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好好休息,子熠还在外面等我,我先去找他了。”

  穆尘话刚说完,没等乔安好开口答应,就已经落荒而逃了。

  看着穆尘离去的身影,乔安好只能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夏薇薇的身上。

  发现夏薇薇的眼神一直跟随着他,眼底深处也有着难掩的泪花再闪烁着。

  “你们两个认识吧。”

  这句话不是反问句而是陈述句。

  以她对夏薇薇的了解,二人肯定是认识的。

  只不过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,她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既然已经被乔安好猜到了,夏薇薇也就只能点了点头。

  “是啊,我们……是在国外认识的。”

  “在国外认识的?他该不会就是……”乔安好立马就明白了。

  如果说穆尘是她在国外认识的朋友,再加上夏薇薇刚刚的反应,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前男友。

  乔安好都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,夏薇薇都没有否认,那就说明猜测都是对的。

  夏薇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苦笑着道:“这个世界还真是小的可怜。”

  为了逃离他,她特意回到了临城。

  可没想到最后他也回来了,两人竟然鬼使神差的又这样见面了。

  “没关系,过去的事都过去了。”

  乔安好心疼的抱了抱夏薇薇,她看得出来,穆尘确实是夏薇薇驾驭不了的。

  别人的感情她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可夏薇薇为了穆尘与家庭断绝关系,结果还被抛弃,光是这一点,她现在就很讨厌穆尘。

  “我本来也以为过去就过去了,甚至我都以为我放下了,可是……”

  在看到穆尘的那一刻,所有的情绪全都涌上了心头。

  两人当年的点点滴滴,全都在她脑海中不停的徘徊着,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忘记。

  原来那么长时间以来,都只是在自欺欺人,她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他。

  夏薇薇的心情乔安好很理解,她很想安慰夏薇薇,可又知道不管说什么都是无用的……

  与此同时,穆尘也急急忙忙回到了车上,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,好似受到了惊吓。

  “穆少爷,夫人的朋友是不是已经到了?”

  见穆尘回来了,助理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  这显然也是陆子熠想知道的,侧眸有意无意的看着他。

  穆尘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,皱眉道:“夏薇薇是你们打电话叫过去的?”

  “对啊,夏小姐是夫人唯一的朋友,我也就只能联系她了。”助理点了点头。

  闻,穆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他确实调查了乔安好,可却忽略了她的朋友,他怎么也没想到夏薇薇会是乔安好的朋友。

  “那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穆尘的声音异常的严肃。

  但凡他知道夏薇薇会过来,他就绝对不会过来找乔安好的。

  本来是想撮合陆子熠和乔安好,可没想到却见到了他最不能见到的人。

  “那时候你在睡觉啊,穆少爷,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夫人的朋友啊?”助理不解。

  本来这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,他实在不能理解穆尘此刻的反应。

  陆子熠一直在打量着穆尘,片刻后,方才低声开口:“夏薇薇就是那个女人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啊,她,她才不是那个女人呢。”

  穆尘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反驳,可越说到后面越没有底气。

  他确实不太适合在陆子熠面前撒谎啊。

  “回去再说吧,你需要好好学一下表情管理了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闻,穆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紧接着也就沉默不语了。

  自从那天在医院见面之后,之后的几天内,夏薇薇和穆尘都没再去医院看望过乔安好。

  陆子熠不但没去过,反而这几天都跟叶子沫在一起,到处都是他的花边新闻。

  “二小姐,很快就是第2轮比稿了,你的伤到那个时候能好吗?”沈凌担忧的道。

  “放心吧,我的伤早就没事了。”

  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策划稿,俨然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  “可我看你的脚还是很红肿,你确定真的没事了吗?”沈凌还是很不放心。

  这段时间乔安好经常受伤,虽然都没什么大碍,但终究还是很让人担心的。

  再这样下去,乔安好的身体迟早会受不了。

  闻,乔安好终于舍得抬头看他,一字一字认真的道:“我不可能拿健康开玩笑。”

  “那就好,对了二小姐,祁书羽知道你现在在医院,特地派人送了一些补品过来。”

  沈凌边说边让人将那些补品拿了进来,很快补品就快占据了整个房间。

  “你在跟我开玩笑吗?这是病房不是储存室,你拿去给大家分了吧。”

  看着多到不行的补品,乔安好无奈的伸手抚额。

  果真是祈书羽的作风啊,要么没有动作,要么就是一鸣惊人。

  “可这是祈总送过来的,真的要给大家分了吗?”沈凌再三开口确认。

  乔安好已经不想再跟他废话了,直接冲着他们挥了挥手,将他们赶出了病房。

  本来她现在就因为策划稿的事情有些心烦意乱,再加上陆子熠和叶子沫的事,更是心情不爽。

  结果这些人还来惹她,实在令人讨厌。

  可能因为在医院呆够了,就算脚伤没有好的彻底,乔安好也还是毅然决绝要出院。

  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陆老爷子耳中,直接给陆子熠去了电话。

  “安好今天晚上出院,你必须给我去接她。”老爷子的声音义不容辞。

  闻,陆子熠俊眉微蹙,倒是没想到那女人这么快就要出院。

  “你听到我说的话了没有?必须去接她。”

  许久没听到陆子熠说话,陆老爷子已经不耐烦了。

  闻,陆子熠只能点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挂断电话以后,陆子熠这才对着叶子沫道:“没法陪你吃饭了,我要去医院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去医院啊?谁受伤了吗?”叶子沫下意识的开口询问。

  话说完了以后,才想到乔安好在医院,心底那根嫉妒的藤蔓又生了起来。

  “老爷子让我接乔安好回家,你在这慢慢吃,吃完了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