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去的话我也不去了,其他人我又不熟悉,而且穆尘也在,我……”

  就算夏薇薇没有把话说完,什么意思也是不而喻。

  乔安好能够理解她,点头道:“也可以,你留在这陪我,正好我一个人还无聊呢。”

  本来乔安好是想夏薇薇去玩的,想让她开开心心的放松一下,差点忘了还有个穆尘。

  “可是你不跟过去的话,就不怕陆总对叶子沫太好吗?”夏薇薇小声提醒着。

  乔安好在旁边的时候,这两人就很好。

  不在的话,估计会更加放肆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相当平和的道:“无所谓了,女人不能只有感情不是么。”

  “安好,你真的比我强太多了,我到现在都没办法从上段感情中走出来。”夏薇薇怂拉着脸,看起来很难过。

  察觉到自己说话伤到了她,乔安好这才赶紧安慰道:“薇薇你不要想太多,或许你们之间可以重新来过。”

 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她总觉得穆尘对夏薇薇还是很关注的。

  只是不知道从夏薇薇的角度来看,她还能不能原谅穆尘,能不能愿意再尝试一次。

  “他当初说的很狠绝,而且也有喜欢的人,我们是不可能了。”夏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每次谈到感情,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。

  乔安好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脸色比之前苍白了几分,无力的开了口:“薇薇,我可能要去医院了,头越来越疼。”

  “头很疼么,那你等我一下,我去找陆总,让他带我们去医院。”

  听到夏薇薇要去找陆子熠,乔安好赶紧伸手拉她想要拒绝,可无奈夏薇薇跑得太快了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,视线中就没有了夏薇薇的身影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没过几分钟,陆子熠就过来了。

  他伸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,眉头微挑,“头很烫,你应该发烧了。”

  “那,那赶紧带安好去医院吧。”夏薇薇道。

  陆子熠显然也有此意,二话不说就将乔安好公主抱起,大步朝着车边走去。

  没想到他也会公主抱她,乔安好心里有些激动,一直悄悄的偷看他,好像病痛都减少了不少。

  陆子熠赶紧带她去了医院,检查以后,乔安好确实是着凉引起的发烧,必须要留在医院输液。

  “你刚刚应该把薇薇带来的,这样她就可以照顾我,你便可以去放风筝了。”

  见陆子熠一直看向窗外,乔安好有些自责,总觉得是自己耽误了他。

  闻,陆子熠忽然侧目看她,漆黑深邃的寒眸深处有着难掩的认真,“你昨晚问的问题,我现在可以回答你,我……”

  “嗡——”

  总是那么的不巧啊,越是在关键时候,越有人打扰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只能等陆子熠先接完电话,在继续跟她说了。

  几分钟,陆子熠开门进来,皱眉道:“子沫不小心摔到了,我先过去找她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我自己可以……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已经大步离开了,根本没听到她说话。

  乔安好此刻的心情五味陈杂,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。

  开心也好,难过也罢。

  全都是因为一人而已。

  没过多久,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紧接着风翊寒和夏薇薇便进来了。

  “安好你怎么样了?之前陆总走的太快了,我实在追不上,这才让风总带我过来。”

  夏薇薇明显是在吐槽陆子熠,听到她的话后,乔安好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她无奈地伸手抚额,浅笑着道:“我没事,其实你们可以去放风筝的,我在这里输液就好了。”

  越是不想麻烦别人,就越是给别人添乱。

  其实她宁愿自己在这挂水,也不希望别人因为她玩也玩不好。

  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,放风筝有什么好玩的,哪有你重要啊。”夏薇薇白了她一眼。

  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道:“对了,叶子沫摔伤了,好像有点严重。”

  真的摔伤了?

  乔安好有些诧异,“她怎么摔的?”

  “我也不太清楚啊,反正看到她的时候,身上好几处都有血,可吓人了。”

  一想到叶子沫的模样,夏薇薇的表情就很难看,身子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  看来是真的摔的不轻了,要不然夏薇薇也不会是这种表情。

  “山间的路不好走,很有可能摔山下了,看样子都是皮外伤,没什么大碍。”风翊寒淡淡的道。

  听到他的话后,乔安好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就算她不喜欢叶子沫,也还是不希望这个女人出事,小事可以,大事的话就算了。

  “真的太肉麻了,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”

  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了穆尘的声音,很快,他就到了乔安好的病房。

  看着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陆子熠可是你的老公,你能不能把他给抢过来啊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乔安好不解的道。

  “什么怎么了,你老公正在照顾别的女人,你真的一点醋都不吃吗?”

  穆尘真的是操碎了心啊。

  明明他只是个旁观者,可却比两个当事人还要上心,生怕他磕的cp被第三者毁了。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“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  这种事情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回,如果每次都吃醋的话,那她迟早被醋吃死。

  经过了几年的时间,她也算是成长了。

  “这怎么能习惯呢?乔大小姐,再这样下去你可就不是陆夫人了。”穆尘叹息了一声。

  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两人在搞什么,明明心里互相有对方,可相处起来却那么尴尬。

  无奈之下,穆尘这才又道:“我还是认你这个陆夫人的,你最好别让我失望。”

  说完话以后,穆尘就离开了。

  但在离开之前,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撇向了夏薇薇,之后方才离开。

  穆尘的话倒是提醒了乔安好,陆夫人这个名号现在对她来说还是重要的。

  想要在江南制药厂中调查真相,那就必须以陆夫人这个身份才行。

  “薇薇,你帮我去把陆子熠叫来。”

  就算生出绯闻,那也绝对不能再是陆子熠和叶子沫的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