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当然不希望了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便说了出来。

  她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跟对她好的人打架呢。

  乔安好撇了他一眼,之后便动手擦着头发,举手投足间尽是诱人的魅惑。

 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,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裹着浴巾,这对于男人而,真的是一种无法喻的诱惑。

  陆子熠盯着她打量了一眼,薄唇忽然微微上扬,低声道:“在男人面前穿成这样,谁这么教你的?”

  “我……”乔安好顿了顿,组织好了语后,这才认真的解释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在的人是风翊寒,刚要换衣服就听到了你的声音,所以我就没换。”

  事实确实是事实,可从她嘴里说出来,却是相当的暧昧。

  仔细想想感觉说的不对,乔安好这才又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”

  “所以你在故意gouyin我?嗯?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打断了她。

  他慢慢的逼近她,这回彻底将她逼到了墙角,伸手撑在了墙上,将她禁锢在了怀中。

  磁性的低音炮不停的在耳边回荡着,乔安好极力的深呼吸着,眼神也不停的闪烁。

  想要跟他解释清楚,可仔细想想,又怕越解释越乱。

  “不说话,那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

  薄唇处的笑意越发明显,陆子熠慢慢的俯下了身,薄唇离她的红唇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可能是真的慌了,乔安好赶紧拦住了他,“我们不能再这么做了。”

  “怎么,还在回味之前的感觉?”陆子熠坏笑着,低沉的话语中有着难掩的调侃。

  乔安好的小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,她努力的深呼吸着,花了好长时间,方才恢复了冷静。

  抬头直视着他,认真的道:“陆子熠,你不是最讨厌碰我吗?”

  这真的是她发自内心的问话,也是她目前对陆子熠最大的不解。

  结婚那么长时间他从未碰过她,可短短的一个月之内,他们却发生了两次关系。

  女人都想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,她也不例外,只想知道陆子熠对她的真实感受。

  陆子熠忽然松开了她,冷笑了一声,“你若这么觉得,那便这么觉得。”

  他还是跟以前一样,不喜欢解释,更不喜欢表达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。

  尽管知道他会很冷漠,可当听到他的话时,乔安好还是很难过。

  “嗯,你现在确认我在薇薇家了,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

  乔安好下了逐客令。

  她不是不想看到陆子熠,而是害怕自己意乱情迷,再次做出伤害彼此的事。

  演戏终究是演戏,合同一到,他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。

  可是,她心里还是有着期待,期待着陆子熠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  “乔安好,你是在赶我走吗?”陆子熠不敢置信的挑眉看她。

  想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陆总,什么时候被女人下过逐客令。

  更何况这还是曾经拿命爱他的人。

  对上了他的视线,乔安好立马就心虚了,小声的嘀咕道:“是你说你讨厌我的。”

  “讨厌你会跟你和解?”陆子熠气极反笑,竟是一脸的无奈。

  真不知道这女人天天都在想些什么,怎么脑回路会这么奇怪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认真的道:“讨厌我跟讨厌碰我是两回事儿。”

 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强调着,就是想要听听陆子熠的回答。

  眼中的期待一点一点的加深,心脏也噗通噗通狂烈跳动个不停,只要他说喜欢她。

  哪怕只有一点点,她也没有任何的遗憾了。

  “不讨厌你,也不讨厌碰你。”陆子熠轻声解释,话语听起来平静无波。

  这个回答确实不错,可乔安好并不怎么满意。

  她想要的是他对这份感情的回答,而不是单纯的回答字面上的意思。

  但想到陆子熠之前对她的态度,乔安好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。

  转念一想忽然想到了什么,打趣着道:“那你不怕我怀孕吗?”

  如果她怀孕了,有了陆家的子嗣,以爷爷的个性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们离婚的。

  有了孩子,陆子熠就有了束缚。

  这一点他们都很清楚,可上一次发生关系,却依旧没有防护措施。

  “不怕,老爷子那么想要孩子,要真怀孕了也是一件好事。”陆子熠神情淡然,好像丝毫没有受此影响。

  “可我们离婚了,孩子归谁?”乔安好的话语听着有些激动。

  很显然这是她在意的,也是目前在考虑的一点。

  上次浴室结束之后,她才发现两人都没有想到措施。

  倘若她真的怀孕了,后果不堪设想,她也不想再触碰到陆子熠的逆鳞了。

  “一个不够分,那就再生一个,离婚了一人一个,你觉得如何?”

  明明是很认真的问题,可陆子熠的回答却是那么的不着调。

  乔安好撇了他一眼,“如果能生两个孩子,那为什么还要离婚。”

  现在都已经离婚了,说太多都没什么用,别说生两个孩子了,就是一个都很难。

  “陆子熠,你想跟我离婚吗?”

  乔安好也不知道怎么了,明知道这个问题不能问,可还是问出了口。

  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,陆子熠陷入了沉思,许久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等了片刻后,乔安好实在等不下去了,故作不以为意的笑着道:“不用为难自己,当我没问就好。”

  “我先去换个衣服。”

  乔安好随便找个借口离开,可忽略了旁边的茶几,不小心撞了一下。

  匆忙之际,她赶紧起来,可浴巾却不小心掉了下来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“喂,乔安好。”

 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乔安好慌慌张张的想要捡起浴袍,可浴袍却被起身的陆子熠踩在了脚下。

  乔安好又羞又急,紧张的道:“陆子熠,快点松开你的脚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子熠应声。

  见状,乔安好赶紧弯腰捡浴袍,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后方摔去。

  可能是下意识的,她顺手拽住了陆子熠,陆子熠完全没有防备,也随着倒了下去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一道尖叫声响起,乔安好摔在了沙发上,陆子熠侧身倒在了她身上,大手正放在了她心口那里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