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男人真的太令人难以捉摸了,不管他怎么努力,都感觉走不到他的内心。

  乔安好深吸了一口气,她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,忽然伸手戳了戳他的脸。

  “皮肤怎么可以这么好。”

  他的皮肤实在太细腻光滑了,乔安好的手刚触碰上就不想收回,好像一直这样捏着他的脸,永远都不收回。

  “别走……”

  就在乔安好收手时,陆子熠忽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,轻声呢喃着。

  乔安好的心开始悸动了起来,对着他轻声细语道:“好,我不走。”

  “别走,不要再丢下我了。”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的可怜。

  不管给谁听了,可能都不忍心丢下他。

  可当听到陆子熠说的这句话时,乔安好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对她说的。

  这句话的主人应该是穆尘的姐姐吧,他睡梦中的人应该也是她了。

  乔安好不由得苦涩的笑了起来,心脏那里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,不停的拔出来又放进去。

  在爱情中,先爱的人注定要卑微。

  纵使她伪装的再坚强,可只有她自己清楚,她对他的爱有多么卑微。

  整晚的时间,乔安好都在陪他,连什么时候趴在他旁边睡着了都不知道。

  第二天一早,陆子熠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乔安好。

  “笨蛋,这样都能睡得这么香。”

  看到乔安好的睡姿后,陆子熠忍不住轻声吐槽着,话语中满是宠溺之意。

  他小心翼翼的起床,之后将她抱到了床上,贴心的为她脱鞋盖被子。

  醉酒之后醒来,陆子熠头疼不已,紧接着也与她一同休息了……

  “咚咚咚——”

  房间的门不停的被人敲打着,声音大到把乔安好和陆子熠都吵醒了。

  乔安好揉了揉眼睛,慵懒的道:“怎么回事啊?谁敲我们的门了。”

  “是隔壁的房间,不是我们的。”陆子熠压根就懒得睁开眼睛。

 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,怎么听都像是在敲她们的房门。

  乔安好终究还是坐了起来,嘀咕道:“我还是过去看看吧,万一……”

  “砰——”

  房间的门忽然被撞开,吓的乔安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,陆子熠也立马坐了起来。

  “臭小子,谁让你背着安好自己……”

  客厅传来了骂骂咧咧的声音,下一秒他们的房间门就被打开。

  “爷爷?”

  “爷爷?”

  二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来人,皆是不敢置信。

  老爷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他又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这里的?

  陆老爷子刚开始还很愤怒,但看到陆子熠和乔安好在一起时,立马喜笑颜开。

  乐呵呵的道:“爷爷来的很不是时候啊,你们千万不要被爷爷打扰,你们继续,继续……”

  话刚说完,陆老爷子调头就准备走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身后传来了陆子熠低沉的声音,陆老爷子不得不停下了脚步,神情看起来相当的不自在。

  陆子熠此刻已经披上衣服起床了,他走到了陆老爷子跟前,低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  “你这小子,怎么对爷爷说话的,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陆老爷子立马摆出了架势。

  然而他这招对陆子熠来说一点用都没有,陆子熠压根就不买他的帐。

  乔安好此刻也已经起床了,走到了陆子熠跟前,两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陆老爷子,就像家长在教训犯了错的孩子。

  “哎呀,有人告诉我,说这小子跟别的女人鬼混,我这不不放心嘛,所以就……”

  说到后面,陆老爷子怎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其实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乔安好好,不想让陆子熠被其他的女人勾走了。

  但这个做法实在是欠妥当,没想到差点坏了孙子和孙媳妇的好事。

  乔安好抿了抿唇,略有些无奈的道:“可是爷爷,您知道现在才几点吗?”

  刚刚她不小心看到了时间,发现现在才凌晨4点多。

  天哪,这老爷子都不睡觉的吗?大半夜的就过来捉女干了?

  更何况这还只是一场乌龙啊,实在是扰人清梦,现在让她睡她也睡不着了。

  “都已经4点了,爷爷我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床的,你们年轻人也要学习学习哦,不要天天赖床。”

  陆老爷子说的越来越敷衍,可能是被陆子熠的目光盯的很不舒服,悄悄的往外退着。

  “话没说清楚,你不能走。”陆子熠眼尖的察觉到了这点。

  他起身大步走到了门口,故意将门关上,显然不让陆老爷子离开。

  陆老爷子明知自己理亏,叹息了一声,这才道:“我确实派人跟着你们,但那也是为了保护你们啊。”

  “以后不要再这样了,我们都不是小孩子,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”陆子熠深情严肃。

  谁都明白长辈的心思,可如果做得过分了,就会让人很不喜欢。

  “你们抓紧给我生个小孙子,我当然就没空管你们了。”

  都到这个时候了,陆老爷子也不忘了催生,感觉这像是他目前的任务。

  一提到小孙子,乔安好的脸就不由得红了起来。

  这一幕正好被陆老爷子看到了,陆老爷子以为好事将近,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好好好,我也不跟你们废话了,也不打扰你们休息了,你们要加油哦。”

  临走之前,陆老爷子暧昧的看了两人一眼,眼睛还下意识的撇了一下床。

  虽然老爷子什么都没说,但什么意思却是不而喻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伸手抚额:“完了,肯定又被爷爷误会了。”

  “误会都让误会了,你不准备做点什么?”陆子熠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跟前,挑眉戏谑的看着她。

  都这个点了,还能准备做什么?

  乔安好差点要脱口而出,好在下一秒就明白了陆子熠的意思。

  尽管早就已经成为真正的女人,可每当提到这种事时,乔安好的脸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。

  她低头轻咳了几声,娇羞的道:“醒都醒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“不回家,老爷子对我们期待那么高,总不能让他失望才是。”

  陆子熠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,大步朝着卧室走去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