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人的事我不好插手。”

  陆子熠淡淡的道,话语中有着明显的不耐烦。

  虽然叶子沫心里有一肚子的气,可当听到陆子熠用这种语气,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  只能委屈巴巴的在旁边站着。

  叶如烟不甘心,上去添油加醋,“子熠啊,乔安好真是他不像话了!再这样下去,恐怕迟早能欺负到我的头上来!”

  “那你说说看,你有没有欺负她妈妈。”

  陆子熠根本不理会叶如烟说的话,直接转移了话题。

  他太了解叶如烟了,落井下石欺负人也太像她的作风。

  虽然他不喜欢乔安好,可也确实不喜欢叶如烟的做法。

  叶如烟显然被问住了,眼神不停地闪躲着,“我……我怎么可能,我顶……顶多嘲讽两句。”

  说到这里,叶如烟紧接着又道:“乔安好她妈当了那么多年的市长夫人,就算现在家道中落,也不可能受我欺负啊。”

  叶如烟絮絮叨叨说了很多。

  陆子熠懒得搭理,声音无比烦躁。

  “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,以后谁都不准再提。”

  “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,子熠,是我跟子沫被欺负了,怎么可以……”叶如烟立马又嚷嚷了起来。

  陆子熠现在心中乱的很,叶如烟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进了房间。

  虽然叶如烟是陆子熠的母亲,但陆子熠从小到大都是爷爷带大的,所以很难让他听叶如烟的管教。

  整个陆家,能让他在意的,也就只有陆老爷子了。

  倘若不是有陆老爷子支持,乔安好恐怕早就已经被逐出家门了。

  从陆家离开以后,乔安好去了医院。

  医生检查了一下王海琴的伤势,虽说没有伤到骨头,但要留院观察几天。

  乔安好办了住院手术之后,王海琴不放心地拉住了乔安好。

  “安好啊,你今天真的太冲动了,妈妈受一点委屈没关系,可叶如烟要是不让你回去了怎么办啊。”

  王海琴越想越觉得不该发火。

  发火确实是一时间爽了,可想想女儿以后的日子,那绝对会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“不回来就不回来呗,我又不是没了陆家,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  反正现在已经有的股东合伙人她不怕跑了。

  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拼尽全力也要努力拿到江南制药厂这个项目。

  “绝对不行,没了陆家你不会活得很好的,安好你相信妈妈,过几天去跟你婆婆道歉,务必要让她原谅你。”王海琴直接拒绝。

  乔安好从小到大就是小公主,先是有乔家的庇护,后来嫁到陆家,还有陆夫人这个名号。

  现在她已经丢了一个,绝对不能把仅有的也给丢了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苦涩的道: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她已经跟陆子熠离婚了。

  离约定好的期间也很快就要到,到时候离婚协议生效,她和陆子熠便毫无瓜葛。

  “只要你去道歉,一定来得及的,实在不行我去道歉,我……”

  王海琴急了。

  “妈你不要再管了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养。”

  没等王海琴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。

  事已至此,已经不是她想怎样就怎样的了。

  不过她丝毫不后悔之前的决定,因为陆子熠根本就不值得她爱。

  王海琴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因为乔安好已经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,她也没再开口。

  安慰好王海琴,乔安好就走了,沈凌留下来照看。

  ……

  江南制药厂绝对是个硬茬,而且这个厂已经被陆子熠买了。

  所以乔安好很担心陆子熠会因为私人原因,不跟她合作。

  “总裁,这都是竞争对手,我打听过了,他们跟我们合作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。”

  秘书将资料递给了乔安好。

  看到那几个公司的数据,乔安好的脸色越发变得难看,显然没想到她接的第一个项目这么困难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“江南制药厂的总负责人现在是谁?陆子熠?”

  “不是,陆总太忙了,没时间打理分公司,是祁书羽全权负责。”秘书道。

  祁书羽?

  乔安好的脸色逐渐变得缓和。

  看来这段时间要跟他走的近点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