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是因为你对我不好,所以爷爷才会针对你。”乔安好笑着打趣。

  难得看到陆子熠吃醋的模样,不得不说,还真的挺可爱的。

  “我哪里对你不好了?”陆子熠想都没想,直接脱口而出。

  乔安好撇了撇嘴,“你觉得对我好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陆子熠忽然语塞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

  如果他真的对乔安好好的话,陆老爷子在得知这件事情后,不会那么紧张的跑来找他。

  陆子熠低头反思了片刻,低声道:“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以后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片刻,神情有些不自在,“我会努力对你好。”

  我会努力对你好。

  就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却让乔安好的心头猛烈的颤抖了一下。

  曾几何时,她连做梦都想听到他说这种话。

  好在上帝还是怜悯她的,终究让她得到了陆子熠的温暖。

  可是……

  一想到自己欺骗了他利用了陆老爷子,乔安好的心里便很不安。

  “毕竟我们现在是朋友,又是名义上的夫妻,我不会对你不好。”

  许久没听到乔安好说话,陆子熠这才又开口解释,显然想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  闻,乔安好从思绪中回过了神,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谢谢你。”

  “真的想要谢我,那就离那些人远点。”

  在说完这句话后,陆子熠的神情更加不自然了,没等乔安好开口便直接离开。

  看着陆子熠匆忙离去的背影,乔安好刚开始还有所不解,但越想越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陆子熠他……该不会吃醋了吧?”

  如果他真的为她吃醋了,那她必须得早点坦白才行,否则……

  越拖下去,她越不敢开口。

  叶氏集团。

  偌大的办公室内,原本只有叶子沫一个人,不过很快就有人进来了。

  “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妥了吗?陆子熠他是什么反应?”叶子沫道。

  那人组织了一下语,道:“照片已经发过去了,陆总似乎很生气,后来让人把照片送到乔氏集团了。”

  “很好,想必现在这两个人已经闹别扭了,我倒要看看乔安好还怎么解释。”

  只要一想到那两个人吵架,叶子沫就不由得激动了起来。

  然而开心没几分钟,便又有人进来了。

  “不好了大小姐,陆总那边的人查到我们了,知道是我们送过去的照片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叶子沫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脸上的笑容更是瞬间僵住。

  按照陆子熠的性格,绝对不会调查此事,只会把怒气发到乔安好的身上,可是……

  他竟然调查了,甚至哪怕知道是她做的,也依旧调查到底。

  叶子沫紧咬着下唇,“务必把我撇干净,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
  “大小姐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出卖你。”那人说的意正辞,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道:“对了,陆老爷子也收到了照片。”

  “陆老爷子?”叶子沫皱眉。

  她只让人把照片送给了陆子熠,怎么会连陆老爷子也知道?

  又是谁把照片送给陆老爷子的?目的是什么?

  叶子沫百思不得其解,立马道:“赶紧调查,我要知道是谁把照片送给陆老爷子的。”

  “好,大小姐,他……”

  “嗡嗡——”

  与此同时,叶子沫的电话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以后,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。

  赶紧冲着那两人挥了挥手,“你们都先下去吧,他的话晚点再告诉我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那两人都下去了之后,叶子沫这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小心翼翼的接了电话。

  “子熠……”

  玉竹纤咖啡馆。

  这个咖啡馆真的相当出名,单单只是临城内就有几十家分店。

  一般有点钱有点地位身份的人,都会选择约在这里见面。

  奢华优雅的包间内,男人正优雅地品尝着咖啡,他的一举一动间,尽显尊贵冷傲之态,令人看上一眼就不忍转移视线。

  “子熠。”

  包厢内的门忽然被人打开,今天接着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。

  在听到声音时,陆子熠平静的俊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变化。

  “对不起啊,路上有点堵车,所以我来晚了,不过你为什么要约我在这里见面啊?”

  叶子沫赶紧走到了陆子熠对面坐下,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。

  见她如此,陆子熠眉头微微蹙起,低声道:“你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?”

  “我,我不知道啊,子熠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就做错了呢?”叶子沫到现在还在装。

  原本陆子熠还没打算怎样,但见叶子沫到现在还不知悔改,越发没有耐心了。

  他将那些照片放到了桌上,推给了叶子沫,“为什么要拍这些?”

  “我没有拍这些啊,子熠,你在怀疑我?”叶子沫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。

  可能是因为撒谎撒的多了,叶子沫说谎都是面无表情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误会她了。

  陆子熠神情淡漠,轻声道:“不是怀疑,是确定。”

  助理已经查到了真相,他也知道叶子沫的为人,这件事除了她,不会有别人会做。

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怀疑我,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跟踪乔安好啊。”叶子沫怒了。

  原本以为陆子熠只是一时被乔安好迷惑了,自己还有反击的余地和机会。

  看现在看到陆子熠对她的态度,叶子沫是真的有些心灰意冷。

  她咬了咬牙,还在否认:“子熠,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思,我知道你讨厌这种行为,肯定不可能明知故犯啊。”

  陆子熠表情淡淡,已经懒得看她了。

  他忽然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,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“子熠。”

  怕他现在就走,叶子沫赶紧开口叫住。

  陆子熠停下了脚步,沉声道:“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,我只是看在叶家的面子上,不想跟你计较,但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他忽然停顿了一下,漆黑深邃的凤眸冷冷地扫向了叶子沫。

  “你要再敢欺负乔安好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  话音刚落,陆子熠便大步离去。

 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就足以说明,乔安好在他心中的地位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