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个电话而已,为什么还要出去?

  工作上很机密的电话,他都会对着她打,为什么这个就得出去?

  乔安好心里有些闷闷的,像是喘不过气来,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总觉得陆子熠有事情瞒着她。

  太多的问题涌了上来,占据了她大脑所有的空间,已经完全没之前的热情了。

  “我有事要出去一下,你今晚早点休息。”

  片刻后,陆子熠回到了房间,乔安好正准备开口说话就被他抢先了一步。

  他拿着外套就准备走,从进门以后,就没有正眼看她一下。

  “给你打电话的是谁?”

  即便如此,乔安好还是将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
  闻,陆子熠停下了脚步,转身看她:“一个朋友,有点事情找我帮忙,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出去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乔安好急忙开口。

  然后话还没说完,陆子熠就离开了房间。

  他走的太过匆忙,正如他轻轻地来了,又轻轻地走了,不带有任何的留恋。

  乔安好心里越来越难受,似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的揪着心脏那里,每一下都疼得她难以呼吸。

  话说陆子熠离开以后,就直接开车去了穆尘家。

  原来给他打电话的人是穆尘,并非什么女人啊。

  “我可是花费了很大的劲,才找到的项链,你看看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。”

  刚到穆家,穆尘就带着他到了房间,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限量版的项链,都拿了出来。

  陆子熠认真打量着,表情淡淡,显然没看到很喜欢的。

  “我说大哥,就是送个礼物而已,有必要那么较真么。”穆尘无奈的开口。

  为了给陆子熠找项链,他真的拖了很多关系了,结果陆子熠就是没有满意的。

  陆子熠眉头微蹙,淡然道:“第一次给她送礼物,当然不能随便。”

  “可你怎么知道陆夫人就喜欢项链呢?”穆尘简直快要哭了。

  他现在听到项链这两个字就头疼,已经完全不想接触跟项链任何有关的事了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陆子熠相当坚定。

  毕竟也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,纵使以前没有过多的接触,表面上的了解还是有的。

  乔安好虽然不喜欢戴珠宝首饰,可却相当喜欢收集各款珠宝,尤其是项链。

  “那这几款你有没有看中的?如果再没有的话,那你就只能去拍卖会上拍了。”穆尘道。

  “拍卖会?”陆子熠挑眉,俨然有了兴趣。

  穆尘暗自翻了翻白眼,接着便搜到了信息,将手机递给了陆子熠。

  “这是季城的商业活动,你看看吧,排行第一的就是鱼人之心。”

  单单只是听到这个名字,陆子熠便有些动容。

  鱼人之心化名就是美人鱼的眼泪,这款项链异常的漂亮大方,全国乃至世界也就这么一款,而且是收、藏款的。

  再者这款项链超级难买,有些人多的是,可能够拥有的却是顶尖人物。

  就算陆子熠前往拍卖会拍这款项链,也不一定会在那么多人中夺得项链。

  “拍卖会是什么时候?”陆子熠询问。

  闻,穆尘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“不是吧,我只是跟你说说而已,难不成你真的想要拍到这款项链?”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点头,眸中的渴望越发强烈。

  既然决定要送给乔安好项链,那当然就要送顶级的最好的。

  鱼人之心,没有比这款再适合的了。

  穆尘吓得不停的咂着嘴巴,连连道:“疯了疯了,你这是着魔了啊。”

  他确实看出了陆子熠对乔安好的感情,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深……

  试问陆子熠这个人,什么时候会为了一个女人,特地跑到别的城市去参加拍卖会?

 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了。

  “子熠,你真的要去季城吗?”

  穆子涵不小心听到了两人的谈话,直接开门走了进来。

  见穆子涵来了,穆尘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笑着道:“姐姐,你来的正是时候啊,你要是陪他去的话,肯定事半功倍。”

  穆子涵在季城还是有不小的名望的,有她跟在陆子熠的身边,自然会很有面子。

  季城那边的那些大佬们,肯定会给穆子涵面子,估计也就不会跟陆子熠怎么争了。

  “我都可以,你需要我去吗?”穆子涵点了点头,声音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。

  闻,陆子熠还有些纠结,但见穆子涵都同意了,这才道:“那好,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好辛苦的,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。”穆子涵勾唇浅笑,然而在那不为人知的眼底深处,却是划过了一丝落寞。

  看着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男人,心心念念的想着送别人,她心里怎么可能会好受。

  只是不知道让陆子熠在乎的那个女人,到底是谁,长什么样子啊。

  “就是嘛,你跟我姐姐有什么好客气的,如果不是我姐姐后来出国了,说不定……”

  穆尘笑着拍了拍陆子熠的肩膀,但在感受到陆子熠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时,顿时咽了咽口水,什么话都不敢说了。

  如果让陆子熠跟穆子涵单独相处,两人之间还是会有一些尴尬。

  毕竟两人曾经是双向暗恋,感情好到不行,对于他们而,可能彼此都是初恋吧。

  “我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穆子涵开口转移了话题,显然是在为弟弟解围。

  闻,穆尘赶紧道:“拍卖会在明天,所以你们只能今天过去才赶得上。”

  “还来得及,走吧。”陆子熠应声。

  看得出来他对鱼人之心势在必得,也根本不想浪费一点时间。

  看着陆子熠离去的身影,穆子涵深吸了一口气,苦笑着道:“他还是跟以前一样急性子啊。”

  穆尘耸了耸肩,刚准备跟夏薇薇打电话,结果就被姐姐拦住了。

  “你有陆夫人的资料吗?”

  “你想要调查陆夫人啊,你直接百度搜不就好了。”穆尘看样子根本不想掺和进来。

  他知道自家姐姐对陆子熠的想法,也觉得两人之间确实挺可惜的。

  但事已至此,遗憾便只能成为遗憾。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