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淡淡的道:“你就当我是在拒绝你吧,我要回去了,我……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顺势将她推到了墙角,将她禁锢在了怀中。

  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,她瞪大眼睛看着他,小声的道:“你,你要干嘛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陆子熠腾出一只手勾起了她的下巴,忽然深情的看着她,慢慢朝着红唇过去。

  两人离得太近了,彼此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,尤其是乔安好,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她不停的咽了咽口水,红唇微动间更加的诱人性感,陆子熠的目光越发炽热,薄唇微启:“你不可以拒绝我。”

  低沉的声音缓缓在耳畔响起,这富有魅力的低音炮实在太迷人了。

  刚听到他的声音,乔安好就觉得双腿有些发软,实在难以抗拒他的魅力。

  但尽管如此,她还是努力保持了镇静,“我没有拒绝你,只是工作要紧。”

  “我还没有工作重要?”陆子熠反问。

  再问出这句话时,两人都愣住了。

  乔安好明显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醋味,而陆子熠也有些不理解自己的举动。

  房间内的气息越发温热,隐隐约约流动着一丝动人的暧昧。

  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浑厚,乔安好紧张的双手出汗,她伸手想要推开他,可下一秒却手滑,紧紧反抱住了他。

  她的回应让陆子熠很高兴,再次勾起她的下巴,霸道的覆盖上了她的红唇。

  “唔唔……”

  乔安好起初是有些抗拒的,因为她不知道陆子熠为什么要吻她。

  但越到后面她越无力反抗,完全沉浸在了他的温柔与霸道之中,久久无法自拔。

  她果然还是高看了自己,面对陆子熠,她永远都没有办法保持冷静啊,他的一举一动,依旧能够牵动她的心。

  “乔安好,我们……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终于松开了她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处有着难掩的柔情。

  “重新认识彼此可好?”

  过去的一切他都不想再提了,两人现在早已不是当初的乔安好和陆子熠。

  既然如此,为何不能重新认识。

  听到陆子熠的话,乔安好不由得红了眼眶,沙哑的开了口。

  “你不讨厌我了吗?”

 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陆子熠的心疼了起来,忽然好心疼眼前的女人。

 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声音难得的温柔,“不讨厌了。”

  早就已经不讨厌了。

  只是他太过愚笨,到现在才察觉得到。

  “可是我很讨厌你。”

  乔安好忽然冲着陆子熠大吼,眼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夺眶而出。

  她紧紧的抱着他,哽咽着道:“我讨厌你的冷漠,我讨厌你的不信任,陆子熠,你真的太让人讨厌了。”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陆子熠紧紧抱住了她,身子也因为情绪的变化略微有些颤抖。

  能让如此骄傲的陆子熠道歉了,那他该是多么的在乎这个人啊。

  两人现在算是冰释前嫌,哭完了以后,乔安好也就恢复了正常。

  “既然我们现在都不讨厌对方了,那就好好的做朋友吧。”乔安好认真的道。

  毕竟他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,虽然还没有到生效的日期,但已经难以回头了。

  “做朋友?”陆子熠皱眉。

  他的初衷可不单单只是做朋友那么简单,如果只是朋友,那现在是在做什么?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,抬眸看他:“要不然呢,难不成你想跟我当陌生人?”

 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乔安好有些难受,好害怕他会点头。

  “不是,我想……”

  “那不就是了,希望以后合作愉快。”

  得到了陆子熠肯定的回答,乔安好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。

  只要两人能够做朋友,她就已经满足了。

  因为陆子熠终于不再误解她,终于不再像以前那般讨厌她了。

  “喂,女人,你真的……”

  陆子熠有些无奈,有太多的话语想说,可当要说出口的时候,却又噎住了。

  因为在他开口的时候,乔安好已经出去了。

  夜晚的海边有些凉爽,但更多的还是舒适,海浪的声音拍打在岸,就像是一首催眠曲,听着听着就会进入睡眠。

  乔安好已经陶醉在其中了,轻声呢喃道:“如果真的能在这边度假,好像也不错啊。”

  “那今晚就别回去了。”

  身边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笑了,笑容如那盛开的莲花美而炫目。

  “陆子熠,我现在觉得好幸福。”

  这是她发自内心的话语,从很早的时候,她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
  她不奢求陆子熠能够爱上她。

  只要他不再讨厌她,两人能和平相处,她就已经相当的满足了。

  “为什么?”陆子熠不解。

  他侧目看她,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,忽然觉得她是真的很美。

  是那种纯天然的美丽,与生俱来的气质,不是那些胭脂水粉能够替代得了的。

  乔安好转头看他,笑着道:“因为我们不再针锋相对,因为我们成为了朋友。”

  “你还真容易满足。”陆子熠收回了视线。

  他可不单单是想跟她成为朋友,如果可以,她还想有更进一步的发展。

  “容易满足是好事,要是野心太大了,最后会很失望的。”

  想到曾经自己对陆子熠的野心,乔安好便苦涩的笑了起来。

  就因为野心太大,所以陆子熠很讨厌她,嫁到陆家这几年来,他从未正眼看过她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认真的道:“等公开离婚之后,你跟叶子沫结婚,我肯定会认真的祝福你们。”

  现在的结局她已经很满意了,既然如此,那何不大方一点的祝福呢。

  爱一个人就是希望他能够幸福,只要陆子熠能够幸福,就算……

  陆夫人不再是她了,她也能接受吧。

  “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?”陆子熠皱眉,话语中有着隐忍的怒意。

  这女人……就那么希望他娶别人?

  “随便你啊,反正我是真心祝福。”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可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,却有一抹忧伤在无声无息的徘徊着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