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像个老妈子似的不停的唠叨着,真真是操碎了心。

  爷爷年纪本来就大了,必须要保养身体,再这么不忌口的话,很容易出事。

  “好好好,就知道安好最懂事了,爷爷啊,一定会好好控制住嘴的。”陆老爷子宠溺的笑着。

  看得出来,他是真的把乔安好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女在照顾着。

  听到陆老爷子的保证,乔安好的神情这才缓和了下来,“这才差不多。”

  “不过这蛋糕是谁买的?”

  乔安好很是疑惑,家里没人吃蛋糕,再加上爷爷有糖尿病,所以也没让人准备。

  怎么现在莫名其妙有蛋糕了,总该不会是陆老爷子让人去买的吧?

  “这个绝对跟我没关系,我没让人买。”陆老爷子不停的摇着头。

  见陆老爷子一脸的认真,乔安好只能勉强相信,继而赶紧去了厨房。

  冰箱里有很多类似的小蛋糕,而且有一个地方少了好几个,很显然陆老爷子吃了不少。

  “刘妈,把这些小蛋糕拿下去分分。”

  “少夫人,这些蛋糕是叶小姐买的,恐怕……”刘妈一脸的担忧。

  在整个陆家,乔安好也就和刘妈关系不错,因为刘妈是陆老爷子特意派来照顾她的。

  “没关系,你拿去给大家分了,到时候叶子沫问起来就让她来找我。”

  乔安好的脸色有些难看,总觉得叶子沫是故意不怀好意。

  她来陆家也住了不少时间了,之前从来没见她买这么多蛋糕,甚至家里冰箱就没有过蛋糕。

  可如今陆老爷子来了,就喜欢吃蛋糕了?

  这怎么可能。

  乔安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直接离开厨房上了楼。

  因为叶子沫今天出院回来,现在应该已经在房间休息了。

  “子沫啊,你以后可千万小心,绝对不能再摔到你的脸了。”

  刚到叶子沫房间门口,就听到了叶如烟的声音。

  她正准备敲门,结果便听到叶如烟在说她。

  “都是乔安好那个贱人害的,故意组织这场春游让你受伤,哼!真该让子熠早点休了她。”

  没想到连摔伤都能怪她身上,乔安好可真是彻底无语了。

  果然讨厌一个人就是这样,稍微有一点机缘就能骂死你。

  乔安好很快便消化了这些,敲了敲门,道:“叶小姐回来了吧,我有事找你。”

  “哟哟哟,我没去找你就算了,你竟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。”

  里面再次传来了叶如烟的声音,很快,房门就被打开了。

  跟预想的一样,对上的是叶如烟那张愤怒不堪而又丑陋的嘴脸。

  “我有事想要单独跟叶小姐说,妈,你就先出去吧。”

  乔安好快速进了房间,稍微一推就把叶如烟推出去了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推她,叶如烟先是怔住了,反应过来后赶紧敲门破口大骂。

  “乔安好你反了是不是?竟然敢把我推出来,快点开门让我进去。”

  “我警告你,你要敢欺负子沫,我现在就把子熠从公司叫回来,我要让他看看你这个儿媳妇是怎么做的。”

  “乔安好你个贱人,快点开门……”

  外面不停的传来叶如烟的身影,乔安好却是完全不予理会。

  她径直走到了叶子沫跟前,面无表情的道:“为什么要在冰箱里放那么多蛋糕?”

  “还能为什么,当然是我自己想要吃了。”叶子沫的眼神四处闪躲着。

  不知道是不想看见乔安好,还是害怕被乔安好发现了什么。

  “你自己想吃?那我现在就下去拿几个上来给你,你能一下子吃完吗?”乔安好冷笑着道。

  她太清楚叶子沫是什么样的人了。

  别说好几个蛋糕了,这女人连一口都不会吃,想吃蛋糕根本就是借口。

  “陆夫人,你有点无理取闹了。”叶子沫一脸委屈的盯着乔安好。

  如果不是很了解她,乔安好差点都觉得是自己冤枉了她。

  可她们是好几年的情敌啊,叶子沫有多么重视身材,她怎么会不知道。

  乔安好目不转睛的直视着她,冷冷的道:“以后不要再买蛋糕回来了,爷爷有糖尿病,我不相信你不知道。”

  “他有糖尿病关我买蛋糕什么事?”叶子沫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乔安好,原本她都已经打算走了,又折返了回来。

  “你还真是没有良心啊,那既然这样,陆家你就别准备呆了。”

  但凡威胁到爷爷身体的,都不可以留下。

  既然叶子沫故意装作不懂,那她也就真的不想跟叶子沫客气了。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就大步离开。

  “乔安好你别欺人太甚了,我只是想吃蛋糕,这有什么错吗?”

  身后传来了叶子沫的声音,然而乔安好却连搭理都不搭理,径直开门离开了。

  可刚出去,她便感觉脚下一轻,整个人重重地朝前方摔了过去。

  糟糕!

  乔安好暗叫不好。

  如果按照这个力度摔下去的话,别说是脸上摔伤了,恐怕身上也得伤。

  这样的话,她还怎么去江南制药厂?

  可现在已经来不及多想了,乔安好只能闭上了眼睛,承受着疼痛的到来。

  “小心——”

  身旁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,紧接着乔安好便重重摔在了那人身上。

  两人一起倒地,她的脸也贴在他的脸上。

  那人身上的味道越发的陌生,就算没有看到对方的脸,乔安好也知道不是陆子熠。

  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现在就……”

  在抬头准备起身的那瞬间,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双修长的腿,乔安好心中咯噔响了一下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
  “你们还真有闲情逸致。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,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可任谁都听得出来,在那平静之中有着汹涌着的愤怒。

  乔安好赶紧从陆子华身上下来,别扭的道:“多谢小叔帮忙,要不然我就摔惨了。”

  话落,她头也不抬地准备离开,刚要与陆子熠擦肩而过时,就被一只大手拉住了。

  “谁允许你走了?”迷人性感的低音炮倏地在她耳畔响起。

  可这一回,乔安好没有陶醉在他的声音中,而是有些生气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