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来这么晚?”

  乔安好刚走进去,就听到了陆子熠的声音。

  他的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低沉磁性,可话语听着俨然像是在指责她。

  乔安好稍微愣了愣,也没放在心上,笑着道:“怎么想到约在这里见面了?”

  房间被布置的很温馨,又有气球又有花束,怎么看都像是要告白的样子。

  “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所以想挑个重要的地点约你见面。”陆子熠表情淡淡,很难让人看出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听到他的话后,乔安好莞尔一笑,心里早就已经乐开了花。

  看来陆子熠算是木头开花了,知道要跳一个好的地方跟她告白了呢。

  “乔安好。”

  就在乔安好沉思之际,他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  乔安好下意识的抬头看他,“嗯?”

  “我有份礼物要送给你。”

  哦?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?

  那个鱼人之心是陆子熠准备送给她的?并不是为了随行的那个美人?

  想到这里,乔安好心里更加兴奋和期待了,但还是故作冷静的道:“我也有份礼物要给你,我先送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她使劲拍了拍手。

  这是她跟外面的服务员做好的暗号,只要她拍手了,他就把礼物拿进来。

  果然没过多久,房间的门就被打开,服务员抱着礼物走到了乔安好跟前,将礼物交给了她就又出去了。

  接过礼物以后,乔安好认真的看着陆子熠,深情款款的道:“这是我送你的礼物,希望你能够喜欢。”

  “嗯。”陆子熠接过了礼物,好像已经知道是什么了,看都没看就放到了一旁。

  陆子熠的举动让乔安好有些失落,不过想想他一向都是这样,也就有些安慰了。

  可能有些人就是不喜欢收礼物吧,能够理解就好。

  “你的礼物我收到了,接下来……”陆子熠忽然停顿了一下,神情越发严肃。

  看到陆子熠那么认真的对待这件事,乔安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心中也是相当紧张。

  房间里的气息越来越压抑严肃,弄得乔安好也是正襟危坐。

  哪怕知道陆子熠要跟她告白,她的心也依旧没有丝毫的松懈。

  “把我准备的礼物拿上来。”

  低沉磁性的声音冷冷响起,很快就有人将礼物拿了上来。

  原本以为只有一个盒子,毕竟项链嘛,不是很占地方,可当工作人员将礼物拿上来时,乔安好心中莫名的不安了。

  从她进来到现在,陆子熠一次都没对她笑过,态度也比之前冷漠了很多。

  难道……

  爷爷的事情已经被他知道了?

  “我送你的礼物,估计你很熟悉。”

  陆子熠将礼物的盒子打开,继而将里面的东西直接倒在了地上,散落而下全是乔安好跟别的男人的照片。

  有她跟祈书羽的,有她跟风翊寒的,甚至还有她跟万阳的。

  看到照片的瞬间,乔安好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,皱眉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送你的商城,有没有跟你说过不准乱动,你为何还把1楼给卖了?”

  “商城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,我……”

  “还有上次照片事件,你竟敢利用爷爷,乔安好,爷爷他对你这么好,你怎么那么狠心,竟敢伤害他!”

  没等乔安好把话说完,陆子熠再度冷声开口。

  他的声音低沉冷漠到了极致,如同那地狱来的撒旦,浑身充斥着邪恶的气息,令人根本就不敢靠近他。

 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,可是……

  他为什么不想想她的苦衷,难道她爱了这么多年,他都觉得是假的吗?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。

  她多次想要开口解释,可每次在要开口的瞬间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“为什么不解释?你当真喜欢那么多男人围着你转?”陆子熠冷冷地盯着她。

  他在等她的解释,尽管他现在在气头上,可依旧想听她的解释。

  若非如此,他不可能组今天这个局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千万语只能汇聚成这三个字,乔安好低头不敢面对他。

  有些事情她确实做错了,可也让她明白了。

  她跟陆子熠之间依旧有着太大的鸿沟,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瓦解他们的感情。

  “我想听的不是对不起,乔安好,那为什么要一直利用我?就为了让你父亲洗清冤屈,为了发展你的乔氏集团?”

  陆子熠忽然冲着她怒吼着,他花费了天大的力气,为她夺得了鱼人之心,可她……

  却在千方百计的利用他欺骗他,完全把他当成垫脚石再往上爬啊。

  乔安好眉头紧皱,小脸已经苍白到没有了任何血色,“不是这样的,我是真的爱你。”

  “可你也是真的欺骗我利用我了,呵!你果然跟你爸一样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!”陆子熠冷哼一声。

  他的话一字一字地砸在她的心头,每一下都令她揪心的疼痛。

  乔安好紧咬着下唇,鼻子酸酸的,眼泪都已经在眼眶中打着转了,可她依旧坚强的不让它留下。

  她忽然冷笑一声,沉声道:“那你敢说你没有利用过我吗?你敢说你是真的爱我吗?”

  即便他陆子熠有胜任e.s.集团总裁的能力,可当初若不是因为跟她联姻,这个总裁他怎么可能做得这么顺利。

  他利用了她三四年,从未对她有过好脸色,现在又凭什么这样指责她?

  “你果真承认你在利用我了。”陆子熠双拳紧握,手上更是青筋暴露。

  他忽然拿起了乔安好送的礼物,直接将手办拿出来扔在了地上。

  指着手办愤怒的道:“拿别的男人送的礼物,转过来送给我,乔大小姐竟然落魄到了这种地步,交际花吗?”

  交际花?他竟然这么说她。

  她为他挑了这么长时间的礼物,他竟然就这么的不屑一顾,甚至还说她是交际花?

  太多的委屈和愤怒涌上心头,乔安好实在是忍不住了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。

  “陆子熠,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吗?”

  她的声音异常的哽咽,话语中更是有着难以掩饰的委屈和痛苦。__100