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子熠有些愣住了,在那漆黑深邃的凤眸深处,有着难掩的炽热光芒。

  他忽然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,寒眸邪魅,薄唇微勾:“是么,那就多欠我几次。”

  话音刚落,没等乔安好有所反应,他便霸道的吻上了她的红唇。

  借着醉酒的口,吻着想念的唇。

  乔安好根本无法拒绝他的薄唇,逐渐回吻着他,帐篷内的温度也越发炽热,有股暧昧的气息在无声无息的流动着。

  乔安好只觉得心里很热,浑身更热,借着陆子熠身上的清凉,更加的靠近他。

  帐篷内时不时的传来女人的声音,单是听到便令人情不自禁的脸红心跳。

  “陆子熠……”

  完事之后,乔安好逐渐清醒了过来。

  想到刚刚跟陆子熠的所作所为,她忽然好讨厌自己喝醉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陆子熠温柔的揉着她的头发,低沉醇厚的声音异常的邪魅性感。

  乔安好忽然沉默了,其实她是想说两人不应该做这种事情的。

  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说再多也无用,只会扰得大家都心情不好。

  这才深吸了一口气,假装醉酒的样子,懒洋洋的道:“我怎么总是梦到你呢。”

  “我不介意多梦几次。”陆子熠破天荒的跟她开起了玩笑。

  或许也只有在她醉酒时,他可以如此说话。

  既然确定了乔安好就是水晶鞋的主人,那他必然会对她负责。

  这个女人曾经救了他一命,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重要了。

  “我也想多梦几次,如果可以的话……”她宁愿一辈子都梦到他。

  可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奢望,离婚协议书很快就要生效了,她很快……

  就连名义上的陆夫人都没有了啊。

  心脏的位置忽然隐隐作痛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里面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,又放进去。

  每一下都揪心的疼,每一下都令她难以呼吸不敢再想下去。

  “陆子熠……”

  许久没有听到他说话,乔安好又开了口。

  闻,陆子熠低头看她,捏了捏她的小脸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你能认真回答我吗?”

  既然已经把这次的事情当做做梦了,那何不把心中的疑惑都问出来。

  反正明天她也可以装作失忆,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“好。”陆子熠爽快的应了下来。

  压力立马到了乔安好身上,她深吸了一口气,组织好了语后,方才开口询问:“你有爱过我吗?”

  尽管知道这个问题问了也白问,可乔安好还是心存侥幸。

  如果不是慢慢喜欢上了她,他为什么要跟她和好,为什么要把项目给她,为什么现在又要跟她发生关系?

  所以……他应该是喜欢她的吧。

  这个问题显然把陆子熠问住了,沉默了好久也没有回答她。

  “我跟你开玩笑呢,我困了,我要先睡觉了。”

  他的沉默俨然告诉了她答案,乔安好眼中的精光瞬间像是被凉水熄灭,彻底变得暗淡无光。

  既然他不爱她,那还有什么好期待的?

  乔安好啊乔安好,不要再心存期待了,这个男人永远都不会给的。

  “嗯,你好好休息。”

  为乔安好盖好被子后,陆子熠便离开了帐篷,像是在逃避她。

  在帐篷拉链反被拉上时,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眼泪如那绝地的河流般,一发不可收拾地流了下来。

  他还真是绝情啊。

  她都说是做梦了,他都不愿意骗她一次。

  哪怕只是骗骗她说说好话,心中也算是有了安慰不是吗?

  陆子熠,不爱的话,就彻底远离吧。

  她的心真的太痛了,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她真的不想再承受,也没有力气承受了。

  “呼!”哭够了以后,乔安好不停的深呼吸着,她不能让自己的眼睛太肿了。

  不爱就不爱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如果顶着一双肿眼睛出去,那大家肯定会胡思乱想。

  绝对……不能给人造成负担了。

  话说陆子熠离开帐篷以后,就去了穆尘的帐篷里。

  没过多久,大家就喝完酒吃完烧烤回来了。

  穆尘终究还是很关心夏薇薇,一路上都走在她的身后保护着她。

  “时间不早了,大家都回帐篷休息吧。”穆尘开口道。

  看着夏薇薇回到了帐篷以后,这才不紧不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。

  “哎哟——”

 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会在里面,穆尘顿时被吓了一跳,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。

  “陆大总裁,你怎么跑我帐篷里了?难道你没有陪你夫人么?”穆尘皱眉看他。

  好不容易给两人制造了机会,他可不希望陆子熠就这么错过了。

  “陪了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他满脑子里都是乔安好方才的问话,想回答她,却又说不出口。

  “那不就对了么,回去继续陪着啊,来我帐篷里做什么。”穆尘翻了翻白眼。

  玩了一天的游戏,他确实很累了,毕竟游戏主持大局的都是他。

  “有件事情想要问你。”陆子熠忽然认真的看着他,低声道:“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

  “嗯?你怎么忽然问我这个问题了?”穆尘一脸诧异的盯着他。

  继而笑着打趣道:“你对叶子沫不是很好么,你想想自己喜不喜欢她呗。”

  外界可都在传,陆子熠喜欢叶子沫呢。

  甚至很多人都觉得,乔安好这个路夫人的称号迟早要换人了。

  “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对她好。”陆子熠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。

  穆尘点了点头,慵懒的道:“是啊,因为你欠他们家一条人命,所以你就想在她身上补回来,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有想过乔安好吗?她才是陆夫人啊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时,陆子熠的神情更加复杂,很难让人猜出他此刻在想些什么。

  “我问你啊,那个十秒钟时间你想到的是不是乔安好?”穆尘忽然又八卦了起来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