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陷害她了?分明就是她不自量力,这个项目是她能够接手的吗?”

  叶如烟越想越来气,尤其是自家儿子对乔安好的态度,更让她觉得心中不满。

  “能不能接手都已经接手了,这件事情最好到此为止,否则传到爷爷那儿,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。”

 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,陆子熠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将爷爷拿了出来挡箭。

  叶如烟显然很害怕老爷子,立马怂了,“我不会跟她一般计较,但如果她能力不够,这次的项目就要立马终止。”

  把话撂下了以后,叶如烟就离开了。

  陆子熠太有自己的思想,就算是他的母亲,也很难干涉他的决定。

  很显然叶如烟早就料到了这点,就算难以接受此事也只能如此了。

  从江南制药厂离开之后,乔安好就回了家。

  她现在困得不行,只想躺床上好好休息,其他的什么都不愿意想了。

  “安好啊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  陆老爷子独自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见乔安好回来了不免有些诧异。

  闻,乔安好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容,“第二轮比稿已经比过了,我回家休息。”

  “结果怎么样啊?有没有成功?”

  陆老爷子显然对此很有兴趣,可当听到陆老爷子的话后,乔安好总觉得此事跟他有关。

  难道陆子熠是被陆老爷子要求的,所以才把项目给了她的公司?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不禁感激的看向了陆老爷子,“多亏有爷爷的帮助,已经成功了。”

  “嗯?你的这个项目跟我可没什么关系,怎么啦,是子熠那小子这么跟你说的?”

  陆老爷子一脸的疑惑,不过很快就猜到了什么,笑眯眯的看着乔安好。

  难道跟陆老爷子没关系?

  这回轮到乔安好不解了。

  如果爷爷没有出面帮忙的话,陆子熠怎么会把项目交给她们公司呢?

  “那小子就是这样,做好事不留名,其实啊,他还是很关心你的。”

  陆老爷子一语中的,直接说到了关键点。

  想到今天在江南制药厂的事,再加上陆老爷子说的这番话,乔安好心里莫名有些开心。
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陆子熠他……

  应该没有以前那样讨厌她了吧?

  唇角的笑意不由得加深,乔安好抿了抿唇,对着陆老爷子道:“爷爷我现在太困了,先回房间休息啦。”

  “好勒好勒,你抓紧睡觉去。”

  陆老爷子现在也是相当的开心。

  看到他的孙子和孙媳妇感情越来越好,他心里是真的很欣慰啊。

  乔安好是真的困的不行了,刚粘上、床就进入了深度的睡眠,连房间都没有关上。

  与此同时,叶子沫正好从江南制药厂回来。

  可能因为丢失了项目,脸色一直很难看,见乔安好房门没关好,忽然眯起了眼睛。

  “子华,帮我把这些吃的送给乔小姐吧,我有点急事来不及照顾她了。”

  见陆子华回来,叶子沫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托盘交给了他。

  上面全都是营养餐,补充维生素的。

  陆子华倒是没有想太多,爽快的应了下来,“那我帮你照顾她。”

  虽然他不怎么回家住,但偶尔回家也就是为了看乔安好一眼。

  如今难得有了这个机会,他当然不想错过。

  “谢谢你啊,我先走了。”

  叶子沫前脚刚出去,就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定位,发现陆子熠很快就要回来了。

  自从上次陆子熠手机丢了,被她捡到以后,她就在他的手机里安装了定位。

  “乔安好啊乔安好,是你先得罪我的。”

  如果不是乔安好非要江南制药厂这个项目,她还不至于那么早下手。

  可是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乔安好现在就是想好好休息,根本没注意到来人是谁。

  “你生什么病了?怎么大白天的睡觉?”

  刚到乔安好的房门口,陆子华便发现她的门没关,而乔安好正在里面睡觉。

  他轻轻推门进去,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后,这才走到了她跟前。

  以为是陆子熠的声音,乔安好眼也没睁,迷迷糊糊的道:“没有生病,就是很困。”

  “你真的没有生病吗?”

  陆子华还是不太放心,她若没生病,叶子沫为什么会让他来照顾她。

  可能是实在放心不下,陆子华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想要看她有没有发热。

  没想到手刚碰上就被乔安好抓住了,懒洋洋的道:“哎呀你能不能别废话,我真的没生病,就是太困了。”

  她的声音听着有些朦胧,总觉得是在说梦话。

  “那好吧,给你准备了点吃的,起来之后记得要吃一点。”

  乔安好都已经这样说了,陆子华自然也不想多管闲事惹人烦。

  跟乔安好打完招呼之后,他便转身离开。

  可没想到,刚转身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,陆子熠正站在门口看着他。

  “哥?”

  陆子华瞪大了眼睛,呆呆的看着陆子熠。

  虽然他没有做过分的事情,但陆子熠的气场实在太强了,还是让他有些害怕。

  陆子熠看都没看他一眼,低沉冷漠的声音倏地从口中溢出。

  “出去!”

  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只是过来送吃的,这是……”陆子华还在解释。

  然而话还没说完,就被陆子熠的眼神吓退了回去,只能乖乖离开了。

  陆子华走了以后,陆子熠这才将门关上,重新到了乔安好旁边。

  看着她熟睡的容颜,陆子熠忽然有些呆了,再次把乔安好和那个剪影贴合在了一起。

  如果真是同一个人,那……

  他又该如何是好?

  陆子熠的神情逐渐变得复杂,终究还是收回了视线,大步离开了房间。

  “我给你三天时间,必须查到那个女人的消息。”

  刚从乔安好房间出来,陆子熠就给助理打了电话。

  “没有其他的人选了,就只有夫人最合适,您要不相信的话,可以问问夫人嘛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助理的声音,很显然助理就认定乔安好是那个女人了。

  “你把调查到的东西都发给我,我自己看。”

  吩咐完了以后,陆子熠便直接挂断了电话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