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子沫一直都希望乔安好输,至少在陆子熠说完那番话之前是这样的。

  可当陆子熠说要抱着乔安好完成深蹲,叶子沫就一直希望自己输。

  “其实仔细算来的话,我们两队谁都没赢,要不这个惩罚就算了吧。”

  因为不想让陆子熠抱乔安好,所以叶子沫只能说出违心的话。

  闻,乔安好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。

  如果能不做惩罚的话,那当然再好不过了。

  她并不是输不起,而是这个惩罚真的让人很难为情。

  “输了就是输了,我说话算话,我来抱着她完成深蹲。”

  就在大家都以为到此结束时,陆子熠忽然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直接将她拉进了怀里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倒是把乔安好吓了一跳,显然没想到陆子熠会给自己找麻烦。

  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推开他,小声嘀咕道:“不用那么较真的。”

  连叶子沫都说就这么算了,他干嘛还要做?

  “不是较真,愿赌服输罢了。”陆子熠开口反驳。

  接着不管乔安好愿不愿意,直接将她公主抱起,当着大家的面做起了深蹲。

  刚开始乔安好很不自在,后来也还是搂住了他的脖子,紧紧依偎在一起。

  明明是个惩罚,可陆子熠唇角处却勾起了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,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。

  乔安好将头埋在他的胸口,明显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  她果然还是好爱他啊。

  稍微有点身体上的接触,她便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,会情不自禁的靠近他。

  “你是不是胖了?”

  上方忽然传来了陆子熠的声音,低沉中似是夹杂着一丝打趣。

  闻,乔安好的小脸立马变得难看,“我没胖,是你体虚罢了。”

  不管是怎样的女人,都不想让别人说她胖。

  尤其还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说,那就更让人接受不了。

  深蹲做完以后,陆子熠刚松开乔安好,她就赶紧走到了祈书羽跟前,看那样子,明显是不想搭理陆子熠。

  “你觉得我跟之前比,有变化吗?”

  乔安好悄悄的询问祈书羽,很显然陆子熠的话很容易影响她。

  似是没想到乔安好会忽然问这个问题,祈书羽愣了愣,这才仔细打量着她。

  片刻后,摇头道:“我觉得没什么变化,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啊?”

  “没事,我的心情释放的差不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乔安好摇了摇头,边走边低头看着自己。

  难道她真的胖了吗?

  陆子熠抱着她做深蹲的时候,她也确实感觉到他流汗了,而且他很热。

  这家伙经常健身,不可能会虚,也就说……

  “谁让你走了。”

  乔安好正在沉思之际,忽然被一只大手拉住,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  陆子熠皱眉看她,寒眸越发阴鸷,“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?嗯?”

  “没,没有啊。”乔安好摇头。

  她不过就是准备离开了,怎么就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?

  毕竟她是跟祈书羽一起来的,又不是跟他一起来的,没必要跟他回去吧。

  乔安好平复了一下情绪,这才又道:“我跟祈书羽已经玩了好久了,你们才刚来不久,应该还要继续玩,我……”

  “你在这里等我,不想玩,那就看我玩。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就霸道的打断了她。

  之后又将她拉了回去,不对……

  应该说直接把她拉到了观众席,强行给乔安好安了一个观众的身份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翻了翻白眼,自自语道:“谁说要看你玩了,真是霸道的不可理喻。”

  “子熠,你说好了要陪我玩的。”

  叶子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,随手就挽住了陆子熠的胳膊。

  可能二人都习惯如此了,所以不觉得别扭,但乔安好在一旁看的很不自在。

  只是看到这两人在一起,她就觉得很刺眼,一点都不想看到他们。

  “走吧。”陆子熠挥了挥手,明显是示意叶子沫先过去。

  叶子沫原本想拉他一起过去,但见陆子熠有话要跟乔安好说,也只能识趣的先走了。

  毕竟陆子熠喜欢识大体的女人,有一点事都斤斤计较的话,很容易遭到反感。

  “你怎么不跟她一起过去?”

  见陆子熠又反过来找她,乔安好不禁开口询问,显然不明白他几个意思。

  陆子熠沉默不语,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低声道:“不允许先走。”

  额……他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?

  乔安好不禁有些错愕,刚准备开口回应,陆子熠就走了。

  所以说他要陪叶子沫一起玩,但乔安好还是觉得心里有些甜蜜。

  尤其是他特意过来找她,总觉得陆子熠心里还是有她的。

  “啧啧啧,跟个花痴女似的,笑得这么开心,乔总你也太不像总裁了。”

  身旁忽然传来了祈书羽的声音,这才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回。

  她撇了他一眼,有些不自在的道:“我本来也不是很愿意当总裁。”

  如果可以的话,谁不想安安稳稳的当个千金大小姐,像以前一样幸福开心。

  一想到那些琐碎的事情,乔安好就没方才那样开心了,脸上的笑容也缓缓被其收敛。

  “家里有一个总裁就够了,两个的话容易出问题。”祈书羽看样子很懂。

  虽然他说的没错,乔安好也比较赞同。

  但有时候就是事与愿违,她不得不走现在这条路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苦笑着道:“不是什么事都能随心所欲的。”

  就像她和陆子熠的感情,她总觉得陆子熠她忽冷忽热。

  有时候觉得他很喜欢她,可有时候又觉得他的眼里没有她,或许真的就像陆子熠说的,只是把她当成朋友吧。

  “可有些东西你得自己争取啊,比如……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祈书羽说话同时,乔安好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发现是夏薇薇打来的后,她赶紧接了电话。

  “喂,薇薇,你怎么哭了?”

  电话刚一接通,那边就传来了夏薇薇的哭声,着实把乔安好吓到了。

  不知道夏薇薇说了什么,乔安好赶紧起身,边走边对祈书羽开口。

  “帮我跟陆子熠说一声,就说我有事先走了。”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