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以为你以为的是你以为的吗?我现在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。”叶子沫咬牙切齿的道。

  以前她敢断定陆子熠是喜欢她的,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了。

  如果说陆子熠只是为了爷爷,才在外面给乔安好面子,可为什么以前没有这样过?

  叶子沫越想越气,修长的指甲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插进了手心。

  “叶小姐,请问你和陆总真的只是兄妹关系吗?你从未觊觎过陆夫人的位置吗?”

  “刚刚听到陆总说的那些话,你有什么感想?是觉得愤怒呢?还是觉得终于澄清了呢?”

  “叶小姐请给我们一个回应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些记者,不敢去招惹陆子熠和乔安好,全都跑来找叶子沫了。

  叶子沫心里难受到了极点,但表面上只能强装镇定,敷衍的回应着。

  “很抱歉,这是我的私事,不想回答你们。”

  “可是叶小姐你以前不是说过,自己很有可能会成为陆夫人吗?”

  “你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过感情?陆总真的一直都把你当成妹妹吗?”

  不管叶子沫怎么回应,那些记者都没打算放过她,跟个跟屁虫似的跟在身后。

  与此同时,陆子熠已经带着乔安好到了安静的角落。

  刚到那儿,乔安好就松开了手,脸上的笑容缓缓被其收敛,取而代之的是认真。

  “陆子熠,有件事情我必须要跟你解释。”乔安好硬着头皮开了口。

  不管陆子熠说了什么难听的话,她都还是想解释自己说的混账话。

  “上次说的我不要的东西,完全是我瞎说的,我之所以那么说,是因为……”

  明明鼓起勇气说了,可说到重点之处,乔安好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
  她烦躁的闭上了眼睛,最终还是无声叹息道:“你当我没有解释吧。”

  有些话真的是难以启齿,她真的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。

  好不容易在陆子熠面前拾起了一丁点面子,她不想再让自己变得很卑微。

  “你是不是想说,你是为了跟叶子沫斗嘴,才那样说的?”陆子熠挑眉看她。

  漆黑深邃的凤眸深不见底,很难让人猜透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尽管如此,乔安好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其实陆子熠说的没错,可最重要的,还是因为她爱他,所以才那样说,不想在情敌面前显得卑微。

  但这句话她说不出来,也不想再说了。

  “虽然你这个解释还可以,但我并不打算那么轻易原谅你。”

  陆子熠真的不是一般的傲娇啊。

  听到这句话后,乔安好真的好想一巴掌狠狠的扇过去。

  陆子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,或者换句话说,他就算不想原谅她又能怎样?

  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正准备开口,就被陆子熠打断了。

  “你必须要讨好我,获得我的原谅才行。”

  雌性魅力的低音炮一如既往的好听,声音不大可却不容置疑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抬头:“凭什么?”

  不原谅就不原谅,有什么好可怕的,她为什么要讨好他获得原谅?

  “就凭我能帮你调查真相,我能让你的公司变得更大。”陆子熠勾唇看她。

  不得不说,他说的这些确实让她心动了。

  乔安好稍微沉思了片刻,开口道:“那你希望我怎么讨好你呢?”

  “这是你自己该想的事儿,无需问我。”陆子熠挥了挥手。

  如何讨好一个人,对于乔安好来说真的是个难题。

  因为她以前用了各种办法,都没有讨的陆子熠的欢心,所以她没有底气。

  乔安好伸手托腮,忽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,懒洋洋的道:“实在想不出办法来。”

  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那小委屈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疼,又觉得甚是可爱。

  陆子熠忽然开始呆了,不自禁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。

  “乔安好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可爱?”

  跟她朝夕相处那么久,他每天都在怀疑她,都在厌恶她不想看她,当然不会发现她其他的一面了。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像是在吐槽似的,懒洋洋的道:“你是在提醒我,你以前对我有多么残忍吗?”

  “那是以前的事,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深情,寒眸深处也隐约划过了一抹异样的情愫。

  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演戏,但乔安好承认她是真的心动了。

  在那一瞬间,好像是陆子熠在对她做承诺。

  如果什么时候陆子熠能认真的跟她说这句话,她一定会更加开心的。

  “对了,你刚刚为什么帮我,不帮叶子沫?你就不怕她生气吗?”

  想到刚刚叶子沫的脸色,乔安好忽然觉得有点搞不明白陆子熠了。

  他不是喜欢叶子沫么,那刚刚怎么直接甩开了叶子沫的手?

  虽说这个举动让她觉得很爽,但她是真的想不明白啊,也总觉得怪怪的。

  “子沫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她不会生气。”陆子熠的语气很坚定,好似很了解叶子沫。

  但他真的小看了女人的醋意,尤其是叶子沫那样的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撇嘴道:“你太不了解女人了。”

  在感情的事情上,没有一个女人是大度的,就算有,那也是装出来的。

  “了解也好,不了解也罢,说吧,林氏集团和金氏集团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陆子熠巧妙的转移了话题,显然不想再说感情的事情了。

  嗯?他怎么知道她想处理这两个集团的?

  乔安好不由得瞪大了眼,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听到我说的话了?”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点头。

  那你怎么没有当众嘲讽我?

  乔安好差点没忍住脱口而出,还好最终还是被她给忍住了。

  毕竟有仇必报是陆子熠的个性,她跟叶子沫斗嘴那样说他,按理来说,陆子熠肯定会欺负回来的。

  但这次……他却放了她?

  “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不嘲讽你,不代表我原谅你。”

  陆子熠一眼就明白了乔安好的心思,不紧不慢的开了口。

  果然,她就说这家伙没那么好心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