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件事情由我来说比较合适,陆总,这两人一来就欺负陆夫人,还想赶我们走,甚至还说您来了也会赶我们走。”

  祁书羽简简单单叙述了一番,虽然说的过于简单,但大体意思没错。

  原本看到乔安好跟祈书羽在一起,陆子熠的心情就不太好。

  如今听了祈书羽的话,寒眸更是冷冷地撇向了梁雪见和林婉儿,低声道:“真有这么回事?”

  “没有没有,她可是陆夫人啊,就算借我们10个胆子也不敢欺负,我们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林婉儿忽然挤了一滴眼泪,可怜巴巴的道:“我们才是被欺负的那个。”

  听到林婉儿的话后,陆子熠的脸色更加难看,浑身也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  叶子沫明显感觉陆子熠生气了,赶紧对着那两人挥了手。

  下之意就是让她们离开,两人也很听话。

  然而刚走没几步,低沉磁性的声音便悠然传来。

  “谁允许你们离开了?”

  话音刚落下,梁雪见和林婉儿便停下了脚步,二人皆是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
  陆子熠没有看向两人,视线不偏不倚地定格在了乔安好的身上。

  “她们欺负你了吗?”

 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漠,然而在那话语中,有着难掩的关心。

  乔安好点了点头:“欺负我了。”

  虽然不知道陆子熠到底会不会帮她,但乔安好还是如实回答。

  就算没有陆子熠的帮忙,她也会想办法打压那俩人,要让她们彻底消失。

  “很好。”陆子熠冷笑一声,继而撇了一眼助理,沉声道:“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  声音虽然不大,但却不容置疑。

  明明没有说出具体的解决方案,可却依旧吓得在场的人汗如雨下。

  “我知道了总裁。”助理连连点头。

  跟在总裁身边那么久,要是连他的一些小心思都不懂的话,早就被开除了。

  助理走到了林婉儿和梁雪见跟前,幸灾乐祸的道:“跟我走吧二位。”

  “你,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?”

  梁雪见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,紧紧的拉着林婉儿的手。

  “当然是滚出这个地方了,要不然呢?”助理挑眉冷笑。

  继而没等这两人说话,就跟工作人员一起把她们赶出去了。

  连陆夫人都敢得罪,铁定是不想活了。

  该离开的人都离开了以后,现场忽然陷入了深深的沉默。

  乔安好低头不语,总觉得有一股炽热的眼神在盯着自己,令得她难以抬头,生怕对上他的寒眸。

  “陆总,既然这里已经被你们包场了,那我们就先……”

  不知过了多久,祈书羽终于开口打破沉默。

  然而话还没说完,就被人打断。

  “来都来了,那就一起玩吧。”声音冷沉而又漠然。

  如果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,还以为这句话是对陌生人说的。

  “子熠你等等我。”

  见陆子熠先过去了,叶子沫赶紧跟随,搞得跟她才是陆夫人似的。

  两人先行走后,乔安好这才无声叹息着。

  “你跟陆总该不会又闹矛盾了吧?怎么跟陌生人似的。”

  祈书羽一直在打量乔安好,明显觉得这两人之间怪怪的。

  “嗯?”乔安好木讷的看向了他。

  待彻底回过神来以后,这才浅笑着道:“陆子熠本身就很奇怪,我们之间怪怪的,也很正常啊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我怎么感觉你们不太像是夫妻呢。”祈书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  他的眼神很炽热,像是要将她看透,显然不想轻易放过。

  许是被看的不自在了,乔安好这才转移话题道:“人家都走远了,我们快跟上吧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。”祈书羽敷衍的应了一声。

  既然人家不想说,那也没啥好问的,问多了也确实影响感情。

  偌大的赛车场,除了工作人员以外,只有在场的四人。

  因为怕陆子熠误会,祈书羽不敢跟乔安好靠得太近,只能四处飘荡着。

  “你能不能别蹦跶了,马上就要比赛了。”乔安好忍不住提醒着。

  闻,祈书羽白了她一眼,“比赛就比赛呗,上车以后再专心就行咯。”

  “……”乔安好语塞,只能选择闭嘴。

  这两人的相处方式还挺自然的,倒是让陆子熠有些羡慕。

  可能也是因为两人走得太近,导致陆子熠从开始到现在,都没怎么笑过。

  “子熠,我们大家来比赛好不好?”

  叶子沫忽然提出了比赛,倒是成功的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

  尤其是祈书羽,立马激动的道:“怎么比?有什么赌注啊?”

  “比绕场一圈的最快速度。”叶子沫道。

  “那这场比赛是个人战还是组合战。”祈书羽笑着道。

  在说到这句话时,他下意识的看了乔安好一眼,看样子好像是想跟乔安好组合。

  他的小动作完全被陆子熠尽收眼底,脸色也更是难看。

  “最好还是组合吧,我和子熠……”

  “这种比赛不需要组合,个人战比较好。”

  没等叶子沫把话说完,陆子熠便打断了她。

  “子熠,这种比赛就是要双人组合才好玩,不可以个人战的。”叶子沫还在坚持。

  她就是想跟陆子熠一组,然后赢得比赛,让这两人做亲密动作。

  之所以要玩赛车比赛,就是为了刺激乔安好,然后激化两人的矛盾。

  要不是有猪队友坏了好事,她也用不着现在想这些办法来折磨这两人了。

  “那就玩组合的,你想怎么玩?谁跟谁一组,输了怎么惩罚?”

  女人都是很了解女人的,乔安好一眼就看出了叶子沫的小伎俩。

  既然这人想跟她玩,那就玩到底呗。

  虽然塞车她不太熟悉,但好在比的是绕场最快速度,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。

  “谁和谁一组不是很明确吗?当然是我和子熠一组,然后你们两个一组了。”叶子沫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乔安好摇了摇头,淡淡的道:“那不行,你没有资格选择队友。”

  在听到乔安好的话后,陆子熠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点,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