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陆子熠,你……”乔安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。

  怎么会每次都这么巧,每次摔倒都这么尴尬,她跟陆子熠难道真的不能同处吗?

  陆子熠显然也有些尴尬,松开了手,故意轻咳几声,淡然道:“是你害我摔倒的。”

  好像也对啊。

  确实是因为她下意识的拽了他一下,所以陆子熠才会摔倒。

  若非如此,应该也不至于这么尴尬。

  想清楚了以后,乔安好这才努力恢复了冷静,“那真是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“无碍,补偿我就行。”

  低沉醇厚的话语中隐约夹杂着一丝笑意,显然是在故意调侃她。

  乔安好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不要脸,咬牙切齿的道:“我为什么要补偿你?”

  “因为你害我摔倒,所以你要补偿。”陆子熠不紧不慢的道。

  如果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话,她还真以为这家伙说的是对的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压抑了情绪,“可是你不小心碰到了我,我们是不是可以扯平?”

  “你的过错导致的,为什么要扯平?”

  额……仔细想想的话,好像确实也没错。

  可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呢?

  乔安好仔细梳理了一下,只能妥协的道:“那就当我没说,跳过这个话题。”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低沉的话语中有着难掩的霸气,根本不给乔安好拒绝的机会。

  可他越是这样乔安好越不想听话,一想到自己的浴袍还没有裹好,她便赶紧裹上了浴袍。

  许是不知道该怎么搭理他了,乔安好想要逃避,然而刚准备走就被拉回。

  “喂——你到底要干嘛?”

  乔安好是真的有些怒了。

  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发生的,又不是她故意而为之,她本就不该补偿他。

  可陆子熠根本顾不上这些,依旧坚持,“不想干嘛,补偿我就好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看,你希望我怎么补偿你?”

  乔安好是真的懒得再跟他计较了,再说下去,恐怕真的会崩溃。

  俩人好不容易和好如初,她不想惹怒他。

  毕竟像陆子熠这样的人,变化无常,说翻脸就有可能翻脸。

  为了陆夫人这个身份,绝不能得罪他。

  “这次的补偿先欠着,什么时候想起来再告诉你。”陆子熠淡淡的道。

  闻,乔安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,忍不住小声嘀咕道:“想不到补偿还要补偿,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陆子熠挑眉看她。

  “没说什么啊,你……”

  “呕——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房间里就传来了夏薇薇呕吐的声音。

  两人这才意识到,还有一个醉酒的人。

  乔安好顿时觉得很尴尬,赶紧道:“我去照顾薇薇了,没事的话你就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想到补偿了,今晚我留下来,你给我做晚饭。”

  本以为陆子熠也不想在这里待着,可没想到却传来了这个消息。

 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陆子熠那么愿意跟她共处一室了?

  乔安好忽然想到了什么,饶有兴致的道:“陆子熠,你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?”

 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乔安好的心脏扑通扑通狂烈跳动个不停,像是下一秒就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  明明问的时候她是很有兴致的,可问完了以后又相当害怕。

  万一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,那该怎么办?

  她的心早就已经遍体鳞伤,真的不想再被这个男人再次伤害了。

  “喜欢能如何,不喜欢又能如何?”

  陆子熠的回答模棱两可,并没有直接告诉她。

  可即便如此,乔安好也能猜到了,唇角不禁勾起了一抹苦涩的弧度。

  尽管心里难过,可还是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,耸了耸肩道:“好吧,我不会再问了。”

  既然人家不想回答,那她为什么要继续追问。

  最后得到的答案,只不过是涂加伤悲罢了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似是察觉到她生气了,陆子熠这才开口询问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,我去照顾她。”

  “乔安好。”

  她刚走几步,身后就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停下了脚步,但却并没有回头看他。

  她并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,可是也没有丝毫的期待。

  期待值已经过了,就已经无所谓了。

  “我的眼中有你的存在。”

 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却是让乔安好的身体猛烈的颤抖了一下。

  她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起来,鼻子酸酸的,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  嫁给他三四年了,从未听过他说这种话。

  从他口中听到的,除了冷漠还是冷漠,他从不舍得把一丝温柔给她。

  可是现在,他的眼里终于有了她,在他的世界里终于有了存在感了。

  “我不懂何为喜欢,但我知道,你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人,你也没有那么不好。”

  许久没有听到乔安好说话,陆子熠这才又接着道。

  可能是听到他夸赞她膨胀了,乔安好故意打趣道:“慢慢了解我,你很有可能会爱上我。”

  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陆子熠勾唇浅笑。

  没想到他会配合她说话,乔安好是真的觉得陆子熠变了好多。

  这样的他不再高高在上,变得更加有人情味了,好像自己与他离得更近了一步。

  如果不是亲口听到这些话,谁能想到那个不可一世的e.s.总裁大人,会对她温柔。

  他所赠予的温柔,曾经都是给了叶子沫啊。

  “呕——”

  房间里再次传来了呕吐的声音,看样子夏薇薇是真的醉得很难受。

  这一回乔安好不能再逗留了,指着房间对陆子熠道:我去照顾她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点头应声,接着便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。

  看他的样子,今晚是确定要留在这里了,压根就没有离开的架势。

  乔安好撇了他一眼,唇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,心里有了强烈的满足感。

  如果两人能一直这样下去,或许那份离婚协议书,也就可以无效了。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心情甚好,赶紧到房间去照顾夏薇薇了。

  “穆尘……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