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很快便到了目的地,刚进去乔安好就明白这游戏怎么玩了。

  以前在叶子沫的朋友圈看到过,是陆子熠带她过去玩的。

  那时候乔安好相当羡慕,好想什么时候陆子熠也能带她过来玩,可惜……

  自己头一次来这种地方,居然是跟祈书羽来的。

  “总共需要跑五圈,如果第一个人最先完成的话,其他人到了终点以后就必须要停止,不管到底跑了几圈……”

  教练一直在讲游戏规则,还有各种注意事项,乔安好一个字都没听进去,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。

  “喂!出什么神呢,抓紧把东西放下,我们过去比赛。”

  祈书羽忽然拍了乔安好的肩膀,吓得乔安好立马从思绪中回过神来。

  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,瞪了祈书羽一眼,接着也就跟过去了。

  刚开始坐到车上的时候,乔安好还有些担忧,可当真正开起来时,才发现好刺激,而且很好玩。

  只是片刻的功夫,她就超过了祈书羽,还有跟他们一起玩的人。

  “哟,这女人可以啊,竟敢开这么快。”

  祈书羽的胜负欲明显被勾了起来,油门一下踩到了底,飞快追了上去。

  这两人你追我赶,谁都不想让着谁。

  乔安好本身的车感就不错,再加上来的时候被祈书羽以超快的速度冲击过了,就更加不害怕目前的速度了。

  好几次祈书羽都想赶超她,但最终都被乔安好又给反超了。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爽朗的笑声不停的在天际中飘荡着,很显然乔安好是真的放松了。

  这边两人玩的很开心,叶子沫那边也有了新的动静。

  “这是车场的经理发给我的,你看看,是不是乔安好跟那个医学鬼才。”

  咖啡厅内,叶子沫正跟梁雪见在喝咖啡。

  梁雪见微信发来信息,看到的就是祈书羽跟乔安好的照片,赶紧将手机递给了叶子沫。

  “哦?那两人怎么又在一起了?”叶子沫不禁有些诧异。

  起初还以为是梁雪见看错了,但当自己看到那张照片时,这才彻底相信。

  “其实他们在一起也挺好的,这样不就没人跟你抢陆总了吗?不过,乔安好害得我跌入名媛圈,我不想放过她。”

  想到自己是被乔安好毁了,梁雪见就相当的愤怒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叶子沫还有利用价值,恐怕连叶子沫都不会搭理她。

  “不想放过那就针对吧,我去找子熠,让他陪我去玩塞车。”叶子沫得意的笑了起来。

  想到陆子熠跟乔安好相遇的场景,她的心里就相当的畅快。

  她太了解陆子熠了。

  看到乔安好跟别的男人玩的很快乐,他一定会很生气,说不定一气之下,还会以为自己被戴绿帽子呢。

  叶子沫越想越期待结果,笑着道:“谢谢你给的消息咯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子沫你先等等,你答应过我……”

  “你放心吧,等我先打压乔安好以后,一定会让子熠高抬贵手原谅你的。”

  没等梁雪见把话说完,叶子沫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。

  之后不给梁雪见再说话的机会,大步离开了咖啡厅。

  看着叶子沫离去的身影,梁雪见咬着牙道:“不就是仗着有陆总的喜欢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哼!”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跟祈书羽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因为这两人旗鼓相当,所以比赛结束过后,跑来看成绩时,两人都很紧张。

  “这场比赛我明显让你了,就算你赢了,也绝对不能跟我得意。”

  祈书羽真的是个小机灵鬼,提前就给乔安好打好了预防针。

  “如果我赢了,那我就是赢了,你要是不服的话,咱们再比就是了。”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。

  虽说跟祈书羽认识的时间不久,但她已经有点了解他了。

  祈书羽特别喜欢跟熟人耍无赖,而且是无赖到没有下限的那种。

  “呵呵哒,你肯定是赢不了我的。”祈书羽双手环抱在胸前,一脸的得意。

  表面上虽然如此,但他的小手指不停地动着,很明显是有些心虚了。

  “第一名已经出来了,那个人就是……”

  在裁判要公布结果时,两个人都紧紧的屏住了呼吸,又期待又紧张。

  “恭喜祈先生,你获得了第一名。”

  “耶斯,我就知道我肯定是第一名。”

  裁判的声音刚落下,祈书羽就开始得瑟起来了,一直在乔安好跟前晃悠着。

  乔安好有些小小的失落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笑着道:“你开车确实很厉害,恭喜你喽。”

  “那你服气吗?”祈书羽忽然一秒严肃。

  服气?这怎么可能。

  她承认别人很优秀,但那并不代表她就要服气。

  乔安好眼眸微眯,挑眉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  那么轻易就服气的话,她就不是乔安好了。

  “哈哈哈,果然跟我猜的一样,那好啊,我们再玩一把,这把我要打的你心服口服。”

  祈书羽忽然开心的笑了起来,很明显他自己也想继续玩几把。

  “这把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。”乔安好蛮不在意的耸了耸肩。

  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,她就想赢一把。

  她就不相信了,玩儿这种没什么危害的车,她还能一把都赢不了。

  两人拿好装备正准备过去玩,结果就被几个工作人员拦住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了二位,赛车场已经被人清场了,你们只能改天再过来玩。”

  工作人员显然也是临时得到通知,慌慌张张的,额头上都溢满了冷汗。

  兴致忽然被人打断,着实让人不爽。

  乔安好和祈书羽相互对视了一眼,原本打算就这样走了,然而祈书羽根本咽不下那口气。

  “那个人花多少钱包的场,我出两倍,让他们离开,别打扰我们。”

  祈书羽也是个要面子的主,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易就退让了。

  工作人员显然知道这是个硬茬,连忙道:“祈先生,这真的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而是,而是对方我们得罪不起啊。”

  “那你们就准备得罪我了?”祈书羽挑眉。

  本来可能只是不爽罢了,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后,完全升级到了愤怒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