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跟乔安好拼乐高的时候,陆子熠故意将手机静音。

  结束之后,这才抽空看了一眼手机。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正好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  陆子熠不耐烦的开口:“什么事儿?”

  “总裁你在哪里啊,老爷子让我早点接你回来。”电话那头响起了助理的声音。

  “我在郊区,乔安好也在,让他别担心。”陆子熠的回答很是敷衍。

  让老爷子知道乔安好也在,也就不会一直催他回去了。

  “郊区?这也太危险了吧,我找私人……”

  “哪来这么多废话,还有别的事吗?”

  没等助理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冷冷地打断了他。

  这回轮到助理诧异了,上一次他没有安排私人飞机过去接总裁,差点丢了工作。

  怎么这回跟之前完全相反了?

  而且还是跟夫人在一起,莫非这两人现在情况?

  助理似是明白了什么,笑嘻嘻的道:“那总裁你好好约会,我先挂啦。”

  “滚——”

  陆子熠低声咆哮,接着便将电话挂断,显然被助理吵得头疼。

  外面的雨还在不停的下着,这要是在以前,他绝对冒着大雨也要回。

  但现在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,他反倒希望雨多下几日。

  因为这里有他,还有……

  “陆子熠,你帮我拿个盒子过来吧。”

  房间内传来了乔安好的声音,陆子熠薄唇微微上扬,爽快应声:“好。”

  尽管两人合力拼乐高,但无奈这个太大了,也不是很快就能完成的。

 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这次的高跟鞋应该是上次的双倍大,也比之前的复杂多了。

  只是陆子熠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吗?

  为什么那么喜欢高跟鞋?

  陆子熠将盒子拿进来之后,乔安好接过鞋子故作随意的道:“你很喜欢高跟吗?”

  “不喜欢。”陆子熠低声回应。

  “既然你不喜欢高跟鞋,那为什么买的都是高跟鞋乐高?”乔安好下意识的询问。

  正常来说,不都是喜欢什么才拼什么吗?

  她实在难以理解陆子熠,也是真的搞不懂他对高跟鞋为什么这么执着。

  陆子熠忽然深深的凝望着她,认真道: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  “嗯?我该记得什么吗?”乔安好不解的看着他。

  她好像从来都没说自己很喜欢高跟鞋吧。

  只是因为她姐姐喜欢那种类型的鞋子,所以之前在拍卖会上拍了一双。

  难道陆子熠说的是这个?

  见她是真的不知道,陆子熠眸中划过了一抹失落,“不记得就算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乔安好应了一声。

  其实她本来是想问清楚的,但总觉得当下的氛围不对劲,也就只能乖乖闭嘴。

  将乐高装进大盒子之后,乔安好这才到窗边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。

  虽然还下雨,但已经小了好多。

  如果这时候去找人的话,几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  乔安好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,跟陆子熠商量了起来。

  “这几天的雨应该会越来越小,我明天就出发找他。”

  郊区真的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,如果不是陆子熠在这里陪她,她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发疯。

  见她执意如此,陆子熠点头:“随便你。”

  他的声音再次回到了以往的淡漠,乔安好以为他不开心了。

  可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没有说话惹到他,那陆子熠到底是怎么了?

  乔安好低头沉默不语,陆子熠也像是石化一样,呆呆的愣在原地。

  “如果找到陷害你父亲的人,你会怎么做?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陆子熠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  这个问题倒是把乔安好问住了。

  她一直以来只想把父亲救出来,从未想过该怎么惩治陷害的人。

  深思熟虑了片刻后,乔安好轻声道:“当然是交给警察处理了。”

  做了违法的事情就该认罪,如果不是被别人陷害,她爸爸又怎会铃铛入狱。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应了一声,之后便沉默不语。

  本以为陆子熠有什么话要说,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冷漠。

  乔安好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,皱眉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?

  “没事,只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。”陆子熠似乎是在提醒她。

  其实乔安好也有这种预感,但来都来了,还是要尽全力找人。

  倘若最后实在是找不到,也就只能从其他的线索着手了……

  天气真是越来越好,第二天外面只是下着小雨,怎么看都不像会有危险的样子。

  乔安好早早起床,之后便拿着伞悄悄离开了。

  她刚刚离开,陆子熠便睁开了眼睛,不知给谁打了电话。

  “我让你做的事办妥了吗?”

  得到对方的回应后,陆子熠这才满意的点头,挂断电话继续休息了。

  为了能够早点找到目的地,乔安好特地问了前台小姐那个地方怎么走。

  前台小姐也算是热心肠,直接找纸笔将路线给她画了出来。

  顺着路线继续往前走,结果就到了崎岖的路。

  因为连着下了好几天的大雨,这边的路实在是难走,乔安好根本找不到落脚点。

  “怎么办?这该如何是好?”

  乔安好是真的急了,前方映入眼帘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汪,看样子就像个泥潭,万一陷进去出不来怎么办?

  这条路着实是把乔安好难住了,她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咬了咬牙,拖鞋赤脚走了过去。

  泥路相当的难走,刚走没几步,乔安好就差点摔倒了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从这里走啊?”

  身后忽然传来了大妈的声音,闻,乔安好赶紧转过了身。

  “阿姨,你知道尼龙湾怎么走吗?我走的这条路不对吗?”

  她是按照前台小姐的图画走的,应该不至于有问题吧。

  大妈连连摇头:“不是这条路啦,要从那条路走才对的。”

  啊?果真还是她走错了。

  乔安好艰难的又退回了地,跟大妈道完谢之后,这才仔细研究地图。

  也许去尼龙湾有好几条路,前台小姐只知道这条吧……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从楼上下来,径直走到了前台。

  “路线给她了?”陆子熠低声询问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