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是她现在身上脏兮兮的,总不能穿这身衣服过去开门啊。

  可外面门铃声不停的响起,很显然陆子熠很着急,要是等换了衣服再去开门,他应该会因此生气吧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只能硬着头皮过去,刚开完门就转过了身。

  “抱歉,我刚刚被吐了一身,所以过来开的有些晚了。”

  还没看到来人是谁,乔安好便开始道歉。

  “那你就抓紧去洗澡换衣服啊,我给你们买了点夜宵,饿了就吃点。”

  身后传来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,乔安好当下便有些小小的失落。

  来人是风翊寒,陆子熠是永远不会这么温柔的,他只会责怪她想到自己。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“好,那你帮我先照顾她一会儿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赶紧到夏薇薇的卧室挑了一身衣服,然后就进去洗澡了。

  可能是因为身上味道太重,乔安好洗了好长时间,已经忘记陆子熠要过来了。

  “叮叮——”

  外面再度响起门铃的声音。

  风翊寒虽然有些诧异,但还是过去开门了。

  门打开后,两个男人四目相对,显然都不太相信会遇到对方。

  “陆子熠?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  反应过来以后,风翊寒这才恢复了冷静,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陆子熠没有说话,寒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,紧接着便直接走了进去。

 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在没看到乔安好后,这才皱眉道:“她人呢?”

  “在卫生间洗澡呢。”风翊寒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话刚说完他便意识到不对劲了,感觉有股寒气朝着自己侵袭而来。

  察觉到那抹目光来自陆子熠后,风翊寒这才赶紧解释道:“她被夏薇薇吐了一身,所以只能去洗澡,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  “她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,你无需解释。”陆子熠明显松了口气。

  虽然他一直都很嘴硬,但终究还是被风翊寒察觉到了。

  风翊寒低头沉思了片刻,认真的道:“我今天可以给你撂个底,我不喜欢安好,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。”

  “哦?真的不喜欢?”陆子熠挑眉看他。

  漆黑深邃的寒眸目不转睛,似是想从风翊寒脸上发现什么。

  许是被看的不自在了,风翊寒这才又道:“我们两家从小关系就很好,我把她当成妹妹,就算喜欢也是对妹妹的喜欢。”

  “我喜欢的另有其人,绝不会是乔安好。”

  他说的异常的认真,再说这句话时,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子熠。

  如果不是真的很坦然,谁敢这么镇定自若的对着陆子熠说这种话。

  陆子熠收回了视线,淡淡的道:“那以后就少跟她接触,她不需要有哥哥。”

  “如果你能对她很好,她不会想到找我。”风翊寒坦然交代。

  本来这种事情,女方第一想到的应该是老公,可乔安好却没有找陆子熠。

  这不能说明她不爱他,只能说明她不想麻烦他,他不爱她。

  “陆子熠我认真的问你一句,你真的要跟她离婚吗?”风翊寒再度开口。

  这个问题显然把陆子熠问住了,俊脸之上神情变化多端,很难让人猜到他在想什么。

  片刻后,就在风翊寒以为他不会回应时,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。

  “我不会跟她离婚,其他的你无需多问,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陆子熠的态度一如既往的不好,像是在对一个下人说话。

  风翊寒眉头微眯,严肃的道:“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,如果你敢辜负她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稍微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又道:“风家的实力你也清楚,就算两败俱伤,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  把该说的话说完了之后,风翊寒也就不想留下来当两人的电灯泡了。

  他走了以后,陆子熠陷入了沉思。

  想的最多的应该就是跟乔安好的婚姻,毕竟两人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啊。

  他一直想要的就是离婚,可如今真的要离婚了,他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。

  “寒哥哥,你不用在这照顾薇薇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刚从浴室出来,乔安好就开了口。

  她只看到沙发上有人,但没看清楚,不知道对方是陆子熠而并非风翊寒。

  闻,陆子熠终于从思绪回过了神,冷声道:“谁是你的寒哥哥。”

  额……这不是风翊寒的声音。

  这明明就是……陆子熠的?

  乔安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裹着浴巾赶紧到了客厅,果真对上了陆子熠那张冷酷的俊脸。

  “你怎么真的来了?风翊寒呢?”

  她应该没有失忆吧,之前来的人明明就是风翊寒,根本就不是陆子熠啊。

  没想到乔安好出来就问风翊寒,陆子熠心里有些不舒服,起身逼向了她。

  可能是下意识的,乔安好不停的往后退着,最后退到了墙角,咽了咽口水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“作为人妻,你该做什么你不懂?”陆子熠挑眉看她,话语听着像极了调侃。

  每每听到这种调侃的话,乔安好就会不自觉的想到那天浴室的情景。

  她再次咽了咽口水,结结巴巴的道:“我现在该照顾薇薇,其他的就不提了。”

  “那女人喝醉了,睡着了,不用你看着。”陆子熠完全否定了她的借口。

  这家伙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,根本就不给她反驳的机会。

  尽管如此,乔安好还是认真的道:“风翊寒呢?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多,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谢谢呢。”

  “他已经走了,谢谢留着以后再说吧。”陆子熠已经明显的不耐烦了。

  如果乔安好在提风翊寒一个字,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。

  闻,乔安好点了点头:“那就好,看来你们相处的不错。”

  她担心的可不是风翊寒有没有离开,而是这两人遇见有没有吵架。

  对于陆子熠她还是有些了解的,即便他不喜欢她,只要她一天是陆夫人,就不允许别的男人觊觎她。

  “你希望我们打架?”陆子熠真是聪明,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