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去郊区,除了沈凌,乔安好并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  她不想连累别人,更不想陆子熠偷偷跑过去找她了。

  再跟陆子熠朝夕相处下去,她真的怕自己会陷得更深,再也脱离不出来。

  购买好了礼品以后,乔安好便独自去了郊区,又去了一趟郊区的医院。

  “是你啊姑娘,你去大医院检查了没?是不是怀孕呀?”

  老医生显然对乔安好印象很深,乔安好刚来便认出来了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略显苦涩地道:“很抱歉,我并没有怀孕。”

  “这怎么可能呢,你分明就是……”

  “医生,我能跟你打听一件事吗?”

  没等老医生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打断了他。

  人一旦上了年纪就喜欢较真,她是真的不想跟老医生因为这件事吵下去。

  “什么事啊?”老医生成功被转移了话题。

  乔安好赶紧掏出了一张纸,将其递给了老医生,“这上面的地址,您知道该怎么走吗?”

  如果能找到路的话,应该今天就能够找到那个人了。

  “张野?你也来找这个人?”

  老医生特意戴眼镜看着那张纸,神情逐渐变得凝重。

  也?难道还有别人来找过这个人?

  乔安好隐隐感觉到了不好,赶紧道:“您知道他家怎么走吗?”

  现在必须要抓紧找到张野,否则后果绝对不堪设想。

  “路线我是知道的,但他现在还在不在,我就不懂了。”

  老医生边说边给乔安好画了一张图,简单明了,一目了然。

  乔安好仔细看了一眼,感激的道:“谢谢您了医生,这是送给您的礼品,一点小心意,希望您能收下。”

  “姑娘不用这么客气,不需要送礼的。”老医生立马挥手拒绝。

  “我带了好多过来,您千万不要拒绝。”乔安好强行将礼品送给了老医生。

  紧接着便不再浪费时间,赶紧从医院离开,朝着目的地过去了。

  刚开始乔安好是开车过去,可越往前走路越差,只能拎着礼品走了过去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回终于被乔安好找到了,但敲了好多次门,都没有人答应。

  “请问有人在家吗?”

 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说的第几遍了。

  乔安好脸色难看,在迟迟得不到回应以后,这才找到邻居询问。

  “又是过来找张野的啊,他已经搬家了,我们也不知道搬去哪里了。”邻居道。

  “什么?怎么好端端的忽然搬家了?”乔安好皱眉。

  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晚来了一步。

  可之前来找张野的到底是谁?对方为什么也要找他?

  “这个我们就不懂了,那段时间经常有人来找他,找着找着就搬家了。”

  如今连唯一的线索都断了,乔安好心急如焚,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因为张野不在,那些礼品便都送给了邻居。

  邻居可能有些过意不去,这才对乔安好道:“张野是个恋家的人,他很有可能还会回来,你留个电话,他回来了我就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“真的吗?那实在太谢谢您了。”

  乔安好感激不尽,赶紧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写给了邻居。

  如果张野能回来的话,那自然更好不过了。

  如果他不回来……

  乔安好声声叹息了一声,愁眉苦脸地回到了车上,没有片刻休息,很快就回到了市区。

  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乔安好原本以为大家都休息了,没想到客厅的灯还亮着。

  她筋疲力尽的躺到了沙发上,感觉身心俱疲,眸中的精光也彻底变得暗淡。

  “怎么愁眉苦脸的?而且回来的这么晚。”

  就在乔安好准备闭眼休息时,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在前方响起。

  闻,乔安好这才抬头看去,发现陆子熠端了两碗面出来。

  “咕噜噜——”

  肚子毫不客气的叫了起来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揉了揉,才意识到自己一天都没有吃饭了。

  察觉到她的反应,陆子熠薄唇微勾,“过来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会煮面了?”乔安好有些狐疑。

  两碗面端到了她跟前,她都没有闻到香味,总觉得是黑暗料理。

  毕竟当初在寺庙的时候,这家伙连下面都不会,还是她亲自下厨的。

  “刚学会,过来尝尝。”

  陆子熠将两碗面放到了桌上,修长的大手冲着她勾了勾,乔安好就跟小猫咪似的,乖巧的走了过去。

  虽说已经感觉面不好吃了,但她还是很给面子的尝了一口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怪她太饿,竟莫名觉得这个面味道还行。

  “看来是我小看你了,味道不错。”

  没一会儿的功夫,乔安好就把自己碗中的面给解决了,不吝啬的给了一个夸赞。

  “这碗也给你。”

  陆子熠将自己的那碗面也给了她,显然知道她还没吃饱。

 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他就知道她今天累了一天,不知为何,心中总有些莫名的心疼她。

  “我又不是猪,干嘛给我吃那么多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,但乔安好还是快速吃了另一碗。

  见她如此,陆子熠不禁宠溺地笑了起来,语气难得的温柔,“你太瘦了,要多吃点补补。”

  “那我谢谢你的好意。”乔安好也不跟他客气,埋头吃着面。

  两碗面解决了以后,她也就不饿了。

  可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,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,脸上依旧布满了愁云。

  “怎么了?心情不太好?”陆子熠低声询问。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轻抚着她的心灵,倒是让乔安好心里舒服了不少。

  她点了点头,甚是疲倦的道:“我今天去郊区了,但那个人搬家了。”

  “看来有别人也在找他。”

  聪明如陆子熠,很容易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经过。

  除了有另一拨人马找他,逼迫他搬家之外,应该不会有其他情况。

  “是啊,我终究还是去晚了,你说……”乔安好忽然苦涩的笑着,对着他道:“我是不是真的什么都做不好?”

  公司发展的没预期那么好,调查父亲这件事到现在也还没有太大的进展。

  眼看着两人就要分道扬镳了,她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做好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