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的滋味往往是很煎熬的,对于乔安好来说亦是如此。

 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会输,毕竟输赢乃是兵家常事,输个一次两次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目前最重要的是,如果她和祈书羽输了,叶子沫不会轻易放过他们。

  “两个人商量一下,看给对方什么惩罚,只要在接受范围内都可以。”

  祈书羽开口提醒,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两张纸和笔。

  将其中的纸笔交给陆子熠之后,他就赶紧到了乔安好跟前,紧张的道:“你想给他们什么惩罚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乔安好有些愣住了。

  可能真的是女人的直觉吧,她总觉得她跟祈书羽赢不了。

  既然赢不了,那这个惩罚写不写都无所谓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要对我们有信心,万一真的赢了呢。”

  祈书羽显然看出了乔安好的心思,接着道:“你不想写的话我写了。”

  “那就你写吧。”反正她都无所谓。

  只要不是让陆子熠跟叶子沫做亲密举动,她便都可以接受。

  “让陆总抱着叶小姐深蹲……”

  “不可以,把纸笔给我。”

  没等祈书羽把话说完,乔安好就直接上手去抢夺,显然不同于这个惩罚。

  祈书羽撇了她一眼,笑着道:“那不行,是你说让我自己写的。”

  “我反悔了。”乔安好想都没想开口反驳。

  两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追逐着,特别像是两个小朋友在嬉耍打闹。

  这两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完全忽视了陆子熠和叶子沫。

  看到这两人如此亲密,陆子熠寒眸微眯,眉宇之际有着明显的不悦。

  “闹够了没有!”

  低沉冷漠的声音豁然响起,颇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寒冷。

  许是被吓到了,乔安好赶紧松了手。

  “咳咳!”祈书羽也故意干咳了几声。

  之后两人都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,乖巧的到了原地坐好。

  “你们的惩罚写好了没?”

  叶子沫走到祈书羽跟前,直接夺下了他手上的纸条,刚准备看就被抢走了。

  “我们的惩罚还没写好,在稍等片刻。”

  夺下纸笔之后,祈书羽又看向了乔安好,认真的道:“你想怎么惩罚他们?”

  “分别要同性的微信,就这么简单。”乔安好脱口而出。

  这已经是她想到的最好的惩罚了,既让他们尴尬又不会有接触,多好。

  “额……这哪里算是惩罚啊。”祈书羽一脸的不满,但还是这样写了。

  他们的惩罚陆子熠和叶子沫已经知道了,重点就是对方对他们的惩罚。

  “惩罚是我写的,子熠也认同,我读给你们听,还是你们自己看?”叶子沫道。

  “你直接读吧。”祈书羽懒洋洋的道。

  再不抓紧时间把这茬跳过去,恐怕就等不到宣读结果了。

  “我写的惩罚,祈书羽抱着乔安好做20个深蹲,你们应该没问题吧。”叶子沫道。

  “没问题啊。”

  “有问题。”

  两个声音同时开口,祈书羽爽快答应了,乔安好则是无法赞同。

  怎么说陆子熠也在跟前站着,而且名义上他们还是夫妻,这种惩罚真的合适吗?

  见乔安好不同意,祈书羽这才配合道:“我现在也觉得有问题了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问题?不过是一个游戏,什么都玩不了的话,我们的游戏就白玩了。”

  叶子沫冷笑一声,故意加大音调,显然是想用激将法激他们。

  不管她说什么,乔安好都没放在心上。

 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陆子熠,淡然道:“这个惩罚你同意吗?你也觉得可以?”

  “我……”陆子熠有瞬间的语塞。

  早在写惩罚的时候,叶子沫就问过他的意思,他也无所谓这些。

  可当听到惩罚内容时,他心里竟是莫名的不爽,但看到乔安好跟祈书羽那么亲密,又想惩罚一下她。

  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同意这个惩罚吗?”乔安好真的豁出去了。

  自作多情也好,玩不起也罢,她就想知道陆子熠心里最真实的答案。

  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,他真的能够做到内心毫无波澜?

  “既然惩罚已经写了,那就要做到。”

  片刻后,陆子熠终于淡淡的开了口,平静的话语听着没有任何波澜。

  然而就是这样的话语,却让乔安好的心瞬间碎落了一地。

  “但她是我的夫人,我不允许别的男人抱她,我可以代替祈书羽。”

  “哇——”

  听到陆子熠的话后,好多围观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尖叫出声。

  特别像是磕cp的大家,看到自己心仪的男主终于对女主说了情话时的激动。

  前一秒心还碎落了一地,下一秒乔安好就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要这么说的话,那我也赞同。”乔安好笑着道。

  不管陆子熠是为了面子,还是真心的,她心里都相当的开心。

  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其实还是看当事人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她愿意把这个当成是真的,那便是真的。

  “子熠,玩游戏就要公平一点不是吗?要不然我们为什么要那么认真的比赛?”

  叶子沫这回是真的不想忍了,如果换做陆子熠抱乔安好,那这根本不叫惩罚。

  “比赛要全力以赴,惩罚随便做做就好咯,那么较真干什么。”祈书羽反驳。

  先不说他跟乔安好关系好,就是跟乔安好关系不好,他也还是不喜欢叶子沫。

  目前的局面很清晰,只有叶子沫各自为政,其他三个是一队的。

  无奈之下,叶子沫这才咬牙道:“那好吧,裁判呢,抓紧宣布结果吧。”

  再不宣布结果,恐怕就要打起来了。

  乔安好不禁松了口气,还好陆子熠有良心,没让她出丑啊。

  如果真的是祈书羽抱着她深蹲,被有心人发到网上,她就完蛋了。

  乔氏集团好不容易发展到今天的地步,绝不能因为她的私事发生动荡了。

  “比赛结果我就宣布的快一点吧,第一名是陆总,第二名是祈总,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别是陆夫人和叶小姐。”

  裁判公布了比赛结果,因为规则是谁第一名谁的队伍就赢了,所以……

  结果就是乔安好输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