格外珍惜。

  尽管是因为她受伤了,但她还是很开心。

  “砰!”

  还没从喜悦中走出来,乔安好就被陆子熠直接扔到了床上,没有半点温柔。

  陆子熠淡漠的撇了她一眼,富有磁性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响起:“你在外面怎样我管不着,但是,在家安分一点,别使用苦肉计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是故意摔倒的?”乔安好忽然心里一阵刺痛,不敢置信的看着他。

  “难道……”不是?

  陆子熠下意识的回应,可当看到她失落难过的眼神时,竟是有些犹豫了,后面的两个字终究还是没能说得出来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