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爷子来了以后,乔安好在陆家的地位明显提高了不少。

  叶如烟和叶子沫不敢无缘无故找她麻烦,陆子熠碍于爷爷的面子,也只能每天接送她上下班。

  虽然这么做让乔安好心里有些压力,但不得不说她还挺享受的。

  “你们看,那不是陆总吗?”

  “应该是来接我们总裁下班的,啧啧啧,陆总还真是宠妻狂魔啊。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,这几天都看不到叶小姐了,果真第三者就是第三者,永远上不了台面。”

  公司里的人都很是激动,总裁跟陆总感情好,那对他们公司也很有好处。

  股价上涨,合作商越来越多,公司赚的钱也就越来越多,那员工福利自然也就更好了。

  陆子熠对此毫不理会,尽管听到了这些员工的谈话,面色也依旧没有变化。

  “二小姐,陆总来了。”

  沈凌过来禀报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乔安好还有些激动。

  不过这都好几天了,她内心已经毫无波动了,淡淡的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手头上还有一点工作没做完,乔安好依旧对着电脑不停的敲打着。

  沈凌本来想说些什么,但终究还是闭嘴,赶紧退下去了。

  几分钟后,办公室里一阵寒风飘过。

  不用说乔安好也知道是陆子熠来了,头也不抬的道:“等我一会儿,还没忙好。”

  “现在就走,我没工夫等你。”陆子熠对乔安好的态度很不满。

  他都来了好一会了,结果这女人愣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  “你要有事儿着急,那你就先走,我等会儿让沈凌送我回家。”

  乔安好依旧头也不抬,只剩这么一点了,不做完的话她会觉得很难受。

  然而陆子熠并不这么想,皱眉道:“你在故意挑衅我,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,我就不敢扔下你不管了?”

  额……这都是哪跟哪儿啊?

  乔安好终于忍无可忍了,抬头看他:“我的工作就是一点点了,做完再回家了却一桩心事,你不一向如此吗?”

  以前她去e.s.找陆子熠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。

  只要手头的工作没有结束,他绝对不会离开办公室,那个时候,她真的发自内心的觉得他工作的样子很有魅力。

  就算让她等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,她也都心甘情愿的在等着他。

  如今轮到他了,结果连十几分钟都等不了,甚至还把一堆莫须有的罪名挂在她的头上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有些委屈,“我没有必要挑衅你,你能不能别总把我想的那么坏?”

  “陆子熠,我们不能和平相处吗?”

  这真的是她发自内心的问话,也想得到陆子熠认真的回答。

  她真的搞不懂了,陆子熠为什么要那么讨厌她,她到底哪里惹他不开心了?

  当初的她嫁给陆子熠,说句不好听的,可以算是下嫁了,她有什么好图他的?

  陆子熠被说的有些不自在了,继而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,低头玩着手机。

  “抓紧工作,不要让我等久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笑容。

  其实她还是了解陆子熠的,只要她没有触碰他的底线,他就不会太过分。

  换句话说,叶子沫就是他的底线吧。

  只要她不跟叶子沫起冲突,陆子熠就不会过分的折磨她。

  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结束的工作,乔安好用十几分钟就解决了。

  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闻,陆子熠收起手机,抬头看她:“工作结束了?”

  “是啊,我们走吧。”

  乔安好关上电脑就准备离开,陆子熠却愣在原地没有动作。

  “怎么了?你不想走了?”乔安好挑眉看他。

  他不是急着要离开么,现在是几个意思?

  陆子熠沉默不语,忽然起身走到她电脑跟前,淡然道:“把文件拷贝下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?我的办公室没有人可以进的。”

  “重要的文件拷贝下来总归是对的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陆子熠提醒。

  话刚说完,便率先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听到陆子熠的话后,乔安好觉得心里暖暖的,虽然知道没什么好担心的,但还是听话的将文件拷贝了下来。

  刚出办公室,就发现陆子熠在外面等她。

  “全都弄好了?”陆子熠侧眸看她。

  “弄好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,继而径直朝电梯走去。

  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陆子熠陷入了沉思。

  许久后,方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,薄唇不禁微微上扬,勾起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。

  乔安好的脚伤好的差不多了,不过上车的时候还是有点费劲。

  见她慢慢吞吞的上了车,陆子熠不禁开口吐槽:“真笨,连上个车都这么慢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我怕疼,才不是因为脑袋笨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反驳。

  说是说的开心了,但说完以后,她就有些后悔了,生怕因此得罪了陆子熠。

  不过陆子熠却是不怒反笑,淡然道:“急着解释那就更加说明脑子笨了。”

  “笨就笨呗,反正又不影响到别人。”

 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,她到宁愿自己笨一点。

  这样就不会想太多事情了,也就不会长时间处于不开心当中了。

  陆子熠侧目看了她一眼,在察觉到她眸底深处的忧伤时,心中忽然有些小小的刺痛。

  “女人有时候笨一点挺好的。”

  低沉醇厚的低音炮忽然在耳边响起,乔安好的身子不自觉的怔了怔。

 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莫非是在安慰她?

  不管是不是,乔安好都觉得有些开心,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抹浅笑。

  车内逐渐有股温热的气息在流动着,助理在前方开车,也欣慰的笑了起来。

  难得看到总裁跟夫人和平相处的一面,着实是超级不容易了。

  “今晚……有场活动你跟我一起参加。”

  快要到陆家庄园时,陆子熠莫名开了口,俊脸上有着明显的不自在。

  乔安好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,淡然道:“什么活动啊?我脚伤了,不会影响你吗?”

  “又不需要你干嘛,有什么好影响的。”陆子熠回答的很爽快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