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陆夫人啊,请问您这是……”

  主持人反应过来后,赶紧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开口试图救场。

  但话还没说完,就被乔安好打断了。

  “我当然是来帮我的老公颁奖,子熠他最近有些不舒服,进电梯偶尔都会晕倒,所以他现在不适合站在上面。”

  “哗——”

  现场一片哗然,显然都没想到陆子熠得了这种怪病。

  当然,就连陆子熠自己都没想到,唇角不由得狠狠抽搐了几下。

  这女人竟然敢说他有病?

  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到了冰点,就连叶子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她看向了他,柔声安慰道:“子熠,你没事吧,乔小姐只是为了打圆场,应该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才对。”

  本来陆子熠就够生气了。

  如今在听见叶子沫这么说,气更是不打一处来,寒眸半眯半合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  陆子熠越是有这种反应,叶子沫心中便越是高兴,心想乔安好这回是彻底完了。

  “看她接下来怎么说。”

  如果这个女人胆敢再诬陷他,他绝对不会让她好过。

  乔安好的脸上一直带着一抹职业假笑,可心里早就已经哭得不行了。

  这件事情一旦处理不好,她便会是全程的笑柄,而且还会被陆子熠折磨得更惨。

  “陆总为什么会得这种病?”

  “既然生病了,陆总为什么还要来呢?”

  “陆夫人还是给我们一个解释吧,你确定你不是为了出名吗?”

  他们可真不愧是资深的记者啊,根本就不会听乔安好忽悠。

  如果她给出的回应不是他们想要的,这些人会一直不停的询问她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看向了陆子熠,本来是想着把锅甩给他的。

  但按照陆子熠的个性,就怕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下不来台。

  如此一来,就只能自己解释了,“就算想要出名,我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举动吧。”

  “我不是傻子,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找烦恼,再说了,我老公是陆子熠哎,我还不够出名吗?”

  乔安好的这个反问实在问的太好了。

  她老公是陆子熠,就算有人想不知道她,只怕也是很难吧。

  即便很多人不知道她的模样,但肯定听过她的名字,也知道她曾经那辉煌的身份。

  这样的女人,确实不需要为了出名,而哗众取宠。

  “你们是觉得我不够格颁奖吗?如果连陆夫人都不够格的话,那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乔安好忽然停顿了下来,视线再一次定格在了陆子熠的身上。

  大家都以为会让陆子熠上来,也都看了过去。

  “就只能请你们换颁奖嘉宾了。”

  乔安好说的异常决绝干脆,话刚说完,便伸手拎了拎礼服的裙摆,做好了要下台的准备。

  见情况不妙,主持人赶紧上前拦着。

  “陆夫人这是哪里的话,您可是陆夫人啊,当然有资格颁这个奖项,只是事情发生的突然,我们还以为是您和陆总在开玩笑呢。”

  不得不说,主持人的解围功力还是很好的。

  他的这番话刚说完,大家就鼓起了掌,显然接纳她成为这次的颁奖嘉宾了。

  好在这次获奖的人是许清,对乔安好还是很友好的,要是其他人,恐怕就不一定了。

  “陆夫人,我们一起下去吧。”

  许清跟乔安好的关系确实不错,拿了奖之后,还跟乔安好互相搀扶着要下去。

  原本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,可就在二人要下台时,台下忽然跑上了两个人,直接冲着乔安好和许清过去了。

  “天哪,保安呢,保安……”

  主持人惊呼出声,许清也被吓到了,高跟鞋踩歪重重地摔倒在地。

  因为她跟乔安好是互相搀扶的,乔安好也没承受得住那个重量,摔在了地上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有很多胆小的女人吓得尖叫出声,谁都不知道那两个人要干嘛。

  “子熠,我害怕。”

  叶子沫也是真的被吓到了,下意识的想躲进陆子熠的怀抱中。

  可没想到身旁早已没了他的身影,在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快到了台上。

  陆子熠大步朝着台上过去,直接走到乔安好跟前,低声道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  “不知道,好像脚崴了。”

  可能因为脚太疼了,乔安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,着实令人心疼。

  听到她的声音,陆子熠眸中划过了一抹心疼和内疚,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  “你先不用管我,许清她……”

  “我是你老公,不管你管谁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便冷冷地打断了她。

  继而将她公主抱起,大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因为突发而来的事件,颁奖典礼只能中断,扑上来的两个人已经被保安压制住了。

  许清也被经纪人和助理带下了后台。

  现场一片混乱,说什么话的人都有。

  “现场到底是谁负责的,怎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能放进来啊。”

  “对方肯定是冲着许清来的,没想到竟然连累了陆夫人,不过陆总对陆夫人还真是真爱啊,直接公主抱抱走了。”

  “就是啊,恐怕那两个人要完蛋了,得罪了陆总和陆夫人,估计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说这些话的人正好坐在叶子沫旁边。

  本来她还是众人羡慕的对象,可乔安好却再一次抢走了该属于她的光环。

  尤其是陆子熠上台的那瞬间。

  她真的感觉自己内心最重要的东西丢失了,好像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修长的指甲,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插进手心,叶子沫紧咬着下唇,眼神变得越发恶毒……

  在去医院的途中,乔安好一直沉浸在陆子熠说的那句话中。

  虽然知道是在演戏,可她还是很高兴。

  “对了,你有许清的号码吗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乔安好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回过了神来。

  许清是最先摔下去的,而且她明显听到了骨头裂开的声音,不知道许清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“查一下许清的号码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话语不容置疑。

  助理根本不敢浪费时间,赶紧打电话调查许清的联系方式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