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薇薇迷迷糊糊的叫着穆尘的名字,很显然这个名字已经刻在了她的心里。

  原本心情愉悦的乔安好,瞬间就觉得很心疼她,好想现在就把穆尘叫来。

  “穆尘,你不要走好不好……”

  夏薇薇一直在自自语着,看样子应该是做梦梦到穆尘了。

  无奈之下,乔安好只能走到了她身边,认真的道:“穆尘他不在这里,好好休息好不好?”

  “穆尘——”

  睡梦中的人怎么可能会听懂她说话,夏薇薇还在自自语着。

  闻,乔安好是真的心疼了,帮她擦拭好脸上的脏物后,这才到了客厅。

  “问你一件事,穆尘现在有女朋友吗?”

  乔安好目不转睛地盯着陆子熠,不想错过他脸上的丝毫情绪。

  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问,陆子熠顿了顿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就想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,还有他为什么不喜欢薇薇。”乔安好紧咬着下唇。

  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,上一次几个人聚会的时候,她真的感觉穆尘是很喜欢夏薇薇的。

  可既然很喜欢,为什么会有女朋友呢?

  如果他有喜欢的人,又为什么要招惹夏薇薇?

  这一系列的疑问真的让乔安好很痛苦,早就已经想问了,只是不敢问夏薇薇。

  陆子熠摇了摇头,淡然道:“他的感情我不清楚,你若真想知道,可以去问他。”

  “好啊,那你现在就把他叫过来。”乔安好现在正在兴头上。

  她真的从来没有见夏薇薇那么难过,哪怕当初分手从国外回来,也不会醉成这样。

  陆子熠紧盯着她,皱眉道:“你认真的?”

  如果这个时候把穆尘叫过来,他真的不敢保证后果会是什么样的。

  更何况这是两人感情的事情,旁观者没有办法插手,否则最后只会很尴尬。

  “我认真的,把他叫过来吧。”乔安好一脸坚定的看着他。

  既然夏薇薇已经那么痛苦了,她当然不希望穆尘好过。

  或许就是闺蜜之间的报复吧,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别人伤成这样,她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穆尘的私事,该由他自己来决定。”

  很显然,陆子熠并不想把人叫来。

  倒不是不想帮乔安好,只是不想事情闹大,惹得双方都很不愉快。

  “你说的道理我都懂,可我现在很不舒服。”乔安好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余光不自觉地撇下了房间,她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到夏薇薇呓语的声音。

  除了穆尘那两个字,真的很难听到别人的名字了。

  到底是爱的多深,才能够如此啊。

  “找时间我会安排他俩见面,好好的把话说清楚,现在我们就别管了。”

  陆子熠显然还在坚持自己的意见,根本不想把穆尘叫来。

  本来乔安好想继续坚持的,但看到陆子熠坚定的神情时,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  她果然没办法跟陆子熠犟到底,也知道他绝对不会因她而改变。

  只要他不想把穆尘叫过来,也绝对不会让她叫他的。

  乔安好叹息了一声,“我不叫他了,不过我今晚确实没心情跟你做饭。”

  她说的是实话,也不想强颜欢笑。

  “嗯,那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她吧。”陆子熠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,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尽管她不想给他做饭,可也不想陆子熠离开啊。

  刚听到他要离开,乔安好便一肚子的火气,只能强忍着道:“那你走吧。”

  想走的人留不住,她也无需多。

  陆子熠确实也没有多说废话,直接就开门离开了。

  如同刚开始来的一样,淡淡的来,轻轻的走,悄无声息的好似从未来过。

  他刚走后,客厅内好似瞬间冷沉了几分,那种莫名的失落感瞬间袭来。

  果然,他在她心中的分量从未变过。

  整个一夜乔安好都没好好入睡,想到自己之前对陆子熠的态度,她总觉得过分了。

  明明他对她已经比以前好多了,可她却想要的更多,想让他更加的体谅她。

 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变成这样了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第二天一早,乔安好不是被闹钟叫醒的,而是被电话吵醒的。

  本以为是沈凌打过来的,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穆尘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“她怎么样了?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了穆尘的声音,尽管隔着电话,依旧能听出其中的担忧。

  看来陆子熠终究把这件事告诉了穆尘,要不然他不可能知道。

  乔安好莫名觉得心里有些安慰,轻声道:“她现在睡得很香,只是夜里太闹腾了。”

  照顾醉酒的女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她已经数不清晚上洗了几次澡了。

  好几次夏薇薇都吐到了她身上,那种感觉简直难以喻。

  “谢谢你照顾她。”穆尘感激的道。

  闻,乔安好顿时急了,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:“你跟她是什么关系?你为什么要谢谢我?”

  说句不好听的,两人现在已然是桥归桥路归路,他本就不该说这些话。

  这个问题显然把穆尘问住了,电话那头许久没有传来声音。

  就在乔安好以为他不打算回答时,那头传来了穆尘的声音。

  “照顾我的前女友,当然要感谢你。”

  “只是前女友那么简单吗?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要跟她分手?”

  乔安好追随着话题问了一下,她是真的很想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。

  之所以不问夏薇薇,是因为不想让她揭开伤口,问穆尘的话她倒是没什么压力。

  “我们的事你不用管,总而之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话刚说完,穆尘就将电话挂断了。

  看样子应该是不希望乔安好继续问下去,但他越是如此,乔安好越觉得不对劲。

  或许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,否则绝对不会一直躲避这个话题。

  只是两人都不愿意说,她也不好意思再问。

  想到陆子熠将此事告诉了穆尘,乔安好犹豫了片刻,这才给他打了电话。

  电话许久没人接听,乔安好正准备挂断,那头便想起了女人的声音。

  “子熠他现在有事儿不能接听,请问你有什么事吗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