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,我家老婆长大了。”陆子熠宠溺的笑着,话语中有着难掩的欣慰。

  两人怎么看都像是霸道总裁和小娇妻,着实是羡煞旁人。

  李总在一旁已经快成空气了,巴不得赶紧挖个地洞钻进去,生怕陆子熠提到他。

  “李总啊,既然你对别人的私事那么感兴趣,那要不转行换工作吧,记者比较适合你。”

 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越是怕陆子熠提起,陆子熠就偏偏还是提起了。

  一听说要换工作,李总吓得赶紧起身,慌慌张张的解释道:“我错了陆总,我不想换工作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对我的女人感兴趣,我说的可对?”

  没等李总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开了口。

  他的声音不怒自威,越是这么平静,越让人心里发寒。

  在听到这句话时,李总是真的害怕了,眼底深处都有着隐藏不住的恐惧。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陆总,乔总那可是陆夫人啊,就算给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肖想,我,我就是关心关心。”

  李总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,尽管努力在装作冷静,可声音都颤抖了起来。

  可想而知他有多害怕,有多想逃离现场。

  “我的女人我关心,不劳烦你费心了,e.s.有个咨询顾问的位置空着,你去做吧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中充斥着不容置疑的命令,撤掉一个负责人对于陆子熠来说,就跟踩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。

  “什么?不要啊陆总,我真的只是在关心乔总,我,我……”

  “不想做咨询顾问?那你就回家呆着吧。”

  陆子熠根本不给他求情的机会,话刚说完便冲着李总挥了挥手。

  他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。

  纵使李总相当不满这个决定,也不敢在开口多说一个字了,赶紧灰溜溜的逃离了包厢。

  明明刚把人炒鱿鱼,结果陆子熠就跟个没事人似的,给乔安好夹菜。

  “你现在越来越瘦了,多吃点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立马动了筷子。

  不管陆子熠是因为什么帮她,看到李总灰头土脸的模样,她都是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  对于这种坏人,就该好好惩治才行。

  一想到陆子熠帮她的场景,乔安好的嘴角就忍不住微微上扬。

  “为什么不继续休息,非要来这里?”

  耳边忽然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  她侧目看他,正好对上了那双漆黑深邃的凤眸,乔安好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狂烈跳动个不停,向着下一秒就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  许是慌张了,她赶紧转移了视线。

  “今天是两家公司合作的第一次应酬,我肯定要来,再者我也真的睡饱了。”

  “那等会儿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  “去哪里啊?”乔安好下意识的反问。

  问题问完了以后,她才觉得自己太激动了,不该问这个问题才对。

  陆子熠优雅的擦了擦嘴,淡然开口: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饭局结束了以后,祈书羽本来是有话要跟乔安好说的,但因为陆子熠在场,只能作罢。

  两人离开了之后,包厢内的人这才敢说话。

  “老李就这么被撤了吗?”

  “总裁和夫人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,因为几句话就炒负责人鱿鱼?”

  “谁知道呢,反正啊,陆夫人得罪不起,咱们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就是啊……”

  大家都有些吓到了,一旦处理不好,恐怕以后老李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。

  陆子熠亲自开车带着乔安好离开,乔安好一直猜测两人会去哪里,没想到却是海边私人别墅。

  这个地方给乔安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,所以她并不是太想来这里。

  “为什么带我来这儿?”

  乔安好好奇,总觉得陆子熠有些怪怪的。

  “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,跟着我就好。”陆子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
  他都已经这么说了,乔安好就算有疑问,也只能强行憋在了心里。

  陆子熠端来了一个鞋盒,再次将那只鞋子拿了出来,认真的看着她:“这只鞋子,究竟是不是你的?”

  “是我买的。”乔安好点了点头。

  她接过了陆子熠手中的鞋子,再三查看,认真的道:“鞋子我是买来送人的,但不知道怎么少了一只,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  “捡的,另一只在哪儿?”

  陆子熠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激动,如果他要找的人真的是乔安好,好像……

  也没那么让人失望。

  “在我家啊,只是不知道放在哪里了,好长时间的事了。”乔安好脱口而出。

  这双鞋子本来就买给姐姐的,姐姐现在已经不在了,留着又有什么意思。

  所以她也不知道这只鞋到底在哪儿,只知道放在妈妈家里,其他的就不懂了。

  “能不能找得到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找这只鞋子?”乔安好皱眉,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。

  每次看到这种鞋子,她都会不由得想到姐姐,姐姐出事以后,她就再也没穿过这种高跟鞋。

  见乔安好如此执着,陆子熠便松了口,“不找也罢,知道鞋子的主人是你就好了。”

  话语中有着明显庆幸的成分,然而陆子熠和乔安好都未曾察觉。

  “想不想在这里多留几天?”陆子熠的声音比以往温柔了几分。

  闻,乔安好顿时愣住了。

  她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,总觉得陆子熠有些不安好心,警惕的道:“为什么留在这?你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家里有爷爷在,我跟我妈也闹了别扭,不太想回家。”

  一想到比稿的事情,陆子熠便有些头疼。

  他太了解他的母亲了,相当记仇,这几天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。

  “可是我很忙,项目刚刚签约,我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。”乔安好拒绝了他。

  现在的她就想好好搞事业,尤其是调查父亲当年的真实,没心思在恋爱上浪费时间。

  更何况陆子熠就跟海洋似的阴晴不定,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你在拒绝我?”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拒绝他,陆子熠俊眉微蹙,冷冷的直视着她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