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组织好语道:“不走留在这干嘛?继续尴尬?”

  她不相信陆子熠看不出来,是叶如烟故意将她绊倒的。

  如果不是陆子华及时出现,恐怕现在摔得狗啃屎的就是她了,她真的不知道陆子熠凭什么还能嘲讽她。

  “原来你也知道尴尬。”陆子熠冷笑一声,忽然俯身在她耳边道:“你们刚刚,还真像一对啊。”

  “陆子熠!”

  乔安好这回是真的怒了,退后了几步,愤怒的瞪着他。

  说不生气肯定是假的,但更多的还是委屈,她真的没想到自己在陆子熠心里是那种人。

  换句话来说,就算她想吸引陆子华的注意,也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吧。

  “你跟我过来。”

  陆子熠可能也看出了她的委屈,上前拉着她,强行将她拉回了自己房间。

  两人走了以后,陆子华这才从地上起来。

  叶如烟赶紧上前关心的道:“儿子啊,没有摔疼你吧,你说你也真是,干嘛要帮忙啊。”

  “我没事,妈,你下次别再做这种小动作了,他毕竟是我哥的老婆。”陆子华淡淡的道。

  在说到后面这句话时,连他自己都能听到心碎的声音。

  纵使他再不愿意承认,可这就是事实。

  纵使他再放不下这个女人,可这女人已经永远不可能属于他了。

  “你这说的什么胡话,你哥什么时候承认她是他的老婆,我们陆家什么时候承认过了?”叶如烟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。

  当初如果不是陆老爷子喜欢乔安好,再加上乔安好是shizhang千金,她肯定不同意。

  现在乔家落寞了,乔安好一文不值,她就是不承认有这个儿媳妇。

  似是没想到叶如烟这么过分,陆子华皱眉道:“妈,你不要对她有这么大的偏见好不好,你别忘了以前你是怎么捧着人家的。”

  乔安好刚嫁进来的时候,叶如烟像伺候太后似的伺候人家。

  当然了,乔安好还是好儿媳的,每次都对叶如烟很尊重。

  可是现在呢,乔家刚一倒闭,叶如烟的态度立马就转换了,变得连他这个儿子都快不认识了。

  “哼!那时候她是shizhang千金,可以给我们家带来利益,现在她什么都不是了。”叶如烟冷哼一声。

  她还真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啊,完全将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  陆子华已经彻底无语了,沉声道:“随你怎么便吧。”

  他真是一刻都不想跟叶如烟单独呆下去了,话刚说完便赶紧离开。

  看到陆子华对自己的态度,叶如烟咬着牙道:“全都反了,乔安好就是个扫把星!”

 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,她儿子绝对不会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。

  叶如烟越想便越恨乔安好,把所有的罪责和不满都怪到了她头上……

  外面的事情,乔安好一概不知。

  因为她已经被陆子熠强行带到房间了,而且还被紧紧的控制着。

  他将她抵在墙角,不容她躲开,却又一不发,静静的耗着。

  “你带我进来,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片刻后,乔安好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,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陆子熠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那双平静无波的寒眸下闪过了一抹异样,低声道:“他碰到了你哪里。”

  什么?乔安好诧异的看着他。

 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  觉得她跟陆子华有染呗?

  乔安好气的脸色铁青,咬着牙开了口:“全都碰到了,刚刚我俩怎么样你也看到了,还有什么好问的?”

  “全都碰到了!”陆子熠眉头紧皱。

  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那股气息直接朝着乔安好侵袭而来,令她不得不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“现在立刻马上洗澡,必须把自己洗干净,我不想闻到他的味道。”

  本以为陆子熠会说出很多绝情的话,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让她去洗澡。

  这波操作是什么鬼?她怎么听不懂呢?

  见乔安好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,陆子熠反倒有些不自在了,再度开口:“快点去洗澡。”

  “刚刚是陆子华救了我,要不然我现在可能就受伤了,况且他又不是什么病毒,我……”

  为什么偏偏现在要去洗澡啊?

  “作为我的女人,身上留着别的男人味道,你觉得合适?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。

  紧接着对着她,一字一字的道:“快去洗澡。”

  这一回,乔安好爽快的点了点头。

  在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时,乔安好心中有着莫名的开心,这是不是说明……

  陆子熠已经开始在乎她,不想让她跟别的男人亲密接触了?

  胡思乱想也好,自作多情也罢,至少他现在确实说了这样的话了。

  乔安好一路小跑着到了浴室,可忽然想到这不是她的房间,又折返了回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陆子熠不解的道。

  “这不是我房间,我没法洗澡。”乔安好羞涩的垂下了头。

  就算看不见自己的脸,她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脸有多红了,当然不好意思看他。

  原来是这样。

  陆子熠薄唇微扬,露出了一抹邪魅的弧度,“我拿我的衬衫给你穿。”

  “你的衬衫?”这是不是不太好?

  两人从结婚到现在,虽然发生过两次关系,可好像从未这么亲密过。

  乔安好从很早之前就幻想过,自己跟他同住一室,然后穿他的衣服。

  可如今要实现了,她反而觉得像是在做梦,不太符合实际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嫌弃我?”陆子熠脸上的笑容缓缓被其收敛。

  他难得主动对她好一点,结果怎么感觉,人家不愿意接受呢。

  闻,乔安好立马摇头道:“我不嫌弃,我去洗澡,你拿一件衬衫给我。”

  话还没有彻底说完,乔安好就朝着浴室走去了。

  看着那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,陆子熠笑着摇了摇头,漆黑深邃的凤眸深处,有着难掩的宠溺。

 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,陆子熠便一秒严肃,总觉得有些事情确实该说清楚了。

  再这样下去,对她们谁都不好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