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已经按照你说的给她了,可是那条路线极其难走,我怕乔小姐有危险。”

  前台小姐显然一脸的担忧,早上的时候她就犹豫画不画路线。

  虽说帅哥的面子要给,可万一人家出事了,她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。

  “有多难走?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,然而手指确实微微动了起来,无法掩饰内心的担忧。

  前台小姐想了想,认真的道:“不出意外的话还好,出意外的话……”

  “会怎么样?”

  没等人家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迫切的打断了她,寒眸深处有着难掩的恐惧。

  前台小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纵使没有把话说完,什么意思也是不而喻了。

  “把那张图画一份给我。”陆子熠再度开口。

  “你要去找她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见陆子熠格外的认真,前台小姐也没有劝说,赶紧画了一张给他。

  拿到地图以后,陆子熠急忙离开了。

  “这是……情侣之间的游戏吗?”前台小姐不由得耸了耸肩。

  如果真是游戏的话,那未免也太危险了。

  毕竟那是泥潭啊,而且还是上山路,一旦摔下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话说另一面,乔安好很揪心的退回了原路,身上脏兮兮的,怎么看怎么狼狈。

  这一副打扮去见别人,肯定会吓到人吧。

  但来到已经来了,她确实不想放弃,只能朝着刚刚大妈说的方向走去。

  这条路确实比之前的好走多了,可却迟迟看不到尽头。

  该不会又走错了吧?

  乔安好脸色难看,她是真的心虚了。

  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走错了,可就很难回来了。

  思前想后,乔安好终究还是决定回去。

  返程的途中,她仔细研究那张地图,发现怎么走都很难。

  等等……

  刚刚那个人是?

  乔安好无意间撇到了一个人影,怎么看都像是陆子熠。

  她赶紧朝着之前的方向走了过去,发现某人正在艰难的跨沟。

  “陆子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似是听到了她的声音,陆子熠转身,刚转过去乔安好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这家伙的脸上有好多泥土,身上也是,看起来就像个小泥人。

  “你为什么没有过去?”

  见乔安好悠闲的在看他笑话,陆子熠的俊脸顿时阴沉到了极致。

  乔安好耸了耸肩,“这路太难走了,所以我就换别的路线咯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又返回来了?”某人的脸色比之前又冷了几分。

  当然是为了看你笑话。

  这句玩笑话乔安好差点脱口而出,好在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我找不到路,不敢继续往前走。”

  虽说她想快速找到那人,但也不是傻子,不至于把自己给弄丢了。

  闻,陆子熠不紧不慢的道:“看来你脑子里的水倒干净了。”

  “嗯,确实……”乔安好下意识的回应。

  话刚说到一半,便意识到了不对,冲着陆子熠吼道:“你脑子才进水了。”

  “废话少说,站在原地别动。”

  陆子熠懒得再跟她打闹了,小心翼翼的朝反方向退着。

  既然乔安好都没有继续前行,那他更没必要如此。

  好在返程比较容易,很快陆子熠就到了乔安好跟前,“回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乔安好其实还是有些不舍。

  可她现在没有好的路线,再加上路太难走了,根本就找不到人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返程是最好的决定。

  “陆子熠,你身上脏的太离谱了。”

  “你也不比我好到哪去。”

  “我至少没有脏到脸上,你看看你的脸,都没有以前帅了。”

  “帅不帅不重要。”

  “那重要的是什么……”

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调侃着,似乎心情已经逐渐得到了好转。

  有句话说得好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

  这句话疾病就在这两人身上,似乎也相当的贴切……

  郊区的环境真的很恶劣,可能因为踏入泥潭冻到了,第二天乔安好就觉得浑身发烫。

  她敲了敲陆子熠的房门,很快门就被打开。

  陆子熠看了她一眼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感觉好不舒服,我会不会生病了。”乔安好挠了挠头发,小脸明显发烫。

  见她脸色不对,陆子熠赶紧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低声道:“确实发烧了。”

  一听说自己发烧了,乔安好觉得更加难受。

  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随时都能倒下,看起来相当的脆弱。

  “我现在带你去医院。”

  来不及多想,陆子熠直接将乔安好公主抱起,大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“这里哪里有医院?”

  前台小姐正在算账,忽然听到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,瞬间抬起了头。

  “医院是有的,不过离这很远。”前台小姐呆呆的道。

  “具体在哪里。”陆子熠已经不耐烦了,眉宇之间有着难掩的不悦。

  许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,前台小姐翻了翻桌面,找到了一张名片给了他,“这就是地址,不过你最好……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陆子熠就抱着乔安好离开了。

  “我想说你最好打电话确认一下啊,免得医生不在白跑一趟。”

  前台小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越来越觉得这两人奇葩了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正开车带着乔安好去医院,乔安好实在太难受,躺在车上闭目养神。

  发烧的人坐车会更加难受,好几次乔安好都差点要吐出来。

  看到她苍白如纸的脸,陆子熠有些心疼,轻声安慰道:“再忍一忍,很快就到医院了。”

  听到他的声音,乔安好很想回答他,但终究还是发不出声。

  她现在只想睡觉,睁开眼睛都觉得眼睛很疼,浑身上下极度难受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,陆子熠抱乔安好下来,发现医院竟然没人。

  “该死!医生呢,医生在哪里?”

  陆子熠撕心裂肺的怒吼着,然而回应他的依旧只有空气。

  他带着乔安好千里迢迢的赶来,万万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种结果。

  等了片刻后,乔安好实在疼得忍受不了了,虚弱的道:“陆子熠,我好难受……”

  那种痛苦真的生不如死,好比失恋,好想直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