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忍着点,我打电话找医生。”

  看到乔安好这样,陆子熠心疼不已,但也无能为力。

  只能在一旁不停的鼓励着她,然后不停的打名片上的电话。

  电话不知道打了多少遍,陆子熠都已经快要放弃了,迟迟无人接听。

  “喂——”

  就在两人都有些绝望之极,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。

  “是医生吗?我……老婆发烧了,你快过来看看。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响起,在听到老婆这两个字时,乔安好的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扬。

  演戏也好,真实也罢,她已经满足了。

  额头上的冷汗缓缓从脸颊流下,可乔安好却是面带笑容。

  “再忍一会,医生马上就来,到时候给你打一针就不难受了。”

  陆子熠不停的摸着她的头发,就像安抚小孩子似的安抚着她。

  乔安好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,想说话,可开口就是无声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每一分钟对于乔安好来说都像是过了一个小时。

  她以前也发烧过,可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痛。

  最重要的是,小腹那里隐隐作痛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踹着。

  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来的太晚了。”

  十分钟以后,老医生终于来了,赶紧带着眼镜走到了乔安好跟前。

  “你把她抱到里面去,我来给她检查。”老医生招呼着。

  陆子熠也没有废话,直接将乔安好抱进去。

  本来他是想在里面看着的,但却被老医生撵了出去。

  见陆子熠一脸无奈的离开了,乔安好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  越跟陆子熠相处下去,越觉得他就是个大男孩,可爱而又天真啊。

  “这位女士,你的症状不单单是发烧。”老医生给乔安好看了一会儿。

  之后便拿仪器过来给乔安好试探,紧接着认真的把了把她的脉。

  乔安好以为自己生重病了,紧张的道:“医生,我该不会是……”

  “你的月事多久没有来了?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老医生就打断了她,显然不想她胡思乱想。

  闻,乔安好逐渐陷入了沉思。

  仔细算下来的话,按道理这几天就应该来了,但究竟是哪天她并不清楚。

  想清楚了以后,乔安好这才道:“应该就这几天了。”

  “那上个月有没有同过房?”老医生接着道。

  额……这个问题着实令人难以回答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红了脸,犹豫了片刻后,方才羞涩的点了点头。

  仔细联想老医生说的这些话,乔安好瞬间便明白了什么,瞪大眼睛道:“不可能的,时间上对不上啊。”

  她现在绝对不能怀了陆子熠的孩子,她不想让孩子成为二人的牵绊。

  如果陆子熠因为孩子不跟她离婚,那她就彻底毁了他的幸福。

  “万事皆有可能,我看你比较像是喜脉,只是现在还不太平稳。”老医生不以为意的道。

  人家毕竟从事医学行业多年,有些东西真的一眼就能看出来端倪。

  “这几天月事没来的话,回去就到大医院检查,若真怀孕了,那就恭喜了。”

  老医生开口提醒,之后就去给她准备挂水所需的药水了。

  乔安好是真的愣住了。

  跟陆子熠在一起那么多年了,前两年去寺庙一直是求子,结果没一次成功。

  今年她没有求子,总不至于那么巧吧?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陆子熠。

  老医生过来给乔安好挂水,乔安好赶紧提醒道:“医生,多余的话先不要跟我先生说,我想等确定了再告诉他。”

  确实现在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怀孕,如果不是怀孕就告诉了陆子熠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“好的女士,我会帮你保守秘密。”好医生笑了起来。

  听他的语气,怎么看都像是确定了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双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肚子。

  难道她这里,真的有了小陆子熠吗?

  如果真的有了孩子的存在,那到时候他到底会不会要呢?

  老医生给乔安好挂上水以后,就出去通知陆子熠进来照顾了。

  “怎么样了?有没有舒服一点?”

  陆子熠赶紧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俊脸之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担忧。

  见他如此,乔安好点了点头,虚弱的笑着道:“我还好。”

  “医生怎么说的?是不是就是发烧?”陆子熠紧盯着她。

  乔安好稍微迟疑了片刻,轻声道:“是啊,我就是着凉引起发烧的。”

  怀孕的事情她没法告诉陆子熠,毕竟有没有怀孕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。

  挂水期间,老医生又到了别的诊所。

  怪不得这里没人,陆子熠也没跟老医生发火,原来这边只有他一个医生,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好几边跑。

  “郊区这边经济条件太差了,医疗水平也跟不上,为什么就不改善呢?”

  这个问题乔安好早就想问了。

  如果不是特意过来这边,她还真不知道临城还有如此落后的地方。

  陆子熠解释道:“不是不想发展,而是无法发展,这边经常会有泥石流,台风,暴雨等自然灾害,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那他们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?”乔安好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许是跟她的家庭条件有关,乔安好真的很难理解这些人居住在这的目的。

  在这种地方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丢了性命。

  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到别的地方,为什么不选择躲避呢?

  “乔大小姐,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。”陆子熠撇了她一眼。

  郊区这边有很多的人家,还有很多的村庄,怎么可能让他们全都搬走。

  更何况哪里都要有人居住,住在山脚下本来就容易遭遇各种自然灾害,这是无法避免的。

  提到经济上的问题,乔安好就理解了。

  她抿了抿唇,眼神顿时变得坚定,“回去以后,我准备在这边建一家医院。”

  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你……”陆子熠脱口而出,继而又道:“差点忘了,你也是学医的。”

  “医者往往难自医,我只是不想让老医生一个人那么辛苦罢了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