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到家门,乔安好就是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,是陆子华。

  乔安好停顿了一下,淡淡的道:“最近确实有些忙碌,多谢小叔关心了。”

  “我们能不能别这么生疏,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啊。”陆子华有些急了。

  自从乔安好嫁到陆家之后,对他的态度就一直不冷不淡的。

  虽说她一直都是这样,可陆子华却感受到了另一种的淡漠和疏离。

  乔安好终于舍得转头看他,淡淡的道:“我是你的嫂子,当然不会对你怎么生疏,但我们最好也别怎么联系。”

  毕竟陆子华之前疯狂的追求过她,陆子熠心里肯定会有些介意的。

  如果让陆子熠看到他俩单独在一起聊天,说不定会生气。

  “可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,我没有办法不去关心你,安好,我……”陆子华急忙说道。

  然后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已经被乔安好打断了。

  “请叫我嫂子,这样直接叫我的名字,会让人误会的。”乔安好的神情相当严肃。

  “有什么好误会的,我们年纪相仿,就算叫你名字又能怎样。”陆子华越说越激动。

  他最讨厌乔安好把他当成陌生人,最讨厌乔安好对他的这种态度了。

  虽说他当初疯狂追她,有一部分是为了得到陆家的继承权,可他是真的爱她。

  到后来,他甚至可以为了她,放弃陆家的继承权,只想跟她在一起。

 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当年的乔安好非陆子熠不嫁,她的眼里就只有陆子熠,哪怕陆子熠对她很残忍。

  “小叔还是自重吧,我不想惹出事端,也不想……”

  “哎哟哟,你可真是个狐狸精啊,白天跟子熠秀恩爱,晚上就开始勾搭子华了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叶如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指着乔安好的鼻子就是一顿数落。

 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真令人头大。

  乔安好无奈的伸手抚额,有气无力的道:“我现在很累,没工夫陪你吵架。”

  “乔安好你这是什么态度啊,有哪个儿媳妇敢这么对婆婆说话的,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了。”

  叶如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,好像故意要让别人听见,想让陆子熠下来。

  面对这种泼妇,乔安好真的是难以招架。

  她不想跟叶如烟继续吵下去,直接朝着楼上的方向过去。

  然而叶如烟并不打算这样放过她,赶紧上前将她拦住,呲牙咧嘴的道:“你没理了是吧,你也知道自己错了是吧?”

  “妈,你还真是很莫名其妙啊,我怎么就没理了?我做错什么了?”

  既然实在是躲不掉,乔安好也不想沉默。

  她现在算是彻底发现了,真的不能跟陆子华单独说话。

  这对母子就像是商量好的似的,每次他们单独聊天,都能被人发现。

  “你还敢问我你做错了什么?瞧你把我这两个儿子忽悠的,一个一个就知道围着你转了,你不是狐狸精还是什么。”

  叶如烟越说越过分,一口一个狐狸精的,完全没有了富家太太的姿态。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泼妇骂街,平常百姓家的婆婆呢。

  乔安好眉头紧皱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?”

  “你就不是个好东西,我为什么不能讨厌你,要不是你连累子熠,我们家能招那么多的话柄吗?”

  陆家的好多话题,确实都跟乔安好有关。

  谁让她是前任shizhang千金呢,自身就是个话题热度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,就会引起热议。

  可这并不是她的问题,如果不是外界传她被陆家嫌弃,被婆婆和老公嫌弃,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新闻。

  陆子华在一旁听不下去了,上前维护乔安好,“妈你就少说两句吧,这不全是嫂子的错。”

  “不是她的错是谁的错?难道是我的错咯?你到底是谁的儿子啊,怎么能胳膊肘向外拐呢。”叶如烟生气的道。

  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,一个一个的都开始维护乔安好,叶如烟心里是真的很难受。

  总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的白菜,一夕之间都被别人带走了,相当的失落。

  “她不是外人啊,她是我嫂子,是你的儿媳妇,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?”

  陆子华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母亲,显然没想到他母亲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这两个人吵的乔安好头疼,她总觉得脑袋一片空白,好像随时都能够倒下。

  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虚弱的道:“别说了,我想回房间休息。”

  “你不可以回房间休息,你……”

  “啪——”

  叶如烟上前就拉乔安好,可能是反射性的,乔安好想要甩开她,却没想到那巴掌却打在了叶如烟的脸上。

  清脆的巴掌声落下之后,大家都愣住了,就连乔安好自己都没想到会这样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!”

  一道低沉愤怒的声音传来,顿时将乔安好从思绪中拉回。

 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子熠,开口解释道:“我……”

  原本是想要解释的,但在看到陆子熠冷漠的眼神时,所有的话语都被咽了下去。

 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,不管自己怎么解释,陆子熠都不会相信她所说的。

  “哎哟喂,子熠你看看你的好媳妇,竟然连我这个婆婆都敢打,这要是传出去,我的脸就丢光了,呜呜呜……”

  见陆子熠过来,叶如烟赶紧嚎啕大哭,弄得跟自己有多委屈似的。

  就算再不喜欢,也毕竟是亲生母亲。

  陆子熠拍了拍叶如烟的后背,轻声安慰道:“别哭了,我会好好教训她。”

  “你必须要给我狠狠的教训她,你这媳妇越来越不像话了,再不好好教训,可能哪天她就要骑到我的头上来了。”

  叶如烟越哭越难受越伤心,因为她的脸是真的很疼啊。

  安慰了一会儿叶如烟之后,陆子熠便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冷声道:“不准备解释一下?”

  “我解释了,你会信吗?”乔安好不答反问。

  如果陆子熠相信的话,她会认真解释。

  如果他不相信,她也不想多说废话,那样只会让人觉得更烦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