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想怎么选择队友?”叶子沫质问。

  本来以为跟陆子熠一队势在必得,没想到乔安好竟然不同意。

  乔安好稍微想了想,这才道:“手心手背吧,该谁和谁一对就是谁和谁一对。”

  “可以可以,这个我赞同。”祈书羽附和。

  叶子沫显然不想用这种方式选择队伍,将目光定格在了陆子熠身上。

  目前也就只有他没有发声,乔安好也只能看向了他,等他回应。

  “按你们说的做。”陆子熠爽快配合。

  “子熠~”叶子沫气得不行,真真觉得自己在陆子熠心中越来越没地位了。

  感觉到了叶子沫的不满,陆子熠撇了她一眼,“别闹,女人还是温柔一点好。”

  这句话刚说完,叶子沫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  是啊,她怎么一看到乔安好就原形毕露了,竟然忘了陆子熠的喜好。

  陆子熠肯定是因为她越来越犀利,所以没以前那样疼爱她了。

  想到这里,叶子沫立马收起了尖酸刻薄的嘴脸,再次装得温柔贤惠。

  “好啦好啦,子熠说什么就是什么,那我们就比赛吧,结束以后再说惩罚。”

  叶子沫忽然变得温柔,差点没把祁书羽吓到。

 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乔安好,小声嘀咕道:“女人变脸这么快的?”

  “习惯就好。”乔安好耸了耸肩,继而又道:“我觉得男人变脸更快。”

  尤其是陆子熠,这家伙真的变脸比翻书还快。

  很有可能前一秒还好好的,下一秒就生气了,然而你还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。

  “啧啧啧,这种人也挺可怕的。”祁书羽忽然觉得头皮发麻。

  废话说了不少,但都没人提到正事。

  乔安好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,淡然道:“抓紧组队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陆子熠难得很配合。

  大家围到一起,开始了好几把都没能配对成功,好在第六把的时候配对成功了。

  可能真的是上天注定吧,陆子熠和叶子沫在一组,乔安好和祁书羽在一组。

  “既然已经组完队了,那就比赛呗。”祁书羽根本就不在乎和谁一队,爽快的道。

  反倒是乔安好和陆子熠都有些失落,两人显然都想和对方一组。

  大家都将装备带好之后,裁判就过来了。

  之前一直没过来,是害怕吵到大家,更害怕被陆子熠吓死。

  毕竟在场的这几个,没一个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,惹不起只能躲了。

  “预备,开始——”

  伴随着裁判的一声令下,四辆车一同出发。

  大家你追我赶的,谁都不让着谁,刚开始是祁书羽和叶子沫在前,但很快就被陆子熠追上,只有乔安好还在后面。

  既然比的是每圈的速度,那最好是在第二圈脱开距离了在冲刺。

  在快到第2圈的时候,乔安好先是减速,直到到第2圈刚开始,便疯狂冲了上去。

  前后都没有人阻拦,实在是好开。

  不过没过多久乔安好就追了上去,大家依旧你追我赶,每完成一圈都会破除一个新的记录。

  “哇——”

  围观的工作人员都尖叫出声,显然没想到这几个人竟然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  看他们比赛,有点像看专业队员比赛,相当的刺激有趣。

  到了最后一圈,大家几乎都卯足全力,疯狂的往前冲。

  乔安好追上了叶子沫后,也就实在无法追上陆子熠和祁书羽了,这两人是真的厉害。

  明明是四个人的比赛,玩到最后总觉得是两个人的。

  “输了。”

  比赛结束后,还没看到成绩,乔安好便小声嘀咕着。

  虽然她和叶子沫玩的也不错,可到最后她总觉得她们两人就是打酱油的。

  看来祈书羽说的没错,他之前确实让她了。

  否则以他的车技,早就跟现在一样,老早就把她甩在了最后面。

  “我跟陆总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的,有点悬念噢,不知道谁第一呢。”

  祈书羽刚下车,就朝着乔安好走来。

  毕竟他们两人最熟悉,除了乔安好,他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话。

  乔安好笑了笑,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,“不管你第一第二,你都已经很厉害了。”

  毕竟他的对手是陆子熠啊。

  这家伙不管什么都厉害,输给他真的一点都不丢人。

  “谢谢你的鼓励,不过我还是希望我是第一的。”祈书羽显然明白了乔安好的意思,冷不丁白了她一眼。

  乔安好说的很明显,明眼人都能一下就能听得出来。

  她已经是在提前安慰祈书羽了,很明显在她心中,陆子熠才是第一名。

  看到乔安好和祈书羽谈笑风生,陆子熠心里极度不是滋味儿,只能率先离开。

  “子熠你等等我。”

  见陆子熠走了,叶子沫像个跟屁虫似的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乔安好无意间撇了一眼,结果就看到两人并肩前行的一幕。

  哎!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只是路人甲呢。

  她到底什么时候能入陆子熠的眼,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卑微呢。

  “看来你们是真的吵架了,看着别的女人一直跟着你老公,你真的不生气?”

  祈书羽绝对是个明白人。

  虽然不清楚他们三人之间到底什么关系,但能够看得出来,乔安好格格不入。

  乔安好苦涩的笑了笑,淡然道:“生气又能怎么样,我们一向都如此。”

  虽然陆子熠跟她说过,他只是把叶子沫当成是妹妹。

  可这话谁又能信呢?

  若真不喜欢,又怎会有求必应,不管叶子沫想要什么,他都能给她呢。

  这绝对不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啊,陆子熠他……

  果真连撒谎都不太会。

  “那等会儿还是先写好惩罚吧,我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。”祈书羽忽然觉得心头一冷。

  难道是他的错觉吗?

  他总觉得陆子熠还是在意乔安好的,两人应该是有矛盾而已,怎么能是……

  像乔安好所说的那样呢?

  “你说的没错,应该先写好惩罚。”乔安好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  她倒不是怕陆子熠反悔,而是担心叶子沫会故意折磨她。

  毕竟她跟祈书羽也不是很熟,有些游戏,其实还是不可以玩的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