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医生……”

  “轻点。”

  乔安好和陆子熠默契的同时开口。

  闻,两人又都下意识地看向了对方,可能对视的不自在了,又很快转移视线。

  “好好好,轻点轻点,不过陆夫人的伤还是有点严重的,虽然没有伤到骨头,但短时间内也好不了。”

  医生连连点头,继而一脸严肃的道,下手也是更加的轻。

  她的脚踝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,而且还紫的发黑,就算医生不说,乔安好自己也知道。

  可她现在是陆子熠的小跟班,如今受伤了,他会不会……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赶紧看向了他,认真的道:“这个伤不是我故意弄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陆子熠应下。

  他又不是瞎子,又不是看不见,是谁让她变成这样的。

  “那我这不算是放弃,你不会当我放弃吧。”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

  没想到乔安好在意的是这个,陆子熠的俊脸忽然阴沉到了极致。

  他冷冷的直视着她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不见底,就像有一股漩涡将乔安好深深的吸了进去,无法退出。

  “怎,怎么了?”

  难道她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么,为什么陆子熠会用这种眼神看着她?

  片刻后,陆子熠忽然转移了视线,低沉的声音冷冷溢出:“钱在你心目中,真的就比你的健康还要重要?”

  “这怎么跟钱扯上关系了,我……”

  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解释,可话刚说到一半她就明白了陆子熠的意思。

  看来陆子熠以为她想要那个项目,纯属就是看中了商业机密,想要多赚点钱罢了。

  心中的委屈感油然而生,乔安好鼻子酸酸的,忽然有点想哭的冲动。

  她咬了咬下嘴唇,敷衍的点头道:“是,你说的都没错,我就是那么贪财,钱就是比我的健康还要重要。”

  “乔安好,你还真是利欲熏心,你……”陆子熠冷声斥责。

  可当看到她眼中闪烁着的泪花时,他忽然愣住了,到了嘴边的话也是无法再说出来。

  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激烈,陆子熠眉头紧锁,整个人僵硬住了。

  “是,你说的全都对,你想我是怎样的我就是怎样的,从来都是这样,你从来都不会听我的解释。”

  乔安好的声音因为情绪的变化哽咽了起来,她真的忍无可忍了。

  可能是怕自己会当着他的面哭出来,乔安好使劲的咬着下唇,强忍着疼痛起身,用尽全力将他推出了病房。

  “我自己会照顾自己,你不用管我了。”

  那种极力忍耐着的哭腔,更加令人心碎。

  陆子熠呆呆的站在门外,多次想伸手敲门,想开口说话,可终究还是欲又止。

  许是以为陆子熠走了,乔安好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情绪,崩溃痛哭出声。

  难道她的脸上就写着我缺钱这几个字吗?

  为什么陆子熠总是这样想她,为什么他总是要冤枉她,不愿意相信她。

  里面的哭声异常响亮,就算陆子熠不想听见也还是很难。

  陆子熠俊脸难看,神情异常复杂,眸中的自责和心疼呼之欲出,他好想开口安慰她,可又怕再次伤了她的自尊。

  他沉重的闭上了眼睛,终究还是大步离去……

  e.s.总裁办公室。

  “总裁,据调查显示,那两个人是冲着许清来的,听说是许清的对立公司派来的人。”

  助理一直在旁边说着调查结果,然而陆子熠却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姿势。

  脑海中总是回荡着乔安好的哭声,心中更是密密麻麻痒痒的,扰的他心烦意乱。

  “总裁?”

  太长时间没见陆子熠有反应,助理这才伸手在他眼前摇晃了几下。

  陆子熠终于回过了神来,皱眉看他:“把刚刚说的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啊?我,我都说了……”

  “还要我说第二次吗?”

  没等助理把话说完,陆子熠便冷声打断。

  果然是霸王龙专治霸道的处理方式,根本不给别人反驳的机会啊。

  助理吓的退后了几步,心虚的笑了笑,“好好好,我重新说一遍。”

  “那两个人说了,他们是冲着许清来的,没想到会连累夫人,还说他们看见是许清故意拉了夫人一把,所以才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助理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,不过什么意思却是不而喻。

  毕竟后面的事情谁都看见了,乔安好和许清纷纷摔倒在台上,场面一片混乱。

  “去看看现场的监控,那两人是许清的敌人,说话没什么可信度。”

  陆子熠挥了挥手,赶紧把助理打发走了。

  助理刚走后没多久,穆尘就哼唱着小曲走了进来。

  “那女人真的可以啊,不愧是前shizhang千金,有独当一面的本事,不过你那样做是不是太不仁义了。”

  因为穆尘是知晴人,所以一猜就知道,乔安好上台颁奖是陆子熠搞的鬼。

  陆子熠撇了他一眼,给了一个警告的眼神,沉默没有语。

  穆尘抿了抿唇,紧接着又道:“我总觉得你对她有误解,一个从小衣食无忧的千金大小姐,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再废话,直接滚出去。”

  没等穆尘把话说完,陆子熠便打断了他。

  虽然被呵斥了,但穆尘却是笑了起来,“你该不会是心虚了吧?也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误解她了?”

  冷冽的目光忽然扫向了自己,穆尘赶紧干咳了几声,转移了视线。

  忍不住小声嘀咕着,“不就是心思被我猜中了么,干嘛要一副杀了我的样子。”

  他的声音太小,陆子熠什么都没听见。

  倘若这些话被陆子熠听见了,估计某人就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了。

  “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

  陆子熠的脸色依旧很难看,俊脸之上也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  “当然是关心关心你家夫人了,我跟她挺合得来的,想去医院看看她,我……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穆尘便再度感觉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在盯着他,吓得赶紧闭上了嘴。

  他抿了抿唇,连忙换了一个说法。

  “我很佩服她的勇气,所以想探望一下罢了,况且也没人在医院照顾她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