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是这样的祈先生,我们都想做生意,谁都不想得罪啊,可是……”

  工作人员是真的被难住了,很显然这两个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主。

  如果说非要得罪的话,那绝对是宁愿得罪祈书羽,也不能得罪那个人。

  乔安好看出了工作人员的为难,拉了拉祈书羽的衣角。

  “我们换一家吧。”

  再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,要是闹的人家包场的过来了,恐怕更不好收场。

  “这家是临城最好的,我不想换。”祁书羽也不是一般的轴。

  如果能用钱解决的事,很容易就解决了。

  但事实证明,现在是势力的问题。

  两家都很有钱,那就只能看后台和背景了,很明显,对方的势力更加强大。

  乔安好稍有些无奈,再三劝说道:“没关系,在哪里玩都一样。”

  “你确定是真的想换?”祈书羽侧眸看她。

  听到祈书羽的话后,乔安好有瞬间的迟疑。

  几年前的她绝对不会说让就让,也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人。

  可现在她没有资本跟这些人斗,就算不想换又能如何。

  乔安好苦笑一声,轻声道:“换吧。”

  “喂,你怎么……”

  “还真是冤家路窄啊,到哪都能遇到熟人,我们又见面了陆夫人。”

  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,正巧打断了祈书羽的话。

  闻,大家皆是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,只见梁雪见和林婉儿手挽着手过来了。

  怎么又是这两个女人?

  乔安好不禁有些无奈,果然人在倒霉的时候,连喝口凉水都塞牙。

  越不想见到某些人,就越是会见到。

  “很抱歉,我并不想遇到你们。”乔安好丝毫没给对方面子。

  梁雪见的脸顿时变得难看,冷笑着道:“不想看见我,也还是看见了。”

  “那你们就在这里慢慢玩吧,不奉陪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乔安好便拉着祈书羽准备离开,一句废话都不想跟她们说。

  “你们不是不想玩,而是玩不了吧。”

  刚走没几步,身后便传来了林婉儿嘲讽的声音。

  乔安好原本是不想搭理的,但祈书羽却是实在咽不下那口气。

  “你别告诉我,包场的是你们两个?”祈书羽眉头微蹙,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二人。

  如果说跟这两人比包场比不过的话,那祈书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步的。

  工作人员显然怕两方打起来,赶紧道:“这二位小姐是跟着陆总来的,包场的人是陆总。”

  整个商业圈,能让人张口闭口喊陆总的,也就只有陆子熠了。

  刚听到这个名字,乔安好便有些恍惚。

  她跟陆子熠才是真正的冤家路窄吧,难得跟祈书羽出来放松一次,结果就遇到他了。

  “额……包场的人是我领导。”祁书羽忽然扭头对乔安好说道。

 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,但乔安好还是明白了祁书羽的好意。

  也没再多说话,点头道:“那我们换一家。”

  “好呗,我肯定是干不过我领导的,今天就勉为其难的把这里让给你们。”

  祁书羽懒洋洋的道,故意把自己说的低下,不让乔安好在这两人跟前丢了面子。

  “什么叫让给我们啊,让陆总看到你们在这,肯定也会赶你们走的。”梁雪见双手环抱在胸前,故意刺激二人。

  她就是算准了陆子熠合和叶子沫现在不在这儿,才敢这样跟乔安好说话的。

  原本乔安好已经准备走了,但听梁雪见这么一说,她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  乔安好转身看着她们,唇角缓缓勾上了一抹狡黠的弧度,“好,那我就不走了,我倒要看看他赶的到底是谁。”

  “喂,你,你说话不算话!”林婉儿顿时着急了。

  梁雪见的脸色也很难看,没想到乔安好竟然跟她们较真了。

  想到陆子熠对她俩的脸色,两人便相互对视了一眼,都不禁有些害怕。

  “是你自己说他会赶我走的,所以,我就让你看看他到底会不会赶我走咯。”

  乔安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,压根就没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。

  怎么说她跟陆子熠现在也是朋友,而且两人表面上也得装恩爱夫妻。

  只要陆子熠稍微重视一下老爷子,重视一下离婚合同,都不会公然赶她走。

  “不想走就直接说不想走,有什么好装的。”林婉儿实在是气不过,公然吐槽出声。

  这两人一直站在叶子沫那边,完全就没有把乔安好当成陆夫人。

  以前乔安好不想跟她们计较,可现在……

  她真的彻底不想看到这两个人了。

  “有些人不打不长记性,打了也还是改不掉,看来……应该要彻底消失才对了。”

  清冷的声音缓缓从口中溢出,话刚说完,乔安好便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既然陆子熠现在就在这,那就让他过来处理,他若不想帮忙,那她就请老爷子。

  “乔安好你什么意思?”

  梁雪见的脸立马绿了,这回是彻底怕了,连身子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

  “喂,你现在到赛车场地这儿,我有事想要请你帮忙。”

  电话刚被接通,乔安好就开了口。

  之后也没等对方开口说话,她就直接将电话挂断了。

  见乔安好真的打电话了,那两个女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“这下完蛋了,子沫只是让我们告诉乔安好他们也来了,没说要让陆总见乔安好啊。”林婉儿小声嘀咕道。

  梁雪见紧咬着下唇,也是万万没想到,“我哪知道这女人会跟我们公然刚到底啊,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  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,对谁都不好。

  如果不是这两人太讨人厌了,乔安好还真不想对她们这么绝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不久后,陆子熠和叶子沫过来,叶子沫一看就知道那两人闯祸了,赶紧开口询问。

  梁雪见低着头不敢抬头,生怕被陆子熠认出来。

  所以只能是林婉儿开口回应,“陆夫人不让我们走,说要让陆总来赶我们走。”

  “哟,还真是睁眼说瞎话啊,你怎么就不怕遭雷劈呢。”

  祁书羽实在看不下去了,指着那两个女人就开口吐槽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