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为什么要放开你?是你给我看的。”陆子熠的声音越发沙哑浑厚。

  只是听着他的声音,乔安好就觉得心都要被融化了。

  她真的好爱这个男人,他的一切都好爱,哪怕是声音,都让她无法自拔。

  可尽管如此,乔安好还是努力保持镇静,咬着牙道:“我,我只是验证我不是飞机场。”

  “是么,为何我觉得你在gouyin我?”

  陆子熠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直视着他,不给她逃避的余地。

  越是这样,乔安好越羞涩,小脸红的已经快要滴出血来了。

  “女人,是你自己在玩火,不能怪我。”

  陆子熠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,性感的薄唇霸道的覆盖而下,狠狠吻住了她。

  对着这样的绝世美人还不起反应,那他就不是男人了。

  “唔唔……”

  乔安好还没有所反应,就被他深深的吻住。

  刚开始她还试图挣扎着,可男人的力道太大了,实在不是女人能够抵挡得了的,无奈之下只能放弃。

  浴室内的热气本该慢慢消散,可因为二人之间的缠绵,温度再次升高。

  原本只是简单的热吻,可越往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,他的手触碰上她的身体,根本无法再收手。

  “乔安好……”

  情乱之际,陆子熠忽然收了手,讳莫如深的眼神紧盯着她,薄唇轻启:“你愿意吗?”

 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他竟然还在询问她的意思。

  原本乔安好还有一丝犹豫,可在听到他的话时,却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愿意。”

  这个场景她等了好长时间,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等到了。

  可是……她感受到了陆子熠的温柔。

  心乱了也好,自作多情也罢,她现在只想做着现在最想做的事情。

  其他的什么都不想想了,也不想计较了。

  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,陆子熠满意的笑了起来,邪魅的薄唇再度吻上了她。

  如果说前两两次都是因为酒精作祟,那这一次绝对是二人的心甘情愿。

  一次就够了。

  就算事后两人恢复冷漠,乔安好也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了……

  外面天气甚好,百花争鸣齐放,一缕缕花香透过窗户轻轻的飘了起来。

  乔安好站在落地窗前,深深的感受着春天的美好,继而自自语了起来。

  “我的春天,是不是也应该到了。”

  想到两人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,乔安好的小脸就忍不住红了起来,嘴角更是微微上扬,脸上洋溢着难掩的幸福。

  陆子熠最近对她很好,如果两人能一直如此,那该有多好啊……

  乔氏公司。

  “二小姐,今天就可以去江南制药厂了,不过你真的要调查真相吗?”沈凌开口询问。

  乔安好低头整理着资料,淡淡的道:“那当然了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。”

  早点查到真相还父亲清白,父亲就能少受一天的苦,早点从牢里出来。

  父亲一生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,可没想到最后却被小人坑了。

  无论如何,她也要把父亲救出来。

  “可如果查到的真相,就是现在的事实,你该怎么办?”沈凌神情有些复杂。

  “那绝对不可能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家人,尤其是她对她父亲的了解。

  再者,父亲没有理由陷害那个人,两人平常都没什么交际。

  沈凌显然早就知道乔安好会这么说,认真的道:“我调查过江教授了,他是夫人的初恋,夫人她……”

  “你说什么?江教授是我妈妈的初恋?”乔安好瞬间惊呆了。

  关于她爸妈的感情她不太了解,只知道这两人相敬如宾,从来没有当着她的面红过脸。

  这样的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因为感情,而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?

  “我也是刚刚调查到,因为有人看到,夫人悄悄去医院探望故人,而那个人就是江教授。”沈凌道。

  当年的医学事故伤害了不少人,虽然没有人因此死亡,可德高望重的江医师江教授,却成为了植物人。

  快四年了,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。

  “这件事我回去问问我妈,但该调查的还得继续调查。”乔安好异常的坚决。

  那种电视剧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为爱杀人的事情,她绝对不会相信。

  以她对父亲的了解,父亲没那么小气,就算真的吃醋了,也绝不会用这种方式解决。

  见乔安好还在坚持,沈凌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,再三道:“确定要查下去吗?”

  “沈凌你今天怎么回事,你不希望我调查?”乔安好终于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以前沈凌从来不会问她这些问题,不管她让他做什么,他都会去做。

  可今天真的异常的反常,很不对劲。

  沈凌收回了视线,叹息道:“我怕你调查下去,知道一些不该知道的事,会很伤心。”

  “我伤心的事还少吗?不在乎那一点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

  这几年她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仿佛已经经历了一生,自从父亲出事以后,每天都是度日如年。

  乔安好整理好了情绪,像个没事人似的道:“走吧,出发去江南制药厂。”

  “好。”沈凌点头。

  乔安好带着公司团队去了江南制药厂后,祈书羽就赶紧过来迎接了。

  “来的很准时,走吧,带你去见见他们。”祈书羽笑着道。

  可能因为跟乔安好太熟了,也就省了很多客套的话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,再三确认道:“你确定都是一些大佬级别的医师教授?”

  “那是自然,否则怎么配跟我一起工作。”祈书羽一脸的傲慢。

  人人都知道医学鬼才祈书羽傲慢自信,虽说他有那个资本,但确实太傲了。

  可在乔安好看来,她并不讨厌他的这种傲气,反而觉得他就该有这种自信。

  到了医学研究部后,刚进去就是一股扑鼻而来的药物味。

  好在乔安好以前学习的时候,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,否则肯定难以接受。

  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乔氏的老总乔安好,以后大家会经常见到。”祈书羽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