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过几分钟,助理就得到了号码。

  因为乔安好的包现在还在沈凌那儿,只能用助理的手机给许清打过去了。

  刚开始许清那边没人接,后来可能因为打了好多遍,这才接了电话。

  “喂你好,我是许清的经纪人,请问你是……”

  “我是乔安好,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没等经纪人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焦急的打断了她。

  她现在只想知道许清的情况,根本就不想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。

  “许清脚踝骨折了,可能需要动手术,所以我们现在正往医院赶,陆夫人怎么样了?”

  果然跟乔安好猜测的没错,许清真的摔的蛮严重的。

  可能这段时间,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。

  乔安好无奈叹息了一声,淡然道:“我应该没什么大碍,现在也在去医院的路上。”

  “到时候有什么结果记得通知我,或者让许清自己给我打电话也行。”

  该说的话说完了以后,乔安好就挂了电话。

  她现在纳闷的是那两个上来的人是谁?

  对方的目的是她还是许清?

  如果是她的话,总觉得不太对劲,因为那两人怎么看都像是蓄谋已久的,绝对不是一时冲动才上来的。

  “自己的伤还不清楚,就开始关心别人,当假好人就这么有意思?”

  乔安好正沉思在这几个问题中,结果耳畔就传来了陆子熠不咸不淡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撇了他一眼,“那你说说看,我为什么要当这个假好人呢?”

  真不知道陆子熠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把别人想的那么坏。

  她跟许清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往来,她没有必要对人家假好心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要关心她?你跟她是什么关系?”陆子熠反问。

  这个问题确实把乔安好问住了。

  因为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心许清,好像只是下意识的一个举动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耸了耸肩,不以为意的道:“陆总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”

  她已经懒得跟他解释了,既然陆子熠已经把她当成有目的的那种人了,那解释还有什么意思?

  陆子熠没有说话,车上的司机和助理更是大气都不敢呼一下。

  两人瞬间就陷入了沉默,乔安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就看向了窗外,假装不停的在看风景了。

  “你今天……为什么真的要上台?”

  片刻后,陆子熠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闷,显然这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。

  “我不上台你会放过我吗?”乔安好不答反问。

  如果不是为了江南制药厂那个项目,她绝对不会这么拼命的。

  可她现在没得选择,因为权利在陆子熠的手上,就算心里再不满,也必须得乖乖听话。

  “你可以赌一把看看,看看你不上台,我会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陆子熠的余光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,显然不想错过她脸上的情绪。

  赌吗?

  她乔安好现在还有什么能赌的?

  乔安好不由得苦涩的笑了笑,摇头道:“不赌了,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,我怎么敢赌。”

  说一成都是太看得起自己了,实际上她很清楚她连半成的把握都没有。

  如果陆子熠真的想折磨她,那就绝对不会给她有拒绝的机会的。

  她的苦涩和忧伤完全被陆子熠尽收眼底,看到这样的她,他的心中莫名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  竟是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,好似有种冲动,想要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“你的直觉很准,不赌是对的。”

  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情绪,陆子熠赶紧开口掩饰。

  可能因为乔安好的注意力本来就没放在他的身上,所以没察觉到任何异样。

  也不想再跟陆子熠说下去,因为她害怕,自己真的会崩溃到痛哭。

  爱的男人就坐在旁边,可她却不敢爱,却不能够爱。

  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讨厌,这该是多么糟糕的体验啊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助理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“陆总,是叶小姐打来的。”助理转头询问。

  就算是别人打给他的,有陆子熠在场,也必须得到了允许才能够接电话。

  一听到是叶子沫,陆子熠便挥了挥手。

  早在抱乔安好出来的时候,他就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了,就是不想叶子沫打扰。

  没想到叶子沫竟然打到助理那里了。

  “叶小姐肯定是打给你的,人家那么关心你,确定不接电话吗?”

  乔安好是个聪明人,当然知道叶子沫是什么意思,不过她倒是没想到陆子熠会不接。

  在她的印象中,陆子熠应该很少会拒绝叶子沫打来的电话,怎么这回却……

  “不接,让她知道我现在跟你在一起,她心里岂不是更堵得慌。”

  陆子熠又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,修长的手指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打着,那如玉的美手真令人舍不得离开眼睛。

  怪不得不接电话,原来是怕叶子沫吃醋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尽管表面上装的很淡定,但心中的醋坛子早就已经被打翻了。

  “她又不是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,现场的人恐怕都知道了。”乔安好忍不住小声呢喃着。

  当时现场虽然有些混乱,但大家还是坐在位置上没怎么动的。

  而陆子熠当着众人的面抱走了她,就算大家想不知道都很难吧。
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

  陆子熠侧目看她,她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,他知道她在说话,可听不到具体的。

  “没什么。”乔安好摇了摇头。

  正好此刻已经到医院了,陆子熠也就没有刨根问底问下去。

  在下车的时候,陆子熠赶紧下车到了她跟前,再度将她从车上公主抱起。

  乔安好慌了,连忙道:“不用了,我现在的脚没有那么疼,可以……”

  “你哪来那么多废话,乖乖的,闭嘴。”

  他的语气略显无奈,就好像在哄孩子似的在哄着她。

  虽然乔安好还是觉得有些不妥,但陆子熠都已经这么说了,也就只能乖乖的躲在他的怀里。

  到了医院以后,医生给乔安好检查。

  她的脚踝处已经紫的吓人,轻轻一碰都疼的乔安好神情扭曲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