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能来zongtong酒店的人都非富即贵,不然一般人也消费不起这样的地方。

  豪华酒店的服务招待也相当好,里面的员工几乎很少更换,大家的服务也都很好。

  乔安好对这里很是熟悉,毕竟她曾经是shizhang千金啊,怎么可能少来这里。

  “万总他们应该马上就来了,我们稍等片刻。”许清低头看了一眼时间。

 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约定好的时间,万总他们还是没来,许清自然有些着急。

  乔安好倒是不太在意这些,轻声安慰道:“没关系,晚一点也没事。”

  虽然知道对方迟到就是不尊重她,但乔安好也不想让许清没面子。

  如果许清面子不大的话,根本约不出来。

  对方迟到,肯定是因为她的面子不够大,或者就是以为她是靠陆子熠吧。

  “万总的性格有些怪,经常出其不意,你慢慢习惯就好。”许清先给乔安好打了预防针。

  有怪癖的人她见得多了,要真要相比的话,万总能比得过陆子熠?

  再者祈书羽也挺怪的,她身边认识的异性,除了风翊寒比较正常以外,其他都很怪。

  “没事,大家来日方长,可以慢慢了解。”乔安好淡然道。

  之前在活动上见过一面,说实在的,她对万总没有什么好感。

  那个万总一看就有些油腻,眼睛色眯眯的,老是不停的盯着女方看。

  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,万总没来。

  刚开始乔安好还很淡定,因为她给自己设定了时间限制。

  可以等半个小时,如果半个小时以后,万总他们还是没来,那她就生气了。

  然而总是事与愿违,半个小时以后,万总他们确实还没有来。

  乔安好的脸面已经完全挂不住了,低声道:“帮我问问他们,到底还来不来了。”

  “好,我出去给他们打电话。”许清的脸色明显也很难看。

  怎么说她也是中间人啊,介绍两方见面,结果有一方这么不给面子,实在让人难以下台。

  许清前脚刚出去,乔安好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将其一饮而尽。

  如果现在不喝点酒镇静一下,她真的好担心自己等会儿会发脾气。

  “万总说路上堵车了,还有十几分钟就到。”许清打完电话以后,赶紧回来告诉乔安好。

  还有十几分钟?

  乔安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她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平复了情绪以后,这才阻止自己没有发火。

  “没事,那就再等他十几分钟。”

  既然都已经等这么久了,她也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儿。

  不过她绝对不会给万总面子,就算许清在场,也不会让对方好过。

  十几分钟以后,万总总算是到了。

  乔安好原本以为见到的会是那个油腻大叔,可没想到坐在自己对面的,竟然是个又高又帅的极品帅哥。

  不过乔安好现在可没工夫欣赏,满肚子全都是对万总的不满意。

  “不好意思了乔总,路上堵车,所以我来的晚了。”万总笑着道。

  明明是在跟人道歉,可态度却很傲慢,没有半分道歉的姿态。

  这样的道歉方式乔安好肯定是不接受的,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。

  冷嘲热讽地道:“原来是堵车啊,据我所知,万总住的地方好像没我住的繁华。”

  堵车程度跟繁华程度有关,陆家庄园那儿,可以算是整个临城最繁华的地段了。

  “乔总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你觉得我是拿堵车来当迟到的借口咯?”万总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。

  乔安好冷笑一声:“当然,要不然你以为呢?”

  她又不是只跟他一个人约这个点见过面,其他人都没那么多事,就他多事。

  没直接说他是事比就不错了,他还指望她能说出什么好话来?

  “乔总还真是幽默风趣啊,我若不想来见你,我就直接爽约了。”

  万总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很快也就恢复了自然,完全没把乔安好放在眼里。

  “那你还不如直接爽约了。”乔安好淡淡的道,平静的话语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最让她生气的不是迟到这件事,而是这个人的态度有问题。

  明明就做错了事,结果还搞得跟别人冤枉他似的,把自己的姿态抬得很高,到底是想看不起谁呢。

  万总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,接着笑着道:“乔总要是这么斤斤计较的话,那就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  “万总说的没错,是我小心眼了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谈正事吧。”乔安好挑眉,直接转移了话题。

  接着还没聊一会儿,乔安好就拿着手机对着万总道:“我出去打个电话,忽然想到有个项目要立马下手。”

  “乔总你先忙。”万总爽快的道。

  原本以为乔安好很快就能回来,可没想到一等就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。

  万总本来就是不耐烦的人,等了那么久,明显火气很大。

  许清被这两人夹在中间,也不知道说什么,万总身边带来的人更是不敢说话。

  “可恶,她这是不是故意的?”

  又等了十几分钟以后,万总是真的等不下去了,愤怒的道。

  许清干咳了几声,硬着头皮道:“乔总平时就很忙,一打电话就要打几个小时。”

  “她这么忙就不该来找我谈合作,这什么意思?就直接把我晾在这里了?”

  万总气得双手叉腰,整个包厢里都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  可能是知道万总要爆发了,乔安好这才回来,语气慵懒的道:“我怎么敢晾着你呢,我实在太忙了而已。”

  “你,你分明就是故意的。”万总伸手指着乔安好,脸色难看的道。

  原本以为乔安好会解释,可没想到这女人却是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说错了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有意的。”乔安好唇角勾着一抹若隐若现的弧度,话语相当的淡雅。

  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,这是她的做人之道。

  大不了这次跟万氏集团合作不了,她在想其他的办法张野,也绝对不会让这家伙欺负到她的头上来。

  “呵!你果然很有个性。”

  万总冷笑一声,拿着外套直接离开了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