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能如你所愿了,我没有怀孕。”乔安好的声音异常的冷漠。

  紧接着又道:“没其他事我就挂了,公司这边有很忙。”

  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直接将电话挂断,根本就不给陆子熠回答的机会。

  这都是以前他会对她做的事,现在她也要让他尝尝这种滋味。

  只是想到自己没有怀孕,乔安好心里总觉得很奇怪很难受。

  是因为自己太想怀孕了吗?所以对这次的检查抱有了太大的期望?

  乔安好百思不得其解,最终只能努力的平复情绪,沉稳下来好好工作。

  连着好几天,乔安好的情绪都不对,好像是在刻意躲着陆子熠,总是对其避而不见。

  哪怕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也在很努力的避免跟他遇见。

  早晨起来上班,乔安好刻意起的很早,到厨房拿了两片面包就准备离开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躲着我?”

 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熟悉的声音,吓的乔安好连面包都掉了一块。

 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,越是不想见到陆子熠,就越是会碰到他。

  乔安好努力平复了情绪,转身淡淡的道:“谁说我躲着你了?”

  “没躲着我,面包怎么吓掉了?”陆子熠寒眸微眯,漆黑深邃的凤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  早在她去医院检查那一天,这女人就相当的不对劲。

  但他万万没想到,她竟然躲着他,而且就这样躲了好几天。

  乔安好撇了撇嘴,懒洋洋的道:“我有点累了,所以面包没有拿好,如果不是你突然开口,我也不会被吓到。”

  “哦?你在怪我吓到你了?”陆子熠挑眉,忽然大步走到了她跟前。

  他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直视着他,低沉的话语缓缓从口中溢出:“乔安好,你知道我讨厌别人骗我。”

  听到他的话后,乔安好的心莫名的怔了一下,眼神也不停的闪烁着。

  她咬了咬牙,短时间内想清楚了以后,这才抬头认真的看着他。

  “想听实话是吗?我觉得我们该保持距离,因为离婚协议马上就要生效了。”

  沈凌说的没错,既然已经离婚了,那就没必要真实中也走得很近。

  她想要表面上的夫妻和谐,大可以在公共场合故意秀一波,可并不代表私下也如此。

  而且人都是自私的,陆子熠对她越好,她想得到的也就越多,甚至有时候陆子熠的一句话,都会让她难受的睡不着觉。

  乔安好沉重的闭上了眼睛,声音异常的虚弱:“陆子熠,我这次没有怀孕,那就说明我们的缘分到头了。”

  既然连老天都不想让他们在一起,那为什么还要浪费彼此的时间。

  更何况,陆子熠他太聪明了。

  聪明到她看不透他,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对她是什么样的想法。

  他的眼中确实有她了,可也有叶子沫,还有那个神秘的女人不是吗?

  “随便你。”陆子熠直接松开了她,紧接着便若无其事的离开。

  虽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但乔安好知道,他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因为他本来就无所谓。

  有的玩那就玩玩,没得玩那就算了。

  充其量她不过就是他的一个玩物,只是最近有点兴趣了而已。

  眼泪不停的在眼眶中打着转,乔安好抬头看了看上方,忽然笑了起来。

  她果然是个恋爱脑,笨的要命……

  某某酒吧。

  “我说陆大少爷,你怎么只有想喝酒的时候才能想到我呢?”

  穆尘直接朝着陆子熠过去,这家伙真是不管在哪都是人群中的焦点,一眼就能发现。

  陆子熠并没有搭理他,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,满脑子全都是乔安好说的话。

  “把你的烦恼说出来给我听听吧,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。”

  两人不会是相处了好长时间的兄弟,穆尘一猜就知道陆子熠有烦恼。

  “你说……女人为什么那么善变?”

  半晌后,这句话终于从陆子熠的口中吐了出来。

  穆尘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吐槽道:“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,就这一句话竟然说了老半天。”

  说到这里,穆尘接着又道:“女人确实很善变,那你陆大少也很善变好吧。”

  “我怎么善变了?”陆子熠皱眉,寒眸犀利的盯着穆尘。

  纵使他没什么敌意,可这个眼神还是让穆尘有点害怕。

  “咳咳!”穆尘干咳了几声,“别那么严肃,我们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  陆子熠撇了他一眼,继续喝着酒,显然已经不太想搭理他了。

  之所以找穆尘过来,应该就是为了让穆尘送他回家吧。

  “你是不是又跟乔安好闹别扭了?”

  穆尘原本只是猜测性的问着,但当看到陆子熠复杂的神情后,瞬间便了然了。

  “我明白了,肯定是你现在爱上了她,然后他又不怎么喜欢你了,是不是这样?”穆尘忽然变得激动。

  这么戏剧化的感情,一般只有电视剧或者小说里才有,如今发生在了他身边,怎能不叫人激动。

  似是被说中了心事,陆子熠陷入了沉思,许久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反倒是穆尘,像是被开了话夹子,不停的说着自己的见解。

  “我觉得吧,你俩都有病,好好的恋爱不谈,非搞的猜来猜去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其实她以前喜欢你的时候,你就已经喜欢她了,现在你发现自己的情意了,可她却对你失望了,啧啧啧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觉得目前最好的办法,就是你主动一点,告诉她你爱她,那就……”

  “我什么时候说爱她了?”

  这回没等穆尘说完,陆子熠便打断了他,低沉的声音中有着难掩的怒气。

  不,不爱吗?

  那为什么现在这么难受,这么想不通?

  穆尘撇了撇嘴,想说的话不敢说,只能敷衍的道:“不爱就不爱呗。”

  反正感情是你的事,你说了算。

  “我只是觉得她,没那么不好,而且她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想要报答她。”

  陆子熠终于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“你说什么?她救了你?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