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样最好。”乔安好敷衍的应了一声。

  虽说陆子熠陪叶子沫约会她心里很不舒服,但想到万总的生日宴上见不到他,倒也松了口气。

  豪门夜宴晚七点。

  万总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他的生日宴自然是一如既往的高调。

  “陆夫人,里面请。”

  乔安好刚到门口,就有专人过来迎接。

  毕竟整个临城排得上名次的娱乐酒店,她都去过多次,大家自然是认识她的。

  就算没有了shizhang千金的身份,乔安好也依旧是万人羡慕的陆夫人。

  她刚到里面,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。

  今日的乔安好,身着一袭酒红色低胸晚礼服,晚礼服的设计恰到好处,将她性感的锁骨和事业线完美的衬托了出来。

  那双修长的腿又白又直,所以搭上一双高跟鞋,便是相当的完美。

  眸光在人群中淡淡的扫视了一眼,在确定没有看到陆子熠和叶子沫时,乔安好方才彻底松了口气。

  “没想到陆夫人也会来参加万总的生宴,实在是稀客啊。”

  “是啊陆夫人,陆总没有跟你一起来吗?”

  “不知道是不是传,有人说陆总跟叶小姐去打高尔夫球了,这是……”

  大家都想找话题跟乔安好搭讪,然而说的话题一个比一个让她讨厌。

  即便如此,乔安好还是礼貌的笑着道:“我不喜欢管他的私事。”

  “呵呵,陆夫人还真是大度啊。”

  大家表面上是在称赞她,但实际上私下都在窃窃私语,又说她快要失宠了。

  这些人向来都是如此,乔安好早就对此习以为常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她径直走到一处地方坐下,随手拿了一杯红酒,举止优雅的品尝着。

  “陆夫人怎么独自在此喝酒?”

  前方传来了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,闻,乔安好这才抬头看去。

  见对方是祈书羽后,乔安好这才露出了笑容,“不太想跟别人交流生意,你呢?”

  “我也是,那些人实在太烦了,短短几分钟内就交换了好几张名片。”

  祈书羽显然不喜欢那几个人,嫌弃的看了一眼名片,继而放到了一边。

  如果不是这次来的人非富即贵,没几个省油的灯,他早把这些名片给扔了。

  “我记得你好像不太喜欢参加这种活动,今天怎么来了?”乔安好挑眉看他。

  能让一向放浪不羁有怪癖的祈书羽,也能例外的过来参加生日宴会,着实不太简单。

  “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祈书羽忽然饶有兴致地盯着她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:“你这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  既然已经问了这个问题,那就肯定是想听真话,傻子都知道的吧。

  “实话跟你说吧,我就是太无聊了,所以想过来找找乐子。”祈书羽耸了耸肩。

  要是别人这么说的话,乔安好肯定不太相信,但这话从祈书羽口中说出来,她却是没有丝毫的怀疑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在一起太显眼了,很快就有人过来。

  来人正是林家大小姐林婉儿,和金家大小姐金萱。

  一看到这两人,乔安好便不由得伸手抚额,小声呢喃道:“真是阴魂不散啊。”

  虽说她跟这两人没什么过节,但因为她们是叶子沫的姐妹花,自然是见面就觉得讨厌。

  “看来她们是来找你的,那我先失陪了。”祈书羽笑着离开。

  没几个男人想掺和女人的事,尤其还是这些不简单的女人。

  看着祈书羽离去的身影,乔安好轻声叹息道:“果然靠不住。”

  “陆夫人怎么一个人过来了,陆总这么爱你应该陪你一起来才是啊。”

  林婉儿双手环抱在胸前,说话阴阳怪气的,直接到了乔安好对面坐下。

  闻,乔安好压根就懒得搭理,转身就准备去别的地方入坐。

  “陆夫人这是心虚了吧,因为你们家陆总现在正陪我们家子沫打高尔夫球呢。”

  身后再度传来了林婉儿的声音,她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,好多人都听得见。

  发现这边有好戏观看,好多人都将视线探了过来。

  在这种时候,乔安好根本就不能视而不见,只能无奈的转身看着她们。

  “你们真的很无聊。”清冷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。

  调整好心态之后,乔安好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,淡然道:“想跟我表达什么?比如说你们家叶子沫在做第三者吗?”

  “哗——”

  听到这句话后,现场一片哗然。

  大家全都愣住了,显然没想到乔安好会说叶子沫是第三者。

  因为有陆子熠的疼爱,大家看到叶子沫都会称呼她为叶小姐,而且很给她面子。

  但实际上仔细想来,乔安好说的也没错,她确实就是个第三者。

  “谁说她是第三者了,你别血口喷人。”林婉儿顿时急了。

  说这种话题声音还这么大,无非是想吸引更多的人注意。

  本来乔安好是不想引人注意的,如今围观了那么多人,她也就无所谓了。

  “那你跟我炫耀什么呢?除了第三者这个身份,她还有什么可炫耀的?”

  乔安好字字珠玑,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扎心。

  如果是叶子沫听到了这些话,恐怕气的连表情管理都会忘记做吧。

  没等这两人开口,乔安好便起身走到了二人跟前,气场强大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。

  “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们,真把我当猫咪啊,林氏集团和金氏集团是吧,我记住了。”

 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不容置疑。

  可能真的是跟陆子熠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,有时候从她话语间,都能看到陆子熠的影子。

  这两个女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烦她了,既然如此,也没什么可留的。

  大不了,就找陆老爷子帮忙呗。

  “乔安好,你想做什么?”林婉儿这回是真的着急了,紧张的道。

  “你们应该知道梁雪见的下场,知道还敢惹我那肯定是想陪她了。”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紧接着便从服务员那儿重新换了一杯红酒。

  身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但因为都不是主人,所以没人想多管闲事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