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早点找到那个有线索的人,乔安好很早就起床上路了。

  她到了公司门口,沈凌将准备好的礼品还有吃的,全都放到了车上。

  “二小姐,我还是不放心你,还是让我去郊区找人吧。”沈凌担忧的道。

  看到还有人是真心的关心自己,乔安好心里觉得暖暖的。

 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认真的道:“这件事只能我去做。”

  如果让沈凌去的话,人家可能会觉得他们不够有诚意,恐怕去了也是白去。

  更何况她不能让沈凌去冒险,绝不可以。

  “那一定要多加小心,公司不能少了你。”沈凌不停的嘱咐着。

  乔安好点头应声,之后便开车离开。

  郊区的路程确实不太好走,临城的郊区跟别的地方的不一样,这里城市和郊区的距离离得太远了。

  来到这边郊区的路程,都像是去了别的城市,特别特别的遥远。

  连续开了五个小时以后,乔安好实在累的不行,只能先在一旁停车休息。

  “姑娘啊,这条路线是去郊区的,你去那里做什么啊?”

  这边不远处就是服务区,正好有一辆车返程过来,跟乔安好说话。

  “我去那里有点事情,叔叔,从这儿到郊区里面还要多久?”

  不知道是导航的问题还是她开的太慢了,真的感觉遥遥无期。

  “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到了,不过今晚那边有暴雨,很危险的。”老人提醒。

  恐怕也是因为天气问题,所以才从那边离开。

  一听到暴雨这两个字,乔安好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。

  好几天前她就查了天气预报,今天天气明明很好,可现在在看确实有暴雨。

  但她已经走到这里了,如果现在返程,岂不是半途而废?

  “现在这个天气变化的太快了,手机上显示的好像又没有暴雨了。”老人又看了一眼手机。

  闻,乔安好赶紧低头看了一眼,天气预报确实发生了变化。

  也许这是个催化剂吧,乔安好笑着道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,所以只能过去。”

  “那你多注意安全啊,感觉到要下雨,绝对不能去山上。”

  “谢谢叔叔,我知道了。”

  老人真的是很善良的,坐在车上不停的提醒乔安好,哪怕走了还在说着。

  路上的车辆真的少的不行,从进入郊区附近之后,就只遇到了老人那一辆车。

  休息好了以后,乔安好继续赶路。

  等她到郊区的时候,天色已经晚了下来,乔安好只能随便找家旅馆住下。

  “轰隆隆——”

  刚将行李放到房间,外面便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。

  风雨实在是太大了,即便待在房间里,乔安好也还是害怕了起来。

  她整个人蜷缩在角落,为了掩饰恐惧,房间所有的灯都开了。

  “砰——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忽然有一个灯碎掉了地上,所有的灯都熄灭,整个房间瞬间变得黑暗。

  乔安好吓得尖叫出声,心脏扑通扑通狂烈的跳着,好害怕下一秒就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  郊区果然相当可怕,乔安好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  灯坏掉了的那瞬间,她就感觉到了绝望。

  如果此刻她正在外面,后果不堪设想,恐怕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

  “轰隆隆——”

  外面电闪雷鸣,雷电的声音极其暴怒,就像是雷公发了极大的怒火,不停的在向人间宣泄着。

  乔安好吓得浑身溢满了冷汗,每次雷声响起时,都忍不住喊了陆子熠的名字。

  如果这时候他在身边,会不会好一点?

  郊区的暴雨实在下的太大,已经上了新闻,很多人都看到了。

  “临城郊区迎来三年间最大暴雨,山角已经有泥石流流下,村名恐惧万分,救援人队已经蓄势待发……”

  记者不停的报道着,而在画面中,有一辆车特别的引人注意。

  陆老爷子在家看新闻,正好此刻陆子熠回来,想到乔安好去了郊区,就顺便看了一下。

  但在看到画面中的车辆时,陆子熠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致。

  那辆车是乔安好的,车牌号她记得很清楚。

  车辆四周没有住处,难道她……

  “糟了。”陆子熠低吼出声,没跟陆老爷子打好招呼直接冲了出去。

  “子熠啊,你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里?”

  后面传来了陆老爷子的声音,但陆子熠已经没工夫管这么多了。

  冷汗顺着脸颊缓缓流淌而下,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。

  一想到乔安好现在正面临着狂风暴雨,而且还有泥石流,他就没办法静下心来。

  外面下起了小雨,陆子熠赶紧开车朝着郊区前进,在此期间不停的给乔安好打电话。

  但不管他怎么打,那边始终无人接听。

  郊区信号不好大家都知道,如果环境不恶劣,他也不会担忧。

  可是现在……他真的害怕了。

  “乔安好你给我坚持住,没有我的允许,你绝对不可以出事!”

  陆子熠大声的嘶吼着,脚下油门立马踩到了底,豪车就像火箭一样冲了出去。

  “喂,前方那辆车抓紧停下,不要闯红灯。”

  身后不停的传来交警的声音,因为陆子熠一路都在闯红灯,所以都有交警开始追他了。

  但因为陆子熠开车速度太快,根本追不到。

  到了城市和郊区的中间,雨就下的很大,因为风力的阻碍,他无法开得很快。

  电话还在不停的打着,然而就是打不通。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已经绝望了,独自一个人躲在昏暗的角落,紧紧的裹着被子。

  “大家出来拿一下蜡烛,因为天气原因,整个郊区的电源都被切断了,只能用蜡烛代替。”

  外面不停的传来旅馆服务人员的声音,但乔安好却完全听不进去。

  就算有了灯光那又如何,她依旧很害怕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的风雨好像变小了,没再听到电闪雷鸣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因为许久都保持一个姿势,身子都僵硬了,缓了好长时间,才拿了手机。

  “原来已经快要凌晨了。”乔安好小声的嘀咕着。

  可能因为风雨没那么大,稍微有了点信号,一个一个的未接来电全都跑了出来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