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跟你一起去接乔小姐回家吧,正好我现在也吃饱了。”

  叶子沫装的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,但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嘴脸甚是丑陋。

  刚开始陆子熠还有些犹豫,不过之后还是答应了,“那就一起去。”

  两人一同到了医院,乔安好此刻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办理出院手续了。

  沈凌在旁边帮她拿东西,正好看见陆子熠和叶子沫来了。

  “二小姐,陆总来了。”

  刚听到这个称呼时,乔安好心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,赶紧朝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  可在看到叶子沫时,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冻结成霜,眸中也划过了一抹失落。

  “老爷子让我来接你。”陆子熠神情淡漠。

  从他的态度来看,明显是被老爷子强行逼迫过来的。

  乔安好收回了视线,语气平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,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这是你跟主人说话的态度?”陆子熠挑眉。

  因为她这几天受伤,所以他没折磨她。

  但那并不代表,她可以因此忘了承诺。

  想到之前一个月的小跟班承诺,乔安好这才咬牙道:“那就谢谢你来接我了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陆子熠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办理好住院手续后,几人便一同出了医院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坐了沈凌的车,可刚上车就被陆子熠拉下来了。

  “能不能动动脑子?”

  既然老爷子都让他来接她了,她还坐别人的车,岂不是给了老爷子说他的机会?

  乔安好刚开始有点蒙,很快便反应过来,“沈凌,你先回家吧。”

  “二小姐我先走了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  沈凌还是很有眼力见的,知道此刻不便打扰,便直接开车离开了。

  只是叶子沫现在也在,位置有些难坐。

  因为是陆子熠自己开的车,所以副驾驶也就成了竞争的位置。

  不过乔安好还是很识趣的,直接开车门坐到了后面。

  叶子沫对此很开心,刚要到副驾驶坐下,结果陆子熠就开了口。

  “你到后面去坐,乔安好过来。”

  嗯?陆子熠在说什么?

  听到这句话后,乔安好和叶子沫都愣住了。

  以前他的副驾驶几乎就是叶子沫的位置,可现在怎么就换人了?

  “老爷子派人跟踪我,只能如此。”

  见叶子沫愣在原地,陆子熠便开口解释。

  听他这么一说,叶子沫就算不喜欢也还是应下了:“好吧,我到后面坐。”

  “乔小姐,你还是去坐副驾驶吧,要不然爷爷会生气的。”

  叶子沫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故意加重了爷爷这两个字。

  谁都不是傻子,乔安好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。

  刚下车,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:“记得叫我陆夫人,否则,爷爷也还是会生气的。”

  不是想把爷爷拿出来说话么,那就用爷爷来好好的压压她。

  “我知道了陆夫人。”叶子沫唇角抽搐,这几个字说的淡定,但实际上是咬着牙说出来的。

  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上陆夫人。

  可如今叫别的女人陆夫人,叶子沫心里自然非常不是滋味。

  女人之间的zhanzheng,陆子熠向来不予理会。

  “下车。”

  到了陆家后,陆子熠看了乔安好一眼,显然是在提醒她下车。

  乔安好低头不语,默默的拿着东西下车了。

  她刚下车,陆子熠便调车准备离开,殊不知刚有所动作就听到了一声暴呵!

  “陆子熠你小子给我站住!”

  突如其来的声音,着实把大家都吓到了。

  就连乔安好都没想到陆老爷子会过来,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  “安好啊,那小子竟然又敢欺负你,爷爷肯定会帮你好好教训他的。”

  陆老爷子之前还凶神恶煞的瞪着陆子熠,看到乔安好后,眼神立马变得温柔。

 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陆老爷子是真的很喜欢他的这个孙媳妇了。

  “爷爷,子熠他并没有欺负我。”乔安好有些尴尬。

  其实陆子熠最近对她确实还是宽容的,没在她受伤的时候折磨她。

  否则,就算他真的那样做了,她还是会乖乖听话照做的,毕竟都是为了项目。

  “你就别再为他说话了,这几天他都没怎么去医院看过你,爷爷我都知道了。”

  陆老爷子说这番话的时候,陆子熠和叶子沫正好过来了。

  果然处处都是陆老爷子的眼线,想要瞒过他属实有些难。

  陆子熠撇了乔安好一眼,继而对着陆老爷子道:“她不让我去医院。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,完全把责任都推到了乔安好身上。

  乔安好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,心里很难受,可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配合着:“是的爷爷,我不让他过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安好你不想看到他吗?”陆老爷子震惊了。

  他一直以为是陆子熠不想去看她,可没想到竟然是乔安好不乐意。

  这……莫非是弄反了?

  “爷爷,我最近在忙公司的项目,所以没有时间见他。”乔安好认真的解释着。

  其实她说的真的是实话,只是她还是希望陆子熠过来看她的。

  闻,陆老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:“既然是这样,那这件事就算了,不过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陆老爷子忽然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,总觉得有其他想法。

  陆子熠和乔安好难得默契的对视了一眼,心中都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这几天我会住在这里,子熠你要每天护送安好去公司,她脚伤了不方便自己过去。”

  果然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啊,陆老爷子终究还是住进来了。

  陆子熠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还是不得不应了下来,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对了,子沫丫头啊,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陪陪我这个老头子吧,正好你现在也没工作。”

  陆老爷子又将话题转到了叶子沫身上,表面上虽然是带着笑意,但什么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  分明就是想牵制住叶子沫,不让叶子沫打扰到陆子熠和乔安好。

  “好,好的爷爷。”叶子沫心有不满。

  可是陆老爷子都已经放话了,她不得不答应。

  要是敢不答应,恐怕陆家她都呆不下去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