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准备去哪儿?”

  陆子熠朝房间里扫了一眼,无意间看到了她收拾好的行李箱。

  闻,乔安好看了一眼行李箱,解释道:“公司出差。”

  “去哪里?”陆子熠询问。

  “去的地方也不远,过几天应该就能回来了。”乔安好敷衍的解释着。

  她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跟他解释,可也不想说自己要去郊区。

  虽然知道陆子熠不一定会担心她,她还是不想告诉他。

  自己过去冒险就算了,绝对不能连累别人。

  “具体地方。”陆子熠继续逼问。

 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不错过她脸上的丝毫情绪。

  乔安好被问的有些烦了,沉声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么多?”

  她就是不想告诉他去哪里,陆子熠什么时候那么多管闲事了?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态度这么差,陆子熠皱眉:“你有事瞒我。”

  这句话完全是肯定句,并非否定句。

  聪明人果然对什么事都很敏感,陆子熠明显知道她有事了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再三犹豫后,低声道:“我要去调查线索。”

  现在已经瞒不了陆子熠了。

  只要他想知道,分分钟都会查到。

  “去哪里调查?郊区?”陆子熠紧盯着她。

  似是没想到陆子熠也知道这个,乔安好一脸的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别想着去郊区了,免得到时候没有救你父亲,反而害了自己。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,但那平静的话语听着却是不容置疑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乔安好真的想打退堂鼓了。

  可她终究还是紧咬着下唇,认真的道:“你不要小看我,郊区我去定了。”

  “那里很危险。”陆子熠的声音明显比之前提高了几个分贝。

  倘若不是知道那里的危险性,他也不会不允许她去。

  听到他的话后,乔安好心中有点小小的感动,总觉得暖暖的似是有一股暖流划过。

  “我知道很危险,可我必须要去。”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。

  如果有选择的机会,谁都不想去那种危险的地方,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那个人是很明显的知晴人,只有找到他,才能更快的了解真相。

  “什么时候去?”陆子熠再次问道。

  乔安好低头沉思了片刻,“明天早上就去,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。”

  “你跟谁一起去?”陆子熠一直都在问问题。

  “当然是我自己去了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人跟随,那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啊。

  陆子熠紧盯着她,许久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许是被看的不自在了,乔安好这才又道:“我的东西还没收拾好,先收拾了。”

  话刚说完,没等陆子熠开口说话,乔安好就直接关上了门。

  似是没想到她会如此不礼貌,陆子熠的脸色逐渐变得阴沉。

  其实乔安好是故意如此的,不知为何,她忽然好害怕他要跟她一起去。

  如果她真的那样说了,她肯定会开心,可她不想让别人为了自己而冒险。

  “咚咚——”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。

  乔安好心中有些期待,赶紧上前开门,然而映入眼帘的却不是陆子熠。

  叶子沫一脸憔悴的看着她,“乔安好,你是不是知道子熠有别的喜欢的人。”

  别的喜欢的人?

  她说的到底是谁?难道叶子沫也打给陆子熠电话,是女人接的了?

  乔安好百思不得其解,淡然道:“我不清楚,你有疑问可以直接问他。”

  “我就是没法问他才问你的。”叶子沫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闻,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略有些无奈的道:“那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呢?”

  说句不好听的,两人是情敌关系。

  再者,叶子沫有什么资格问这个问题?

  “乔安好,我不是你最大的敌人,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子熠的过去吗?”叶子沫是真的急了。

  本来乔安好对此是毫无兴趣的,可当听到叶子沫的话后,忽然有点兴致。

  她对陆子熠的了解,其实也就是几年前,对于陆子熠年轻时候发生的事,她还真的不了解。

 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,像陆子熠这种极品长相的男人,有的是女生的追捧,只是……

  他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别人呢?

  “我跟你说,子熠以前喜欢一个女人,如今那女人回来了。”叶子沫认真的道。

  “回来就回来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乔安好故作不在意的道。

  看来今天电话里的那个女声,应该就是叶子沫口中的那个女人了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这么镇定,叶子沫皱眉:“你是陆夫人,跟你没关系跟谁有关系?”

  “原来你还知道我是陆夫人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,平静的话语中有着难掩的嘲讽。

  如果不是那女人回来了,叶子沫绝对不会找她商量。

  现在想利用她来对付情敌,这怎么可能。

  没等叶子沫开口说话,乔安好又接着道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她真的不想跟这种女人废话,不但浪费时间,还会耽误她的行程。

  “乔安好,你当真不想要这个陆夫人了?”叶子沫咬牙切齿的道。

  “我想不想要关你什么事,有本事,你先把我这个称号夺走再说。”

  乔安好连看都没看她一眼,话刚说完就直接关上了门。

  “呼!”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神情逐渐变得凝重。

  本来她已经做好计划了,可现如今心里异常的沉重,像是有块大石头砸了下来。

  如果陆子熠真的爱那个女人,她……

  是不是就该彻底放手了呢?

  “呵!”乔安好忽然冷笑一声,自嘲的道:“乔安好啊乔安好,你说过几次放手了,可曾有一次做到吗?”

  每次都很坚定的说出狠话,然而每当他对她好一点,她就全忘了。

  忘记了曾经的伤痛,满脑子都是他的好……

  “喂,沈凌,给我准备一些礼品,我明天就要去郊区了。”

  给沈凌打完电话后,乔安好长长的舒了口气,然而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脑海中翻来覆去出现的,都是电话中出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