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也不想在这里待啊,你都走了,我在这有什么意思啊。”

  看着乔安好离去的身影,祈书羽差点没忍住要跟上去。

  不过他所说的话乔安好并没有听见,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夏薇薇,生怕夏薇薇出事。

  “你先别着急,有事慢慢跟我说,不要再哭了。”乔安好心急如焚。

  认识夏薇薇以来,很少看她哭得那么绝望,她真的好担心夏薇薇。

  可是……

  陆子熠刚才再三提醒她不要走,如果就这样事先不说就走了,他一定会生气吧。

  “安好,我现在真的好想死,好想自杀。”电话里头传来了夏薇薇的声音。

  闻,乔安好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,随手拦了辆出租车。

  边上车边说道:“你千万不要做傻事,我现在已经朝着你那边过去了。”

  整个一路上,乔安好都在跟夏薇薇聊天,害怕她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  而赛车场那边,陆子熠满心愉悦的得了一个好成绩,然而观众席那边却没了她的身影。

  “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,我想要超你恐怕比登天还要难。”叶子沫未曾察觉到太多,笑着道:“再玩一局吧。”

  “没兴趣,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陆子熠的声音异常的冷漠,对叶子沫的态度跟以往截然不同。

  提议被拒绝以后,叶子沫心里很难受。

 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观众席,发现乔安好不在后,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。

  越是如此,她便越生气,咬牙切齿的道:“乔安好你真是个扫把星!”

  陆子熠径直朝着外面走去,看都没看观众席一眼。

  见状,祈书羽赶紧跑了过去,连忙道:“陆总,乔总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忙忙走了,让我跟你说一声。”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闷哼一声。

  依旧还是看都没看祈书羽一眼,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明眼人都知道他生气了,祈书羽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,也跟着离开了。

  与此同时,乔安好已经到了夏薇薇家。

  夏薇薇可能真的是伤心过度,不知道喝了有多少瓶酒,乔安好开门进去时,扑鼻而来的就是浓重的酒味。

  她不禁伸手捏住了鼻子,皱眉道:“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。”

  两人不是没在一起喝过酒,可从来没有喝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啊。

  里面没人回应,乔安好只能赶紧进去,发现夏薇薇醉醺醺的躺在地上。

  “我都跟你说不要喝这么多酒了,有什么事等我来了再说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?”

  看到如此颓废的夏薇薇,乔安好真的是又心疼又讨厌。

  虽然不知道夏薇薇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用这种方式来伤害自己,真的是她很讨厌的行为。

  听到声音,夏薇薇这才有些清醒。

  在清晰的看到来人是乔安好时,忽然紧紧抱住了她,痛哭道:“安好,我彻底完了。”

  “好了好了,你先别哭了,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乔安好抱着她不停的安慰着,但更多的还是想知道具体事情。

  从两人打电话开始,夏薇薇就一直哭,一直告诉她想要自杀,但究竟是为什么想要自杀,她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夏薇薇不停的抽泣着,神情看起来很痛苦,轻声呢喃道:“我,我怀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乔安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。

  夏薇薇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单身,除了跟穆尘的一段感情以外,并没有跟任何不三不四的男人交往过。

  既然如此,她为什么会怀孕?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唇角的涩意逐渐蔓延到了内心深处。

  命运果然就是如此捉弄人啊。

  想怀孕的迟迟怀不了孕,不想怀孕的,竟然莫名其妙怀孕了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后来我仔细想想才知道,我那次去国外出差,我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夏薇薇实在说不下去了,眼泪再次肆无忌惮的流淌了下来。

  看到夏薇薇这样,乔安好真的心疼不已。

  她紧紧的抱着夏薇薇,太多安慰的话在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选择沉默。

  “你知道么安好,我那时候见到穆尘了,后来喝醉了酒,那人拉我一起进房间,我,我是真的把他当成了穆尘。”

  夏薇薇不停的摇着头,边哭边说道:“可我不记得我们做过什么,但我现在就是怀孕了,一点征兆都没有。”

  “既然是意外,那就去打掉吧。”

  虽然做这个决定很残忍,可乔安好不得不这样做。

  她知道夏薇薇心软,不愿意打掉孩子,但如果不做手术的话,夏薇薇便很难再拥有幸福了。

  一个未婚女子带着孩子,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更何况她现在只有自己。

  “孩子是无辜的呀,我舍不得打掉她。”夏薇薇哭着摇头。

  “舍不得打掉孩子,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喝这么多酒?你不知道怀孕了不能喝酒吗?”乔安好是真的生气了。

  她不想看到夏薇薇这个样子,更加不希望夏薇薇把这个孩子留下来。

  留下孩子,那就意味着彻底跟穆尘断了。

  女人都很了解女人,她特别清楚夏薇薇对穆尘的那种爱,就像她对陆子熠一样。

  不管下定多大的决心,终究割舍不得。

  爱了就是爱了,真的很难放下。

  “对不起,我以后不会再喝酒了,可是……我现在是真的好难受。”

  夏薇薇哭的眼睛都肿了,妆容也花的彻底,变得跟鬼似的。

  她紧紧拉着乔安好的手,哽咽着道:“你知道吗?当我看到穆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时,我的心都要碎了。”

  “那时候主管说要去m国出差,我当时真的好开心好开心,因为我想偷偷的去见他,哪怕远远的见一面也好。”

  “说来也巧,我们竟然在酒会上见到了,他明明看到我了可是不跟我说话,而且身边还有漂亮的女孩子。”

  说到这里,夏薇薇又一发不可收拾的哭了起来,那泪水根本就制止不住。

  听了这么多,乔安好差不多也明白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