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早就听闻乔总的大名了,今日亲眼所见,真是比电视上的还要年轻漂亮啊。”

  “是啊,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大的成就,不愧是前shizhang千金。”

  “人生赢家也不过如此了,乔总还是陆夫人呢,陆总的女人肯定是相当优秀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家刚看到乔安好就不停的吹捧着,刚开始还会说她自己的本事,但到后来,说的全都是陆子熠了。

  果然还是陆子熠脸大啊,不管到哪儿都是相当的有名气。

  当然了,江南制药厂已经被e.s.收购了,他们倘若连陆子熠都不知道,那才令人诧异。

  “带我看看里面吧。”乔安好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  虽然她知道陆子熠很厉害,看实在不想听这些人说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祁书羽点头附和。

  乔安好一直朝着里面走,不单单是想看看这里面的研究成果,更想找一些年纪大点的人。

  听说当初知道真相的没有几个,除了几个医师教授之外,其他的就是年龄大的员工了。

  经过她这几年的调查,发现有些老员工已经被遣散到了江南制药厂,紧跟着来的还有几个医师。

  如果能从这些人口中得知什么,想要知道当年的真相,也就很快了。

  “我能自己进去看看吗?带我去制药部吧,我跟他们聊聊。”乔安好忽然开口提议。

  在场的这几个医师,一看就是精明的人,很难被她套到什么话。

  看来只有找流水线的员工询问,才能有可能调查到一点了。

  祁书羽显然不太理解,挑眉道:“为什么想要去看流水线啊?”

  “既然两家合作,我当然要看你们的生产线了,不知己知彼,怎么能更好的设计销售方案呢。”乔安好笑着道。

  虽然觉得她的目的不仅如此,但祁书羽还是答应了,并且亲自带她过去。

  “想知道什么自己去了解,我对你家以前发生的事儿不是太懂,帮不了你。”

  在乔安好即将进去之前,祁书羽忽然开了口。

  闻,乔安好的身子猛烈的颤抖了一下,眉头紧皱。

  愣了好久方才转身看他,沉声道:“你调查我?”

  “这种事还需要我调查么,百度上都有,所以我也希望你能抓紧调查清楚。”祁书羽无奈的笑了笑。

  乔安好就是对家里人的事儿太敏感了,稍微听到点什么都会往坏的方面想。

 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抱歉的道:“不好意思,我忘了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们是朋友,我不会跟你计较,快点进去吧。”

  祁书羽还是相当大度的,冲着乔安好挥了挥手后就离开了。

  方才祁书羽的话提醒了她,她父亲的事情大家几乎都知道,毕竟当初闹得沸沸扬扬。

  想要找人问清楚,恐怕比登天还要难。

  看来,必须找个权威的人跟她一起来,强行逼迫的话或许能问的出口。

  “算了,还是先进去试试吧。”

  尽管已经猜到结果了,可乔安好还是想先碰碰运气,如果有人愿意告诉她,那当然再好不过了。

  制药厂里的流水线相当麻烦,审核的过程也很复杂,每个人都害怕出现一点差错。

  毕竟这是药物,不是简单的东西,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。

  可是这里的人太多了,到底该找谁问呢?

  乔安好环顾了一下四周,最后只能定格在了主管身上,朝着他过去了。

  “你好,我是乔氏公司的人,过来视察情况。”

  主管盯着乔安好看了一眼,立马慌张的道:“原来是陆夫人啊,可以视察情况的,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。”

  “你确定都能回答我?”乔安好忽然饶有兴致的盯着他。

  如果能从主管这探到什么消息,那应该再好不过了吧。

  主管立马点了点头:“那当然了,您可是陆夫人啊,我当然不可能跟您撒谎的。”

  “那我问你,你还记得谁是当初从别的医药厂分过来的?”乔安好也毫不客气。

  既然说了不管她问什么都能回答,那哪有不问的道理。

  主管低头沉思了片刻,摇头道:“这我肯定是不记得的,不过我们有分配名单。”

  “名单在哪里?”乔安好有些激动。

  如果是看分配名单的话,那就更加方便了,就算对方辞职了,她也可以找到对方家。

  “陆夫人稍等片刻,我现在就去找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爽快地应了下来。

  看来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糟糕,陆夫人这个名号果真是好用。

  只要能够拿到那份名单,调查就算有了进展,她也就没有白接下这个项目了。

  没过多久,主管就拿着名单走了过来。

  “大部分名单都在上面,不过有几个人的不见了,我也不知道是被谁涂了。”

  主管的脸色有些难看,看样子他也觉得奇怪,想不通姓名和联系方式会被涂掉。

  “哦?还有这种事?”乔安好皱眉。

  不知为何,她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如果说那几个人是被故意划掉的话,那很有可能这几个人跟当年的事情有关。

  这么说来,就更加证实她父亲是被诬陷的了,可到底是谁在背后动的手呢?

  乔安好仔细翻了翻名单,询问道:“这份名单还有谁看过?”

  “嗯……江南制药厂刚被收购的时候,陆总看过这份名单,好像还有几个董事,我也忘了。”主管认真的想了想。

  听到主管的话后,乔安好的神情更加凝重。

  陆子熠为什么会看这份名单?

  是想帮助她调查真相,还是不想她调查?

  这个问题不停地萦绕在乔安好心头,看来也只能找陆子熠,才能把情况问清楚了。

  “你先下去忙吧,我好好看看这份名单。”

  乔安好冲着主管挥了挥手,主管便赶紧下去巡视工人了。

  她也没有闲着,将名单一页一页的拍了下来。

  不管这些人有没有用,都得让沈凌去查查,不能漏掉任何线索。

  从江南制药厂离开之后,乔安好就回到了公司,把这几张照片传给了沈凌。

  “二小姐,这是什么?”沈凌不解的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